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我们团圆
聪明糖果
2019年6月16日
“ 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只剩归途 ”

父亲节,我们团圆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贾平凹这句话,今天读来,分外扎心。

刚刚,我们陪着父母吃了顿团圆饭,地点,选在县里最豪华最高档的酒店。屈指算来,这竟是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团圆,我们姐弟仨,带着各自的另一半和孩子们,悉数到场。

两位老人显得很开心,尤其是父亲,他望着团团围坐的小辈们,笑了,那瘪着嘴的笑容,像极了一个慈祥的老太太。

上个星期,他的最后一颗上牙终于光荣退休,以致依附在这颗原生牙上的一排假牙齐齐下岗,只剩了光秃秃的红牙帮子。

没了牙的父亲,一下子老了十多岁,其实,他才六十五。年轻时繁重的体力劳动过早地透支了他的精力,终至未老先衰,没到五十,牙就一颗颗地掉,直到现在全军覆灭。

妹妹精心点的菜,多数都是软烂好咽的,饶是如此,父亲费力咀嚼的样子仍让我鼻子发酸。他努力地配合着我们,夹给他的菜,照单全收,大快朵颐。

弟弟说,等过几天安好假牙,您就能像年轻人一样了,想吃啥吃啥。嗯嗯,父亲点点头,像个听话的小孩子。

饭后,弟妹拿出相机,给大家拍照,最后,请服务员帮忙,拍了张全家福,说起来,这居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张全家福。

走出饭店,父亲跟在妹妹身后,悄悄问,多少钱?妹妹说,刷卡时具体数目没记住,估计不多。父亲还想追问,被她转移了话头儿。

搁在从前,一听这么高档的地方,他一准儿跳起来反对,可是昨天,面对妹妹的提议,他用明显漏气的嘴,爽快地道了声“好”。这一声好,让我差点又没忍住眼泪。

是啊,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体会过全家团聚的滋味了。我们姐弟仨,在自己小小的天空下各自奔忙,一年到头见不了几面,更遑论陪伴父母了。

总以为,日子长着呢,机会多的是,可是,时光它有脚啊,还长着翅膀会飞,一转眼,记忆中能干母亲和健壮的父亲,已经是苍颜白发,步履蹒跚。

“等我长大了,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小时候,不止一次对父亲许下的豪言壮语,今天终可以兑现,可惜,他已经咬不动最爱吃的大猪蹄子。

“等我有钱了,带你去很远很远的地方玩!”刚刚考上学校时,心里憋足了劲儿要挣钱,要好好孝顺父母,然而,最终还是太过平凡,在日复一日的纷繁忙碌中疲于奔命,早已淡忘了曾经许下的诺言,就连最最寻常的“回家看看”,都成了奢侈的空谈。

如果不是老天给的警示,我不知道将来的我们,会留下怎样痛心疾首的遗憾――三个月前,北京朝阳医院,医生递来父亲的最后诊断:肺腺癌,胸膜有转移。

多希望我是做了场噩梦,梦醒之后,世界依旧河清海晏,父亲仍然健壮如山,而我们,能带着梦中的悔悟,好好去弥补这些年对他的亏欠。

可是啊,可是……

我们在此时才做到了真正的陪伴,陪着父亲,经受一次次的检查,看着他在病榻上痛苦辗转,化疗中,掉光了头发;打升白针,骨头疼得彻夜不眠;食欲全无,牙齿又不给力,他强迫自己去喝难以下咽的肉糊糊……

父亲很坚强,在不得不告诉他真相后,我预想中他会悲观,会崩溃,会排斥治疗的情形丝毫没有出现。

他异常平静地说,你们仨都已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我又没有啥遗憾,死就死呗。说着,还嘿嘿地笑。

可是,父亲,我的遗憾还有好多啊,我以前那么凶地顶撞过你,都没有好好道过歉;还没来得及陪你和母亲去看草长莺飞的江南,甚至,我都没有陪你好好聊过一次天,聊聊你曾经的文学梦,聊聊你写的曾被我嘲笑过的日记,都记了些啥……

你从来不曾向我要求过什么,以致于没有为你做的事太多太多!

想到这些,我强忍着才没在父亲跟前掉泪啊,他却笑着摆摆手:放心,爸还会顽强活下去的,否则对不起你们的奔忙,再说了,谁都有走的那一天,爸有你们,这辈子知足了。

唉,总是在即将失去时,才明白拥有的珍贵,所幸,剩下的日子,我还能陪着你,尽管不知道送别的路有多长。

这个父亲节,我们总算留下了团圆的记忆,此刻,万语千言哽在喉间,思绪已然混乱,我双手合什,虔诚地向上苍祈祷:让我们相互陪伴的日子久一点好吗?再久一点……

21 1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