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当吃回扣成为了常态
00小金鱼00
2019年1月9日
“ 男人有了心事儿,往往是沉默大于发泄 ”

在朴总也确认了要租东方电器的房子后,我给吴总打电话约时间,说房子看好了,老板想跟您当面谈谈。

吴总电话里很诧异,“呦呵,小鱼妹子,你在哪儿单位打工啊,出手这么大气?你说的那个办公室和厂房的租金可不低啊!”

我很是有些洋洋得意的回答,“就是边城电视台里天天播的那个广告,大力口服液,不知您看过没有。”

吴总很是意外,“哦!是解酒那个产品吧,叫什么力口服液?”

“对,叫大力口服液,不仅能解酒还能争强记忆呢。”

电话里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听声音他是喝过大力的,“小鱼啊,那就明天上午吧。你先给大哥透露一下,你们公司是不是很有钱?”

我立刻想起朴总他们几个人当初就咸菜啃馒头的场景,拿不准这个很有钱的界限是什么,只好实话实说地回,“大哥,这个我可真不知道,每天进的现金是不少,具体是不是有钱可不好说。”

“嗯嗯,明白了,谢谢妹子了,那咱们明天见。”

晚上我把和吴总通电话的事情讲给老公听,他斜楞了我一眼,“你特么的是傻啊还是彪啊?”

一句话把我说的迷糊,连忙问,“我又怎么了?不是你提醒我去找我家亲戚的吗?”

“给人跑腿儿跑了好几天,怎么没把你跑死!你咋不跟你那大哥好好核计核计,两头出力的事儿,最后啥好处没捞到,你图什么呢?”他越说越生气。

我顿时愣住了,对啊,我为什么就没想到这点呢?像我如此爱财的娘们儿,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伸手可得的意外之财呢!

我忙着抓起电话,老公在背后喝住我,“喂喂喂,你歇了吧。这种事儿只能在第一次谈的时候拿出来说,现在再打电话,你招不招人反感啊。”

“不能吧,他是咱家亲戚,不会那样想咱们的。”我不死心的执拗着。

“你赶紧给我拉倒吧。要是你大哥真有那个心,不用你提也会说给你好处的。既然人家没开口,你当时完全可以明面着张嘴要,他也会乐呵呵地接受。但现在你再提出来,就是为难人家,话外的意思说人家不上道,明白没?”他像个老师教训学生一样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

他说,按照我们公司想要租赁的面积,吴总少说也得要上万的月租,你当时随便加进去个几百到一千的,那咱家每月不就多了份收入。吴总是绝对不会拒绝这个价钱的,全当给自己单位的人多开了两份工资而已。

我问他,这要是被他不小心说出去,公司那面的人知道了后不就坏事儿了吗?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说,吴总说出去对他又没好处,还得罪亲戚,这种事儿他是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的。你要是怕不准成的话,也可以一次性要个几千,就当是中介费,吴总这个面子总会给的,不会小气到那种一毛不拔的程度。可如今,你是给人办了事却得不到好,过几天谁还记得这房子是你帮着跑下来的,你说你是不是彪。

他越说我越后悔,后悔一下子少挣了几千块,这钱是可以用来给他买部手机,把当初我吹下的牛逼兑现了的。

看客们可能会觉得我们两口子的做法不地道,不管是按月拿回扣还是要介绍费,都有着损公肥私的嫌疑在里面。的确,这笔钱吴总最后肯定是会算在我们公司头上的,我的做法就是掏了公司的地沟,自己拿了不该拿的利益。

可是你们别忘了,我和老公都是国有企业里出来的人,有句话叫做“爱厂如家”,那是深植在我们灵魂深处的一句口号。每个国企员工在家里有困难时候,第一个就想到办法就是:如何利用公家的资源来解决困境。

没钱可以跟厂子申请困难补贴,多少都会批下来一些;没住房就跟厂子要,早晚会解决一套下来;冬天没煤烧可以弄小车去厂子拉点,夏天房子漏雨可以去厂子整点砖瓦,玻璃坏了从来没自己买过,下水道堵了从来没雇人修过......我们那批人是绝对把厂子当做自己家的一批人。

所以,老公以前才额外在外面关系单位开了三份工资,我也是利用保管的便利,没少往家里拿独芯线这类小玩意。这些不仅不叫事儿,反倒是常常被亲朋羡慕的啧嘴道:看人家小鱼两口子,多有能耐。每每听到这样的赞扬,内心深处便油然升腾起一股无比的自豪感。

况且,90年代开始,吃回扣这一行为已经慢慢深入到每一个劳动者的心灵深处,为人办事帮忙,不吃点拿点总感觉是自己吃亏了,不吃回扣没人诚心诚意帮你办事。到最后就连正常的办事、看病住院等等生活常态,也需要点回扣在里面,否则,自己都难以心安。这可不光是我们两口子的贪婪那么简单,而是整个社会的贪婪,才让这种犯罪变为了司空见惯的常态。

让老公一顿教训之后,我懊悔的直叹气,埋怨他,“你咋早不提醒我呢?”

“我还以为你当了几个月的经理,这些东西早就做到了了心里有数,自己的来钱道儿不上心,你还指着公司能多给你发奖金咋的!”

他这么一说,我马上想起一件事情,“哦~对了,老公,我还真留意了一个来钱道儿,不知你感不感兴趣。”

他立刻又来了兴趣,“嗯?你还有来钱道儿?说出来听听。”话刚出口,他突然变的暴躁起来,“算了算了,你们单位的边我可不惜的去粘,有你自己赚钱就行,我老老实实在家带小小鱼。”

老公如今是落配的凤凰不如鸡,在单位被边缘化的很窝囊,他心里还不服输地倔强着硬挺,不肯离开那个眼见着一天不如一天的国企单位。我现在的工资加奖金是他的四倍,家里这种女强男弱的气场渐渐显露出倪端,而这恰恰是他不能容忍的。

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也能感觉出来。就像刚才租房子这件事,要是放在从前,他一定会引经据典地讲上好一阵子,可现在,埋怨多于教导的便草草收场了。

男人有了心事儿,往往是沉默大于发泄,这也是夫妻离心离德的开端。

(待续)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南瓜屋】“金鱼儿小筑”微信群

30 1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