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同学的救赎(5):陈年旧事解疑惑
井里看天的猴子
2019年3月14日
“ 父子间的“秘密”永远着,彼此“温柔以待” ”

第二年清明节后,我突然接到了金同学的电话,说他打王同学的电话成了空号(王同学换了手机号),他有点急事,希望我和王同学能到他家去一趟。问他具体什么急事,他吱吱唔唔的,再加上信号不好,我也没听很清楚。我想这是真的遇到“急事”了,要不然,他是不会主动打电话“求助”的。过年聚的时候,我们还问过他是否有需要,他说没有。

我和王同学开车赶到金同学家的时候,金父正在圈拢院子里的山羊。山羊由原来的四只变成了十多只,栅栏也扩占了庭院的大多半。这家伙,增加了这么多山羊竟然没给我们提及过,还藏着掖着的。后来再想,这在他看来也许算不上什么值得显摆的“成就”。

没有什么寒暄,金父说金同学昨天晚上突然得了急性肾炎住到了第二人民医院,他也是刚从医院回来喂羊的。我们又匆忙赶去医院。医院距离并不远,就在东丰镇上,是县立东部医院,医疗上也是有相当水平的。

我们进到病房的时候,金同学迷糊着眼,脸上浮肿还是比较明显的。我们并没有多少话语交流,也是些宽慰、注意休息、营养之类的话。

从金父的言语中我们得知,年后金父得病住了近一个月的院,都是金同学日夜陪在医院里端屎端尿、家里医院的两头跑。

“孩子这是伺候我累着了。”金父眼泪汪汪地说,“还得邻居百居的四处借钱,也是愁坏的。都有自家的日子,借钱也不好借。”金父还说到那些新增的山羊也是错钱买的,也还没还过账。

金父和我们说话的时候,金同学一直没有言语,只是闭着眼,偶尔睁眼看看挂着的吊瓶。金父出去打水的时候,金同学终于开口。

“早晨老爹说把羊卖掉给我治病,还上借的钱,但我想如果那样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金同学艮了艮说,“那样还得从头再借,从小再养(羊),又得较长一段时间,又得长时间翻不了身。我想还是麻烦你们,看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治病,那批羊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出售了。……”

我们自然而然地明白了金同学让我们来的用意。他这也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想法,不致他“发家致富”的梦想中间出现间断,事后重新再来。我们曾有“夸下海口”,这个忙必须得帮。况且,之前我们询问过主治医生,他这个急性肾炎并不严重,只是体质较弱,长期休息不好劳累造成的,治疗上也花不许多钱,再说合作医疗还能报销不少。我们当即答应下来,让他安心养病,配合医生。

我们在医院里也做不了什么,还都有自己的事。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便离开返回,出病房的时候,金同学还说这么远还得让你们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我们知道了总是会来探望的。

送我们下楼的时候,金父说:“金X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这老了老了,还得了他的济(福)。也算没白把他养大成人。”我们问怎么会这么说。于是,金父讲了他的一段往事,解开了我们长年心中的疑惑。

原来,金同学并不是金父的亲生儿子,真是从路边上捡来的。金父不能生育,是他结婚后才知道(明白)的,这也是他一辈子“受(金母)气”的原因。这事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亲口告诉过金同学,但他说金同学肯定早就从他们老两口早年的天天吵闹中知道了,只是没有主动地去“捅破那层窗户纸”,让这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永远着,彼此“温柔以待”’。

我们很是惊讶金父会给我们说起这段陈年旧事,金父说:“你们是同学,给你们说说我心里也好受些。”金父说完,长嘘一口气,好象掀掉了压在身上的石头,轻松了许多。

未完再续

PS:"活在18线"展现远离北上广18线居民的生活与生存。感谢关注本主题和里看天的猴子!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7 9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