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我在红磨坊里喝一杯
猫的吃吃爱
2019年2月11日
“ 真的不知道里面全是无上装表演 ”

每个女人一生都应该来一次巴黎。不知道这是结论,还是来之前受到的蛊惑。初初见她,或许会有些许失望,毕竟是国际化大都市,古城面貌保存得还不如一些小城镇圆满,现代的水泥钢筋混凝土巨物扰乱了视线。但沉下心走近她,才知道,关于她的故事太多,关于她的名声实在太大,名符其实或者名不符实,对她而言都已是裙过莲池不沾身,仿佛已与她无涉。她,是巴黎,没有前缀无需注释——

多少个世纪前,从肖邦到斯特拉文斯基都前来这里寻求对他们的认同;而一直到今天,时装周第一排座位还是多少名流明星争夺的地方。塞纳河的那边是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市区内经过的隧道是戴安娜王妃车祸之处;马路这边是法国人最喜欢的拿破仑的墓地所在,马路对面是法国人同样喜爱却全法国只建了一座的戴高乐塑像;来不及去的是各种各样的博物馆美术馆,每天路过的可能就是谁谁谁在这里聊过存在主义、他人即地狱的咖啡馆,或者是谁谁谁又发表了启蒙了全世界的博爱论调的广场。萨冈是在哪扇百页窗后写的《你好,忧愁》?萨特和波伏娃又曾在塞纳河边哪棵梧桐下经过?

在这里,两个水管就可以当喷泉,日本的AV卡通一样进凡尔赛宫当艺术品……这,是法国,是巴黎。

刚到巴黎,就到了艾菲尔铁塔,雨果还是谁说过,这是一个钢铁怪物,要看巴黎最好的地点就在艾菲尔铁塔上,因为在上面就不用看到它的样子了。可是我们这些外省人,也就是乡下人,还是一见到艾菲尔铁塔恨不得搂着就拍个够,其实不就是一个电视发射塔嘛,问题它建在了巴黎。

在正宗巴黎的咖啡馆,站着喝一杯是5欧、坐着好像要8欧,看见真有站着喝咖啡的人,让人想起了在咸亨酒店里站着喝酒的,唯一穿长衫的孔乙己。

当时,凡尔赛宫正在举行一个日本人的卡通作品展,我们的中文讲解员对此很不以为然——她认为这都是些什么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但是巴黎就有这样的自信,日本卡通也可以和金碧辉煌的凡尔赛很搭。

巴黎的夜晚才是显示大都市优势的时候,在号称巴黎最高的楼上,户外的风大得可以把人吹走,转一圈也就是看看无处不在的艾菲尔铁塔。这里还可以提供把人PS到夜景中的照片,15欧元三张,我们都觉得这个地方没什么意思,但好像无论去哪里旅行,城市的最高点都是必备项目,东京的东京塔也没什么意思。

真正让人期待的是传说中的“红磨坊”,我事先并没有做功课,所以真的不知道里面全是无上装表演,大家一见之下都目瞪口呆——这个透视装也透视得太厉害了。赵丽蓉的小品里说的,这衣服还没缝呢,其实缝是缝好了,只不过一直保证两点全露而已。

我本来是不舍得看演出那100欧的,打算一个人在酒店里默默修照片,可是同一旅行团的不认识的男士已经交了钱,结果头天却喝多了,我经不起同伴们的撺掇,车来的最后时刻才下决心当一回刘姥姥进一回大观园。那晚接我们去看表演的,是一位越南生长的华人,还取个名字叫豪,非常的港片江湖味。

存包过安检进得了红磨坊,觉得里面连顾客都是有趣好看值得观察的:体态优美的外国美女穿着长长的晚礼服,吃过晚饭喝着香槟,便慢慢走到舞池中,和男伴共舞一曲;远远的角落里躲着一桌蒙着面纱的阿拉伯女子,黑色罩衫只露眼睛,大概她们比我们还要好奇吧。

整个演出仿佛色彩爆炸,却又搭配得宜。虽说无上装,但每一个舞者身上又都颜色艳丽、缤纷无比,当她们从轨道上翩跹飘来的时候,我真恍惚以为是一幅幅油画在缓缓地移动。感觉眼睛看不过来的时候,舞台猛然拉开,下方一个巨大水缸突然升起,妖娆的近于全裸的美女跳入水中与一条巨蛇缱绻共舞……那时候的脑海里只跳出两个词:纸醉金迷、骄奢淫欲。

最可惜现场不让拍照,虽然红磨坊里的保镖并不凶,别看他们牛高马大一脸横肉,但在入场之前你如果打算拍照,他照样做得出亲切卡通剪刀手与你亲密合影。不过我们还是没有胆量搞偷拍,我那舍不得欧元的小农意识又占了上风——里面有歪着一边长发一袭黑衣的酷女孩专职摄影,不记得是不是20欧起步拍照,结果就因为这20欧的阻隔,红磨坊就只好仅仅保存在我的记忆里,经年累月,也许比实际情形变得更炫目迷离……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1 3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