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出走,导致父亲喝药自杀。
你笑我像狗
2019年6月11日
“ 离家出走,导致父亲喝药自杀。 ”

原故事人:她笑我像狗。

那年我19岁,她15岁。我们相识是在qq连麦几个人唱歌认识的,当时流行,爱你就要为你披上白色的婚纱流行文章的蜗居

我时常也是对她唱的那首,蜗居

从来没有见面,但是我知道她家在医院对面,卖水果。终究有一天,我们遇见了

叮铃铃··一阵电话响起,二狗接起了电话还没有说话

那头传来了声音,狗子,你爷爷住院了在花张蒙,赶紧去医院伺候着去

二狗想都没想,起床穿上标配,花裤衩,小背心,人字拖。

骑着自己的座驾28大梁自行车,就前往花张梦医院,

到了医院看到正在输液熟睡的爷爷,爸爸对二狗说道,你小子小点声,别吵醒你爷爷了,我有点事我回家了。

父亲走了以后,二狗也无聊的,拿出来彩屏翻盖手机,打开了qq

此时朋友啊晨发来信息,狗子你在哪儿呢?

二狗回复,我在医院,我爷爷病了,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诶,啊晨发来一个愤怒的表情,我跟我哥吵架了,我要离家出走,我去找你吧

二狗看着比自己小一岁的阿晨,摇了摇头还是发了个信息,来吧

玩了一会儿qq,自己的爷爷醒来,看到孙子在这里

狗子,你来啦,说着爷爷扶着栏杆做了起来,

嗯爷爷,你想吃点什么吗?我给你买去。二狗说着就想出门

爷爷一招手,快回来吧,这个医院不收现金,给你饭票,去给我打碗小米粥,你在想吃什么就打点什么

二狗接过爷爷的饭盆,摸上去油油的,不懂事的二狗,责怪了起来。

爷爷,你这饭盆油油的,是不是没放洗洁精啊,这多有细菌啊,怪不得你生病了

你这臭小子,用洗洁精不花钱吗?赶紧去打饭,别废话,晚了咱爷俩都得饿着。

二狗摇了摇头,那个爷爷饭票能在给我一些吗?一会儿阿晨来,他肯定也没吃饭,给他打两个馒头一份粥吧!

爷爷反震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红色塑料袋,小心翼翼的拨开,拿了两张饭票给,俩馒头一份粥的。

二狗看到爷爷的动作,哈哈大笑起来,不忘调侃,看爷爷你小心呢,这一个饭票能有多少钱

(多少年爷爷去世以后,二狗终于明白那些属于前辈的青春里,饭票的意义)

二狗把饭打了上来,一份粥俩馒头一个鸡蛋,给爷爷把鸡蛋剥开放到了小米粥里。

爷爷看到了,恼怒了起来,喂,孙子,快把鸡蛋捞出来,医生不让吃鸡蛋

吓得二狗,赶紧用筷子去夹鸡蛋,看到爷爷在偷偷的笑,不高兴到,爷爷,是医生不让吃,还是你不舍得吃让我吃

爷爷笑了没有说话,二狗也没有客气

吃完饭爷爷说我要休息了,你玩会儿吧,

二狗拿出手机,给阿晨发了个语音,喂兄弟,你怎么还不来啊,你是不是死道上了。

阿晨气喘吁吁的达到,我去,真他妈远,从北子京跑到花张蒙,你以为哥是闪电侠啊,快到了到门口了。

阿晨到了以后和我一起坐在医院花园椅子上,二狗听着阿晨的埋怨

阿晨,我去,我跟我哥哥差点打起来,气死我了,我在也不想回去了。

二狗哈哈一笑,没事跟我一块儿玩,我们两个找小闺女聊天,

二狗突然问阿晨,你还记得微微吗?医院门口卖水果的

阿晨愣了一下,看了二狗一眼,他俩步调一致的往门口买水果去,

那是一个平房,门口有一个砖摞起来的台子,她家就是把水果放在那里出售,但此时由于是下午六点,已经收摊了。

阿晨还是鼓足了勇气,敲了敲门,说要进去买些水果,

开门的是微微的妈妈,一头红色的短发,身高目测1.56米,问我们要买什么

二狗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说,二狗和阿晨兜里都没多少钱,只能说先看看,给老人买点水果。

微微的妈妈有点惊讶,行 你俩看看吧

阿晨和二狗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阿晨指着一个榴莲,这个多少钱,

微微妈妈说道,这个叫榴莲,这一整个得上百了,虽然闻着有味道,但吃起来很香。

阿晨摸了摸兜,无奈,阿晨和二狗,最终选了两个香蕉出来了,蹲在微微家门口对面一人吃着一个,

二狗问阿晨,你吃过那个叫榴莲的东西吗

阿晨摇了摇头,一脸茫然,我没有吃过那个东西

哈哈,我也没有吃过,等有钱了一定要尝尝,一人一个。

玩儿二狗躺在床上跟微微聊天,说今天去她家买水果的事件,

微微发过来一个疑问的表情,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告诉我,我请你俩吃榴莲

二狗回复哈哈,不用了你明天几点去上学,此时微微在花张梦上初二

微微回复 7:00

第二天6点半,二狗就迫不及待的守在,微微上学路上必经之处。

准时二狗看到两个姑娘骑着自行车,大点的带着小点的,二狗知道大点的是微微的邻居姐姐,叫萌萌

二狗冲过去就从后面抱了一下微微,吓得微微啊的一声,差点从自行车上掉了下来。

此时二狗已经笑的,前仰后合。

两个人闲扯了一会儿,二狗回到医院,微微去上学

中午,医院来了一个卖鸡蛋灌饼的,7块钱一个,二狗喝阿晨身上只有4块钱了,别说一个,就连半个都买不起

二狗也挺佩服阿晨的

阿晨竟然找老板商量起来,阿晨一脸认真的样子。

叔叔,我们俩有点穷,就四块钱了,能不能意思意思,什么都不加只买两张饼

没想到,鸡蛋灌饼老板竟然同意了。

阿晨和二狗拿着灌饼满意的做到花园椅子上开始吃了起来,

鸡蛋灌饼还没有吃到一半,

顺着二狗的眼光,阿晨看了过去,

医院来了一辆救护车,下来的是阿晨哥哥

啊义看到啊晨,两眼通红,用手指了一下啊晨用愤怒的说道,你他吗给我等着,一会儿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哥哥

接着从车上下来的是阿晨嫂子哭哭啼啼的,阿晨的大爷也下车了

几个人奋力的抬着担架,担架上面有个男子,身体在抽搐着

阿晨看到青年,手里的灌饼滑落到地上,

阿晨跑过去,顿时泪崩了,爸爸,爸爸,你怎么了

阿义一把推开啊晨,滚一边去,都是你害的,你不离家出走,咱爸也不会喝药自杀。

阿晨瘫坐在地上,二狗看看眼前的一幕,心如刀割,但却不能做些什么,只能傻傻的站着

进入急诊室,二狗看着啊义爬在他爸爸身边,握着他爸爸的手

嘴里模糊不清的喊道,爸呀!你才四十出头,你怎么忍心喝药,把你未成年的儿子扔在世上

阿晨抱着脑袋顺着墙壁做了下去,眼里全是自责。

一顿流程下来,阿晨的爸爸还是没有抢救过来,最终还是走了

留下在世上的两个儿子,尤其是阿晨,自责的活着

如果当时,阿晨没有离家出走,没有和亲哥哥吵架,能在家里时刻守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也不会想不开要喝药自杀

但发生的还是发生了,现在二狗和阿晨多年没见,听说阿晨回了张家口,干起了餐饮行和,好好守着母亲,

希望每个人都能安心守着自己的家人,不让意外再次来临。

8 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