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谅了我的继父
小婷半清
2019年5月13日
“ 怨恨继父多年,他不在了,我才原谅他 ”

1.

从小到大,我听到别人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姑娘,命太苦了。

虽然我一直极力安慰自己,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现在吃的苦,以后都会变成甜蜜的回报,但总有一些时候,连我自己也哄不了自己。毕竟在我前20年的人生里,我很少体会到幸福和甜蜜。

我的母亲是村花,身量纤纤,肤如凝脂,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听外婆说从母亲16岁开始,家里提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自古“财”子配佳人,挑选到最后,母亲嫁给了村里唯一一个吃商品粮的人家。

后来有了哥哥,还有了我,我并没有遗传到母亲的好基因,皮肤黝黑,眼睛又小,长得像父亲。父亲长年在县城工作,回家次数很少,难得回来一次,也总是在和母亲争吵,终于有一天,母亲哭得撕心裂肺,抱着4岁的我回到了外婆家。

只看外貌的婚姻大抵都不会长久,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共同语言,听说父亲在城里和他的女同事关系暧昧,不清不楚。父亲提出离婚,母亲承受不住,短短几年光景,她就从人见人爱的村花变成了弃妇,她心里落差实在太大。

我们寄人篱下,每次吃饭我都要看着舅妈的脸色,生怕惹得她不高兴,而母亲消沉了很长时间,郁郁寡欢,不常出门。邻居也给她介绍过几个对象,她都不愿意。

很快我到了上学的年纪,开销大了,舅妈天天阴沉着脸,说话阴阳怪气。门口的小孩子们每次见我都会在后面喊:“没有爸爸的臭丫头呦!”

到了晚上,我总缠着母亲,问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我们自己的家,也许我的话触动了母亲,她渐渐改变了想法,那年冬天,母亲再嫁,我也有了继父。

2.

继父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贫穷,人也不机灵,就一直未娶妻,母亲虽是二婚,但外貌身材那是没得挑,继父欣然同意。

只是我换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本就不爱说话的我变得更沉默了,连声“爸”也喊不出来,每次母亲都会悄悄推我的肩膀,让我嘴甜一点,喊声爸,可我已经6岁了,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不是我的父亲,张了张嘴,还是喊不出。

和继父相处,我的内心本能地抗拒,他说东,我往西,我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会那么较劲,在他面前,我一直都是倔强的样子,一言不合就瞪他,不理他。

有一次,我调皮,在院子里蹦蹦跳跳撞翻了他的农药箱子,一壶勾兑好的农药洒了一地,继父很生气,对我大吵:“你呀,浪费了好几块钱,就知道疯。”他面露凶色,我趁机抱着母亲的大腿,哇哇大哭,母亲左右为难,呆呆站着。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因为自己的倔强和别扭,让母亲承受了太多的委屈和为难。

弟弟很快降生了,继父很开心,每天晚上总会美滋滋地喝上两杯,夸赞自己的儿子长得俊,抱在怀里怎么看都不够。他摸着弟弟的小手,亲他的额头,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母亲忙着照顾弟弟,陪我的时间更少,为了得到他们的关注,我不得不一次次地制造麻烦,今天和同学吵架了,明天打翻邻居家的腌菜缸了,可他们不懂我的心思,只觉得我越大越调皮,没有一点女孩的样子。

虽然一直磕磕绊绊,但日子过得很快,我到了上初中的年纪,在镇上读书,只能住校,我心里开心,终于可以远离那个家,也不用见到继父,还有和我争宠的弟弟。

这里的同学不知道我家的情况,以为我是父母疼爱的小公主,于是我能成功隐藏内心的自卑。表面上开开心心的,实际内心总有一种向往,我希望我的家也能充满爱和温馨。我萌生了一种想法,是不是可以换种方式和继父相处,他其实没有那么坏的。

每次周末回家的时候,我不再无缘无故地找茬,继父询问学校的事情,我也会如实回答,看得出来,他对我的改变很喜悦,一直重复着说:“闺女大了,懂事啦。”

3.

初三那年,我的亲生父亲去世,听说是被一个年轻女孩骗了钱,气得大病一场,竟病死了。母亲和我都没有太多的悲伤,毕竟是他抛弃了我们,如今这样的下场,只能是自食恶果。

我也长大了,没有了小时候的偏见和倔强,家里变得和睦多了,离我想要的幸福生活越来越近。

可是,我大概真的是一个被诅咒过的女孩,好日子从来不属于我。

高一的夏季,某一天我看到姑姑到学校找我,面色凝重,双眼红肿,她紧紧拉着我的手:“晓晓,跟我回家一趟,你妈妈生病了。”我坐在自行车上,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走到家门口,放眼过去都是白色,白色的灵堂,白色的孝布,还有我那一脸苍白的母亲。

母亲自杀了,喝农药死的。

我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打击,抱着母亲的尸体不撒手,眼泪止不住地淌下来,任凭旁人说什么,我根本听不见,只知道死死抱着母亲。等她下葬的时候,我已经哭不出来了,眼睛直直地盯着棺材,那是我最亲的人,她也丢弃我,一个人走了。

那一周,我抱着母亲生前的衣服,呆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不吃饭,期间被姑姑逼着喝了两碗汤,食不知味,只觉苦涩。我也从她断断续续的讲述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我的亲爷爷去世了,留下了3万块钱,说是以后给哥哥结婚用的,我那哥哥还在上学,这笔钱只能交给母亲代管。也正是这笔钱,让母亲失去了一条命。

继父的意思是,我和弟弟都长大了,家里的房子也该重新盖了,先用了这笔钱,以后等哥哥结婚再还上就行。可母亲不肯,继父就说她不信任他,两人吵了好几天。好巧不巧的,哥哥也知道了这事,不知道他受了谁的挑唆,也来到家里向母亲要钱。

那天晚上,家里吵成了一锅粥,哥哥和继父两不相让,破口大骂。母亲夹在中间,最后只能把钱都给了哥哥,了结此事。哥哥拿着钱走了,继父就不太情愿了,俩人就又吵了几句,随后继父出门喝酒,母亲和弟弟在家。

等到继父回来,等待他的就是床上母亲的尸体。好好的一个家,再次零散了。

我知道原因后,恨继父,是他,是他造成了母亲的死亡,如果他不贪恋钱,母亲就不会想不开,就不会心生绝望,抛下我们离去。而我,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仇恨在我胸腔里酝酿着,我发疯似地厮打继父,咬他的胳膊,捶打他的背,一边边地呐喊着:“把我妈还给我,还给我啊!”

可他丝毫不反抗,任我拳打脚踢。姑姑在一旁拉我,劝我,说是意外,谁也没想到母亲会想不开,我不听,我知道继父就是杀死母亲的凶手。

我好不容易埋藏起来的固执和倔强再次回来了,我收拾了自己的衣物,背上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踏进那个院子。

4.

姨妈把我接走,暂住她家里,我的学费是几家亲戚拼凑的,我又开始寄人篱下的日子。只是每到周末我放假的时候,总会看见继父来寻我,他极力劝我回家,说母亲虽没了,剩下一家三口还是要好好过日子。

每一次我都会把他骂回去,说他是贪财,骂他是杀人犯,次数多了,他也就不来找我了。每年的春节,我都会回去给母亲上坟,路过那个院子,百感交集,头也不回就绕开了,弟弟总会在村口截住我,抱着我哭得像个泪人,在他眼里,妈妈没了,姐姐也丢了。

之后我考入大学,可以兼职赚生活费,无依无靠的日子虽然凄凉,但自食其力,过得也算平静。却断断续续收到继父的信,也不知道他从哪打听到我的地址,我只拆开了一封,剩余的全都扔到了垃圾桶。

“晓晓,我知道你恨我,可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我养了十几年的闺女,你妈不在了,只要你回来,我们还是完整的一家人。你这样,你妈知道了会更难过,她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的。”

说实话,看完信,我有了那么一丝动摇,也许他是无心之失,可很快,我又否定了。恨一个人习惯了,怎么能轻易改变呢?

整个大学期间,我不敢谈恋爱,我这样的家庭背景,谁会喜欢,哪个婆家会不介意呢?

弟弟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我帮他在城里找了一个学徒工,我们姐弟算是团聚了,但他不会在我面前提起继父,他知道我会翻脸。

大概我前20年吃的苦太多了,竟然遇到了一个真心爱我的男人,就是我现在的老公,他丝毫不介意我这七零八碎的家庭,只觉得我可怜,待我特别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婆婆的,反正结婚的事情特别顺利。我也终于尝到了被人疼的滋味。

5.

婆婆家在外省,我只能提前一天被接走。离开那个家好几年,可我还是迈不过心里的疙瘩,最后我从叔叔家出嫁,继父在不在场我也没看清,大概他偷偷地藏起来了,看到我出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情。

结婚后的日子过得很舒心,老公待我一如既往,婆婆觉得我从小就是可怜的人,对我也相当不错,一切都很美满。

弟弟逢年过节都会回老家看望继父,每次他想拉着我一起回去,我都会拒绝。我对继父的心结虽然未了,但已没有那么多的仇恨,加上老公经常开导我,要我放下过去,回家看看他。我想了很长时间,就算当年他有错,可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有些事情也该放下了。

于是我和弟弟商量好,等到中秋节就回去一趟,也是母亲九周年的忌日,虽然不知道见面还会不会吵起来,起码可以一起给母亲上坟烧纸,也算是一种团圆。

就在中秋季的前几天,弟弟接到了老家的电话,说继父肝癌晚期,马上就不行了。

我曾经诅咒过他,希望他早点去死,可如今,听到他快死了,还是有些难受,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家,还是没有见他最后一面。

他枯瘦如柴,面色暗黄,和我印象中的他已经不一样。办完后事,听邻居说,继父常常念叨我,他一直对我的行踪很了解,知道我什么时候毕业,在哪工作,和谁谈恋爱,想来他是从我姨妈舅舅那里打听到的消息。

收拾遗物的时候,在床头放着一叠信,每一封都是写给我的,每一封的内容都是相似的。他觉得对不住我,不求我原谅,只希望我能回家一趟,见见面。

我拆开每一封信来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滴在信纸上,我从来没有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只一味陷在自己的仇恨中,殊不知,他因为我的决绝,心情郁闷,每日喝酒,最终得了癌症。

我和继父的仇恨历经九年,在他去世的时候,我才原谅了他,毕竟人都不在了,恨也会无处安放。

下载南瓜屋APP,享受更佳阅读体验

20 29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