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溢彩的冬日时光
安意若兮
2019年1月11日
“ 如此,时光里,每一段经历,都流光溢彩 ”

课间的时候,偶然看见校园小花坛的树根处,堆着一小堆一小堆的白雪,猛然间想起,这个冬天,雪曾频繁地降临,虽然每一次都不太大。

印象里,这几年的冬天,都不怎么冷。从冬天伊始,到冬天结束,基本上不见一点冰的影子。就算冷,也如春寒料峭一般,压根不是那种蚀骨的冷。虽然我不喜欢冬天,但总觉得冬天若没有飘然而落得雪花,若没有晶莹剔透的冰块,便是索然无味的。

但是,今年的冬天却与往年不一样。

最初的时候,冬天像是羞答答的姑娘一般,迟迟不肯以粉装玉面示人。正当大家都仰着脸看着天空的云彩,心里嘀咕:难道今年也是暖冬的时候,真正的冬天便骤然而至了。

一场异常寒冷的北风,席卷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裹挟着不大却很密实的雨,冷得昨天还穿着大衣喊天不冷的人一个大哆嗦,也让幻想暖冬的我,冷得浑身发紧。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冬天,就这样毫不留情地在一草一木上,在每一个角落里,肆虐着自己的淫威。

上班的时候,走到单位门口,看见路边前天的积水,竟然结了一层白白的冰。我忽然有一种想停下来踩踏的冲动,但是看着学生熙熙攘攘走进校园,这样的念头便打消了。可是,那一片冰,却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痕迹。

中午下班的时候,我又经过那个地方,想感受一下冰裂开的声音,只可惜,在阳光下,它们变成了一滩水,久经踩踏,便没有当初的剔透,甚至,都有些泥泞了。

这样看来,冬天里的暖阳,于一块冰来说,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阳光普照,冰的生命就即将走到尽头,要想重获新生,就只能等夜幕重新降临,才可以。站在阳光下,我的心底突然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像是一件东西,自己并不怎么喜欢,可是当别人拥有时,自己心底总有那么一丝的不畅快。

我能够决定冰的生命长度么?我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可是还是像歌曲《可能否》里那样兀自地念叨:

春天的风 能否吹来夏天的雨

秋天的月 能否照亮冬天的雪

夜空的星 能否落向晨曦的海

还好,温暖的阳光之后,温度还是降了下来,放在窗台上的盘子里,装着汆好的青菜,竟然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凌。

天依旧阴冷着,雪还是如约降临,虽然不像那年如扯棉絮一般,但是一阵子之后,地面上,屋顶上,树枝上,都挂满了雪。虽是寂寥,却也让我想起小时候的冬天。

那时候的冬天,真冷。一觉醒来,推开门便看见满满的雪,都已经堆到了门槛。村子的大坑里,结了厚厚的冰,贪玩的孩童,在冰面上溜冰,或者打陀螺。欢声笑语,甚至都震落了树枝上的积雪。那些积雪,纷纷扬扬的,恰巧落到了树下孩童的脖子里,冰得他嗷嗷叫唤。

时光变换,光影交叠。

我听见有人如我一般,一边抱怨着天冷路滑,一边还非常享受下雪时的曼妙,以及雪后的静谧。午后的教室里,我读到了林清玄的《莺歌山之冬》,并被这句话深深吸引:“雪恐怕不是你最怀念的,你怀念的知识一种心情吧!”

是的,不喜欢冬天的人,与喜欢结冰和下雪的感觉并不矛盾。雪花飘落的时候,那种曼妙的,甚至自己都如雪花般轻盈的心情,真好!

有人说,每一个季节,都有每一个季节的美丽。而我则想说,不美丽的季节,我们也无法避而不过,就像是:繁华是存在,寂寥亦是存在;愉悦是心情,忧伤亦是心情。

如此,时光里,每一个季节,都馥郁芬芳,每一段经历,都流光溢彩。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7 4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