留言 31
喜欢 27
故事来自主题: 【系列故事】爱情物语
一封信的阴谋
女钢铁侠_2019
2019年12月2日
“ 他可以不再爱我,但是决不能爱你! ”

文|女钢铁侠

午夜时分,她迷迷糊糊地听到敲门声。

她披了衣服,下床去开门。

“谁呀?”

“是,是我!”门外传来丈夫结结巴巴的声音。

“你不是有钥匙吗?这么晚了敲门,不怕影响邻居们吗?”

她连忙把门打开,只见丈夫身体左右摇晃,有些站不稳,头沉沉地低着,看来酒喝得不少。

她把头探出门的时候,恍惚看到有个人影匆匆下楼去了。她张望了一下,那人走路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夜深人静,仍然可以辨出高跟鞋踏在台阶上的嗒嗒声响。

“你是一个人回来的?”

“嗯。”丈夫有些含糊其辞,也许是喝多了的缘故,脑子不清醒。

“我怎么看到有一个人影?”

“……”丈夫没有回答,摇晃着走进屋内。

“你没事吧?”

“没,没事。”

“没事就好,洗洗睡吧。”也许是她看错了,她没有多想,转身要回卧室。

“等,等等!”丈夫突然喊道,想去拉她,手却不听使唤,可是,话没说完,就冲进了卫生间。

她回到卧室重新躺下,难闻的酒气在空气里不断地扩散、发酵,她只得用被子蒙上了头,但是仍能隐约地听到丈夫在卫生间里呕吐的声音。

很长时间不见丈夫出来,她把被子从头上拽下来,见卫生间的灯还亮着。

“睡了吗?”丈夫终于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她扭过身来,看到丈夫脸色煞白,呕吐过后,似乎酒已醒了大半。

“不是约了客户吗?怎么醉成这样?”

“问你件事。”丈夫的表情凝重,转移了话题。

“什么事?”她坐了起来,感觉丈夫有些反常,以往他喝醉了酒都是倒头就睡,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可是过了好一阵,丈夫都没有开口,坐在床上低着头。

“你要是不问,我睡觉了!”她等得有些不耐烦。

“今天我遇到了王晓涵。”

“王晓涵?”

“刚才送你上楼的就是她吧?”

丈夫没作声。

“我觉得鬼鬼祟祟,有个人下楼了嘛!”

“不是约的客户吗?怎么变成了王晓涵”?

“她就是我今天约见的客户,开始我也不知道是她,见了面才知道,她就是Z.Y.公司的东北地区副总裁。”

“她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回来了?”

“工作需要,回国两年了。”

王晓涵这个名字,自从她和丈夫结婚后,还是第一次听丈夫说起,这个人早已在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可是今天,她又出现了。

“这个人一定是有备而来。”她想,不禁感到阵阵寒意向她袭来,虽然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

“只是谈业务这么简单?”

“叙了叙旧。”

“她都说了些什么?”

“她说……”丈夫欲言又止。

“她说她在走之前给我写过一封信,让你转交给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收到过那封信,而且,她说当年那张字条上的地址可能被人调了包。”

“什么?给你写的信?地址被调了包?”她被丈夫的话弄懵了,不知这些从何说起。

“信上写的什么?”

“她没说,只说信夹在一本书里。”

她越听越糊涂,“这一定是一场阴谋,王晓涵这是来向她讨回当年的男朋友!”她想。

大学的时候,王晓涵和丈夫杨明是一对情侣,她和王晓涵同在一个寝室,是无话不说的好闺蜜。那时候,她也喜欢杨明,只是杨明喜欢的是王晓涵,她也只有把这份感情偷偷地埋藏在心底。

晓涵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很高傲,虽然她俩关系很好,但是她总觉得自己低晓涵一等,凡事都让着晓涵,室友们私下里经常说她是王晓涵的跟班。

晓涵和杨明是快毕业的时候分开的,晓涵的父母让她提前结束学业,到英国去留学。

晓涵的父母一直在英国工作,晓涵一个人和奶奶生活。为了考虑她将来的发展,父母决定接她到国外去。晓涵开始的时候不同意,但是奶奶在不久前去世了,她没得选择,只好同意回到父母身边。

晓涵最放不下的就是杨明,但却没有办法,那段时间她很伤心,整天以泪洗面。而恰巧,杨明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他的父亲病重,让他马上回去。明知他再回校的时候,晓涵已身在异国,但是父亲危在旦夕,他不得不立即动身。

杨明是坐晚车回去的,没有来得及和晓涵告别,这一别就是十年。

晓涵当时确实交给她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晓涵在英国的通信地址,她已经转交给杨明了,而且她并没有调过包。

至于晓涵说的那本书,是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说《简爱》。书是晓涵的母亲买给她的,她的家里据说有很多书,都是国外的经典名著。晓涵见她很喜欢,曾说看完之后就把那本书送给她。

她平时没有太多的零花钱可以支配,看书都是到图书馆。第一次听说《简爱》,是源于寝室楼里的广播,当时广播站经常播放电影《简爱》里的精彩对白,里面的台词,她都能倒背如流了。

“你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 我和你一样有灵魂,有一颗完整的心!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如同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

每每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是简,简就是她。她的家庭条件也不富裕,父母是农民,她的学费都是父母用汗水换来的,她很懂事,从不乱花钱,大学四年,她甚至没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别的女生们都穿着时尚,而她穿得很老土,就像刚进城的村姑。

有时,她觉得自己又不像简,简至少敢于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但她却没有这个勇气。

晓涵临走那天,把那本《简爱》送给了她,但她确实没有看到那封信。如果真有这样一封信,她没有转交给丈夫,丈夫一定会恨她一辈子。

“我确定没有看过那封信!”她坚定地说。

“是吗?那为什么晓涵说给过你?”

“我怎么知道?这是栽赃、陷害!”她很气愤,开始有点歇斯底里。

“晓涵她不是那种人。”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撒谎了?而且,我也没有把那张字条调过包,我写的信她也没有回!”

她听了丈夫的话感到很伤心,没想到和他生活了多年的妻子还是敌不过漂亮的前女友。

“没有,我想应该是一个误会。好了,不说了,睡觉吧。”

丈夫把床头灯熄掉,她和丈夫背对背躺下。此刻,她已睡意全无,她睁眼到天明,起来时,枕头被泪水打湿了一片。

第二天早晨,丈夫上班去了,她向公司请了假,她想回老家一趟。她的家在附近的一个小村庄,离这里不太远,坐客车大约两个半小时的路程。

“姑娘,你怎么回来了?平时都是过节才回来,今天是怎么了?”母亲看到她的时候有些惊讶。

“不过节就不能回来了?”

“也是,回来好,回来好,我给你做饭去。”母亲让她快进屋,然后到厨房忙去了。

她进了屋,把包放下,就开始在柜子里翻起来。

“妈,看到我上大学时的书了吗?”

“都在柜顶上的那个皮箱里。”母亲隔着门帘喊道。

她拿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把那个旧皮箱取了下来。应该有好多年没有人动过它了,她轻轻地把皮箱放在地上,用抹布拂去上面的灰尘。

她打开箱子,把里面的书一本一本地拿出来,她想找到晓涵送给她的那本《简爱》,虽然她说里面没有夹过信,但是她还是觉得应该再翻一翻,万一当时她疏忽了呢?

当就快把所有的书都拿出来的时候,终于在箱子的最底部发现了那本书。

她把书翻开,一股淡淡的发霉的味道迎面而来。她其实并没有读过这本书,晓涵把书送给她后,她只翻了几下,就把它放了起来。记得那时她正在实习,工作很忙,为了能留在那个单位,她拼命地工作。回到寝室,累了一天,倒床就睡,完全没有时间看书。慢慢地,这本书就被压在了箱底。

她一页一页地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夹在里面,但是一无所获,连张纸片都没有,她放了心。

既然没有信,她还是觉得应该读一读这本书,这么经典的小说,放在这里不读,可惜了。

读了几页后,她突然有了一个发现,上面的文字有些用红笔圈上了。她想起大学的时候,她和晓涵曾玩过一种游戏,叫藏字迷。就是想好一句话,在一本书中做好标记,让对方去找,但是一般都比较难,这些字会被打乱顺序,很难猜到。

这会是晓涵留给她的字迷吗?

这时,母亲的饭做好了,父亲也从外面回来了,她忙收起那本书。

“和杨明吵架了?”一边吃饭,母亲一边问道。

“没有。”她否认,没有说实话。

“看你眼睛肿的,昨晚哭了吧?”什么也瞒不过母亲的眼睛。

“没有,昨晚没睡好。”她继续嘴硬。

“当初你和杨明结婚我就不太同意,杨明长得好,家还是城里的,总觉得门不当户不对的,可你就是不听。”母亲叹着气。

“妈,你说什么呢?我俩没事,我回来拿点东西,一会儿就回去。”

她回到家,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她不准备上班去了,躺在床上看书。

被红笔圈上的文字接连出现,她把这些字按顺序抄在一个本子上,她想看看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是一时猜不出。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公司的同事打来的,让她给一个客户去个电话,那个客户有事找她。同事把电话号码告诉她,她随手记在了刚才的本子上。

等她打完电话,放下手机的时候,发现电话号码倒着记在了本子上。这让她有了新的发现,那行文字从右往左读可以读通。看来,晓涵没有给她增加难度,这是最好猜的一种排序。

她把整句话读完之后,恍然大悟!

上面的话是这样写的:“老大,我知道你也喜欢他,但是,我走后,你不许打他的主意!他可以不再爱我,但是决不能爱你!”

老大是她在寝室里的排名,她老大,晓涵老三。如果没猜错,这就是写给她的,晓涵真是用心良苦啊!晓涵这个人就是这样,她的东西,别人休想和她抢,可是她没有得逞,她还是嫁给了杨明,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晓涵这么做,是在向她宣战,看来,这场对战,自己必输无疑。但是她还是想去会会这个王晓涵,虽然大敌临头,她觉得应该对自己的婚姻做点什么,简可以追求自己的爱情,她为什么不可以呢?

晚上,丈夫下班回来了。

“把晓涵的电话号码给我,这么多年没见了,还真有点想她。”

“你不是要找她打架吧?我都说了是个误会。”

“你想哪去了,我真的是想见见她。”丈夫还是不放心,没有给她电话号码。

没办法,趁丈夫睡熟的时候,她把丈夫的手机拿了过来,找到了晓涵的电话号码,输入到自己的手机里。

第二天,她约晓涵在一个咖啡馆见面,晓涵很爽快地答应了。

多年不见,晓涵还是那么漂亮,漂亮得让人嫉妒。

“对不起,晓涵,我和杨明他……”寒暄过后,她对晓涵说,她感觉自己开场就输了。

“为什么和我说对不起?”

“我,你走后,杨明他,不,是我。”她语无伦次,不知从哪里说起。

晓涵手握咖啡杯,眼睛望着窗外,没有与她对视,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你走后,杨明给你写过很多信,但是始终没有收到你的回信。那张字条,我原封不动交给了杨明,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调了包。”

“口说无凭,不过,过去的事还说它干什么?”

“可是,你不能把这个罪名加在我的头上。你知道吗?杨明收不到你的回信很痛苦,总向我打听你的消息,可是我的信你也没有回。毕业后,我和杨明到了同一个单位工作,成了同事。可是,和我谈话时却总也离不开你。”

晓涵把目光收了回来,落到她的身上。

她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有一次杨明喝多了,把我当成了你,再后来……”

“再后来怎么了?”

“再后来,我们就结婚了。”

她没敢抬眼看晓涵是什么表情,但她用余光注意到,晓涵握着杯子的手在抖。

“那封信是怎么回事?你是想挑拨我和杨明的关系,对吗?”

“猜到书上的字迷了吗?”晓涵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我比较愚笨,前天刚猜到,太晚了,是吗?”

“不晚,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晓涵狠狠地盯着她,她下意识地往椅子上靠了靠。

“你想怎么样?”

“等着瞧!”晓涵把没喝完的咖啡,往桌子上一摔,转身而去,只留得剩下的咖啡在杯子里来回地摇晃。

两个月后。

她收到了晓涵发给她的微信:“小惠,对不起,我怀上了杨明的孩子,都怪那天酒后,杨明他……”接着,还发给她一张B超单,上面写着王晓涵的名字。

看到这个消息,她直觉得天悬地转,晕了过去。

同事们把她送到了医院,医生问明情况,建议她做一些检查。结果出来后,令她十分意外,她也怀孕了。

她和杨明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忙于工作,没考虑过孩子的问题。倒是母亲经常催她,让她为将来考虑,没有孩子不行的,怎么拴住男人的心?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晓涵和她同时怀孕了,她欲哭无泪。

听到她怀孕的消息,丈夫非常高兴,如果不是她身体不便,他恨不得把她举过头顶。可是她却闷闷不乐。

“怎么了,不开心?”丈夫看到她的样子有点奇怪。

“你自己看吧!”她把手机拿过来,把晓涵发给她的那条微信打开。

丈夫看完笑了,而且是哈哈大笑。

“双喜临门,确实是件令人很开心的事!”她有些恼怒。

“不可能,晓涵在撒谎!”丈夫终于收住笑容。

“无风不起浪。”

“在一起吃点饭、喝点酒,就能怀孕?”

“那谁知道,万一那天喝醉了,忘了呢?当年你不就是把我当成了晓涵,才……”

“哈哈,那天我并没有喝醉,我是骗你的,你这个笨丫头!那时,我已经爱上你很久了。你这个人就是太自卑,其实你挺可爱的。”丈夫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道。

“那你前一段,为什么还怪我扣下了晓涵给你写的信,还说我调包了那张字条?”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确实很气愤,但是,回过头来想想,都是过去的事了,争个谁对谁错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

“但是晓涵是否怀孕的事,我还是要问清楚。”她觉得这件事还没完。

“好吧,现在就解决。”丈夫拨通了晓涵的电话。

“你好,晓涵,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去医院干吗?”

“听小惠说,你怀孕了,去检查检查。”

“这,刚检查过,不用了。”

“既然是我的孩子,我就得负责到底,明天早上8点,妇产医院门口,不见不散。”

“不,不,我明天出差,回来再说。”

电话那头传来挂断后的嘟嘟声……

留言 31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