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坟墓上,盘算自己剩下的时间
360U2729139149
2019年1月9日
“ 又点了根烟后便坐在一个坟墓上 ”

新历2018的最后一天,我发现自己的记忆真的衰退了,或许是一直以来的日夜颠倒的关系,但是也没什么关系了。

那天,夜。

大晚上我睡不着,其实也根本不用睡。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困意,也忘了前一天有没有睡。在床上辗转难眠之后片刻,在跨年之前我起床了——原本我打算2019年好好调息身体的。

起床后,又是像个僵尸一样目标笃定地打开电脑,看了一下有没有找我的人,没有。接着登陆起点看了一下数据,没有变动。再接着就是其他的网页。最后当我登陆汤圆网页版时,微信闪出了一条留言。

是我弟。

“在吗?”——一句简短的问候。

我问他有什么事。

他便跟我说起了六年级新年时,跟哥哥发生争执,然后被掴耳光的事。以前我总是说——自己从来不记忆人,只记住事件和恨。当他提起这件事时,我竟然一点记忆也没有,我清楚自己的记忆或多或少应该是出问题了。

之后也不知道我们说了什么,他突然发一句话——

“我现在才发现,以前镜子中那个笑容很可怕。”

当时我以为他指的是什么表情包之类的,就跟他开起了玩笑,但他并没有理我,而是跟我说起了人格分裂症。这时候我才知道他是从镜子中看到的另一个自己得到的思考。

接着他跟我调侃,“你有新题材了,可以写一篇这类型的小说。”

然后他推荐我写一篇关于人格分裂的小说了,他说他不怕,他想看——这是弟弟第一次推荐我写文,对我来说就是第一次支持我写小说。

我什么也没有想,直接答应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或者说所有人都不知道,我最近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差,总觉得自己很疲惫,总会莫名其妙的头痛,总会幻想身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医院检查,其实无知才是天底下最大的无畏。

我们没有约定时间,今年他也不回来。

答应之后,我就打开了汤圆开始写了,可是写了一半就开始觉得有问题,便删了。然后再构思,从本国构思到了日本,从恐怖小说推演到心理小说,各式各样,但我还是没法下笔!

那瞬间我有点生气,双手控制不住想要摔电脑,但是我是穷人啊,摔吃饭家伙我不能做。于是我开始自残,不是寻找快感只想平复心情。刀,当然不在,只是单纯玩玩烟而已。

之后,之后心情是平复了,可是小说还是没有半点头绪,但我没有停下构思,因为这是“弟弟的第一次”。

于是在不断的思考下,我想起了一件事,B站有一个视频,叫什么“我是谁?格式塔崩溃实验”的,我想起了里面的内容,里面涉及了灵异。

正是这个灵异,我有头绪了,但是却没有灵感,不知道如何连贯。但灵异=鬼怪。

于是,我做出了一件或许别人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

我的老家近海,而且是农村,附近有着很多坟山。

没错,我的目的就是——三更半夜去坟地。

我背上背包,推出家里的电车,悄悄出发了。

那时候应该是11点半左右。

这年不冷,我咬着烟飞速行驶在国道上,因为深夜,所以道路上也没什么车,也因为没人,所以路灯也没有开。

三更半夜去坟地会害怕?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我只知道我小的时候是怕的,现在连怕的感觉也找不到。

我去了第一个坟地,那里离村子最近,绕上去,用手机的闪光灯照着路。

但什么也看不到,于是我又去了下一个地方——医院。

医院,听说有很多鬼魂,只不过我还没进门,就被拦了下来……

最后,我去了最远的一个坟地——

闪光灯足够亮,但是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座接着一座的坟墓,没有月光,也没有鬼火,没有尸臭,也没有鬼魂,没有盗墓人,也没有守墓人,只有杂草,只有石灰切的环抱状坟墓和土墩状的后土——这就是现实。

当时,我并没有很失落,只是觉得找不到灵感而已,有点困恼。

我看了一下时间,跨年早就过去了,又点了根烟后便坐在一个坟墓上,或许当时是累了,就躺了下来——

或许是压力太大,身体衰弱,精神脆弱,信念倒塌之类的。我联想到了一个概念——死亡。

那天我或许死了——这座坟山或者其他的坟山以后会有我的一席之地。我的身体以后也会成为这些杂草的养分。这越来越不冷的空气以后也会有我的骨灰参杂。

或许人就是这样子,越是诡异的境地,越喜欢幻想——

不远的那天,我生病了,家人终于发现我要死了,父母终于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兄弟姐妹们带上我最喜欢的茅台和红塔山来看我,我躺在医院的某个旮旯犄角病房里,数着手指,盘算着最后的日子。

我笑着又点一根烟,真的开始数手指了——

每个吸烟的人年龄都不长,加上压力大,加上心力憔悴,加上颓废思想,30岁?40岁?

我数着数着,觉得时间越来越快,似乎我的死亡将至……

——

写到这里,也没什么想说了。只是想写一下为什么直到2018已经过完的现在,我才写这个故事的原因。

其实,我并不怕死。我之所以会幻想这么多,焦虑这么多,其实只是因为我在意而已,在意小说会在死前都无法完成,梦想直到死都看不到曙光。

这几天,我确认了自己是想要写的,我确认了自己的心,我确认了自己必须立个死前的目标。于是便写下了这个故事,最后也只是想说一句话而已——

死我不怕,我只怕死前工作还没有结束。

我真的很怕那天我死了,却发现我连家人的推荐也没有写出来,别人推荐的我都全力以赴了,家人的我真的想要完成。

2018年我是怎么过的?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启发了我的恐惧,对死后心愿未了的恐惧。

1 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