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肝义胆话金庸
上岸的潜水艇
2018年10月31日
“ 情到深处泣鬼神 ”

      查良镛,这个把“镛”字拆开作为笔名的金庸老先生昨日驾鹤西去,我一点伤感的情绪都没有,象他这种随时大喜大悲的人,能活到九十四岁离开可算是仙逝,就象当初封笔不再写武侠小说一样,他昨日尘封了世间的一切,他对自己的人生早就下了结论,不过是"大闹了一场,悄然离去"。

      老先生写的十五部武侠小说每部都看过,好多正反派人物名字都渐渐淡忘,但一些人物形象却刻骨铭心想忘也忘不了,比如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张无忌、老顽童等。

      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六七十年代还算禁书,真正在国内名声大噪应该是八十年代末,武侠小说伴随的影视播放铺天盖地而来,到处听到谈论的话题都是武侠电影电视和小说,武侠热比琼瑶热持续的时间更长,走在大街小巷到处听到的歌曲,不是《追梦人》、《万水千山纵横》就是《沧海一声笑》、《剑伴谁在》。

      文如其人,金庸先生把自己的人生感悟写进了他的武侠小说里,正面人物爱得死去活来,反派人物恨得咬牙切齿,好一个爱憎分明。

      金庸不是守规矩的人,武侠小说中名门正派、循规蹈矩被他讽刺得体无完肤,"邪门歪道"、离经叛道被他推祟宏扬。

      他把自己的爱情观注入了武侠小说中,当太阳下山了,杨过还等不到小龙女时,他和杨过一起哭了,当萧峰失手打死心爱的阿珠发疯后,他也哭了,当张无忌被迫与小昭分手他也跟着流泪。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神雕侠女》,看得出来金庸老先生还有恋母情结,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离经叛道,惊天地泣鬼神,让人唏嘘不已。

      记得是晚饭后陪着家里老婆孩子一起看的电视,当孤儿杨过受尽全真教名门正派弟子的欺辱,逃到终南山下,被古墓派小龙女收留,我眼中闪着泪光,当听到一声声柔情蜜意的"姑姑、姑姑…"和"过儿、过儿…",我的泪花悄悄掉落,当小龙女绝情谷跳崖自尽,杨过满山遍野找寻姑姑,我的喉咙哽噎说不出话,当十六年后断臂的杨过带着神雕和小龙女重逢,我躲到卫生间哭泣,这时也听到老婆孩子从客厅里传过来的抽泣声。

      不仅如此,他对反派人物的情爱描述也扣人心弦,比如练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和陈玄风,他们的爱是互相骂出来的,这个喊"贼男人",那个喊“臭婆娘”。

      可以看到老先生还是个多情种子,小说里的英雄人物都有感情脆弱的一面,为爱断臂的杨过,为情疯癫的萧风和老顽童,身心被情所困的张无忌和段誉等等。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伴随许多人成长,造就多少英雄情怀,一直都认为金庸是武术大师,却不料只是一介书生,可想象老先生的知识多么渊博,生活阅历多么丰富,不然怎么写得出那么多脍炙人口、受人追捧的武侠小说。

      最后我只想说:"老先生您已经笑傲江湖,请一路走好!"。

38 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