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3
喜欢 10
故事来自主题: 你有哪些看病的经历?
一醉方休?醉了事才开始!
什么都长的树
2019年11月16日
“ 我对自己不负责,但是我得对病人负责啊! ”

去年夏天,同宿舍有一同事嗜酒,隔壁楼另一同事更嗜酒,他俩便常喊酒局。

由于我们宿舍是四人合租的一个套间,酒局便常常在我们这举行。

常常是六七人,围在客厅小长桌一圈,桌中间摆着花生、瓜子、辣条,每个人的酒杯就放在自己面前。然后等人买来扑克,一位酒鬼和另一位酒圣就开始教我们喝酒时扑克牌中的各种玩法。

对的,每一次都会买新牌,因为旧牌常被洒的酒泡坏了。为什么老这么不小心?因为酒鬼和酒圣不把你灌醉不会结束——特别是就住在这房间里的几个人。

当然,每次喝前都说点到为止。但是酒越喝越高,他们的点也就越来越高。这点,一直都到不了,也就止不了——唯醉方止。

以上就是背景。

一个周六,酒局气势浩荡,两箱啤的,两瓶白的,六个男人——酒圣喝酒鬼是唯二有女朋友的人,这天他们女朋友都没来,他们可以敞开了喝。

可能,有些人说,酒也不多。那得看每个人的量啊,每个人都是酒圣酒鬼,那酒再翻一倍也没问题。可惜,酒量好的就两人,外加一个还不错的酒半仙,可惜他住得远些,每次可适量而归。接下来,就是我这个酒量普通的人了,五瓶啤的到顶,白的不常喝。而剩下两个的酒量,加起来和我一样。

虽然能喝五瓶,但实在不喜。我若是要主动喝啤酒,大约就是撸串吃烤鱼时了,那也是顶多一瓶,再多我更喜欢喝饮料。

挂不住脸薄,没能拒得了酒局,可我早已心生厌烦。怎么办呢?就这天,我给自己出了个糟主意——把自己喝醉,耍耍酒疯,那么以后就会主动劝我别喝了。

于是乎,花生、瓜子就着酒,一瓶一瓶下肚,意识开始逐渐模糊。我做的事与事之间,开始连不起来了。

咦?我怎么在地上?咦?我怎么在沙发上?咦?他怎么按着我的腿?他好像在说我在流血?他们怎么还在喝......

再次清醒,已是下午,房间内酒味熏天。我发现床上床单已不在,可能是吐上面了。

身体虽然难受,但自觉计划已达成了一半。我这么个一百五十斤的人,抬上床估计就很困难吧,还要收拾我呕吐物——自己想着想着,闻到这酒气,又反胃起来。好在,这时我已经腹中空空。

开门,开窗,风扇也吹起来,赶紧通通气。

他们的房间门紧闭,不是还没醒就是出门了。

管他呢,我先洗个澡。纵然是夏天,还是将水调高了点温度。就在我搓身体时,我的右膝盖忽然隐隐作痛。躬身一看,那儿是一块大血痂。

这时,昨天的记忆开始浮在面前——的确,是有人帮我按住了什么地方。

洗完澡,实在不想待在满是酒气的屋子内了。于是,公交去逛个大超市。

逛了一个多小时,越来越鲜明的疼痛感告诉我,那伤口还不小。

回到家里,天已呈黑色。躺在床上玩手机,等犯困就继续睡觉——醉酒后的脑子,实在是不机灵的,感觉稍微带点脑子的事都做不了,只有玩了。

可是,躺着玩,哪有不翻身的?

就在一个翻身之后,我不小心碰到了那个血痂。那个疼哦,就跟同时扎了十几根针一样。

我小心将裤子卷上去,看到那个血痂呈将脱落又未脱落的状态,这是最让人头疼的状态!好奇心令我将手伸了过去,轻轻一翻——我擦,伤口这么深,难怪这么疼。

这么深?要不要去打破伤风啊?破伤风可是会死人的。

我可是怕死之人,遂下楼去旁边两家药店处理。可是,他们这两个药店都只卖药不打针。

我一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远点的小诊所,到了估计也快关门了?我拿出手机,搜到最近的一家比较大的中心医院。

滴滴叫起来,上车的一瞬间,心中的忐忑瞬间平息了。

到达医院,晚上基本就是急诊窗口了,所以大家都拍着队。看得出来,还有几个也是因为酒进来的。

终于轮到我,医生告诉我,伤口时间太久,缝合不了,只可以打破伤风了。于是,先安排我皮试。

很久没有做过皮试了,看着那针头,居然有一些惧怕。可,更令我惧怕的还在后头。

针打完后,坐在那等通知。这时,室友来了消息,问我在哪。我说在打针,他们说要来看看,我便给了地址。

他们来坐了不一会,就轮到看我的皮试结果了。

结果——我对普通破伤风的针过敏。

“...另一个药,我们这现在没有...”医生还告知我,另一种破伤风的针,已经“缺货”了。

天要亡我么?

虽然,身边没有听说过破伤风死掉的真实案例,可我不想成为第一个。

室友们陪我出了医院,我打开地图,再找了附近的大医院,打电话问有没有特殊的破伤风的药。一家没有...两家没有...

我这,真的是特殊体质么?就我一个这么特殊?都不备药的?

“先回吧,十一点多了。”酒鬼说。

“啊?”这个“啊”字的惊叹,我发表在心中。

碍于面子的我,再次答应了。

“我明天去湘雅看看,湘雅再没药,估计长沙都难有了。”

“那你脚怎么样了?”一室友问。

“没事。就是去晚了,不能缝合了,可能要留疤。”

“男人留个疤没事的,我背上就有好多疤呢。”另一室友安慰我。

可我完全不觉得被安慰到了。虽然,我不是一个靠颜值吃饭的人,可那是一道疤啊!电影是有很多带疤的人,可每道疤都有故事啊!

我这故事怎么说?喝酒喝的?去打个破伤风还特么过敏了?

这就像有一个古代江湖大侠,明明一个金创药救了无数人的命,拿它救大侠时,大侠却过敏死了!多憋屈的事啊!更何况,我连大侠也不是!

坐在车上,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才意识到对死亡的恐惧。即便,破伤风,没那么容易患上。但万分之一的概率,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百分之百,我害怕这百分之八百。害怕这破伤风万一患上,害怕万一潜伏都不潜伏,现在就发作......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啊,我还有很多梦想啊......

第二天,赶忙跑到湘雅。

医生没有一脸严峻,对这事仿佛见怪不怪了。

“就你这点小伤,我小时候都不带管的。”

“昨天那护士说它挺深了。”我反驳道。

“是挺深了,但缝合期已经过了,缝合不了了,肯定要留疤了。以后受伤要尽快来医院,几个小时内最好。这破伤风针也是越早打效果越好。”

“昨天不是没能打上吗——那我这个还需要打针吗?”

“打啊,安全第一啊。”

“你不是说你都不带管的吗?”

“我对自己不负责,但是我得对病人负责啊!毕竟是有潜伏期,这个真说不准的。”

遂,打了针。

这次看病,我意识到了生命的重要,想起了角落里还没完成的梦想,觉得自己不该就这么窝囊地死去。(可这一年,我过得又是什么样子啊。)

那酒,在我受伤之后,喝的频次明显降低,计划也算是完成了一半。

只是永远的痛,我多了一道疤。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永远只是最好的一种情况而已,在你自己不受控制的时候,就绝不是误事那么简单。而一堆人都不受控制,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劝君更进一杯酒,那是你没怎么喝的情况下,那是古代全是以酒作为仪式的情况下,那是古代酒没有现代酒浓度高的情况下......

这次看病经历,着实长了教训。有时自己看着那么普通,其实还挺特别。有风险的事,就不要压着边走,不要在这种事上碰运气。

最后,劝大家不要一醉方休了。事件美事千千万,何必定要酒中作乐?

留言 3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