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物语41
2019年6月10日
“ 他守着年老的傻爹和哑巴叔,给他俩养老送终 ”

丽丽缩在闺蜜何雯的汽车里,紧盯着前面的那辆红色摩托车。驾摩托车的是丽丽的男朋友刘川。得知刘川今天回老家,丽丽决定跟踪他。刘川的疑点太多了。

“丽丽,要是刘川敢欺骗你,老娘先削他一顿,”何雯脾气暴,讨厌撒谎的男人。

丽丽和刘川认识已经三个多月了,她很爱他,父母对他也很满意,可他从不提定亲的事。按风俗,定亲要由男方家长主动提出,哪有女方倒提的?对此,父母有些不悦。“是不是你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那次丽丽问刘川。“想啥呢?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刘川摩挲了一下她的头发,像糊弄一个小孩子。她看到了刘川眼神里的躲闪和一丝惆怅。

“刘川,咱俩都处这么长时间了,我想见见你的父母,”有次丽丽问刘川。刘川眼中露出一丝慌乱,额头上很快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那天秋风很凉。刘川轻描淡写地说他父亲最近不在家。但奇怪的是,刘川之后再也没提起带她回老家的事。丽丽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前面的刘川突然停下了摩托车,在打电话。

“这小子肯定和相好的联系呢,现在男女交往太方便了,QQ、微信,还有什么那啥的交友软件。”何雯有着丰富的想象力,曾因微信聊天问题摔过她男友的手机。

刘川打完电话,继续驾车往前走。

丽丽曾开玩笑地试探过刘川,问自己是不是他的备胎。那次刘川赶紧抓住她的手,把她的手都攥疼了,“想哪去了,我心里只有你!”他边说边急切地把手机往她手里塞,说若不信我,可以拿着他的手机全天候监督。她没拿,真若那样,她更不会拿。

丽丽和刘川同在镇上的毛纺厂工作。那天,丽丽骑着电动单车上班,半路扎胎了,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车子又沉。就在她又急又恼时,刘川的摩托车停在身前。她认出这个小伙儿是厂里的,但不熟。他把丽丽的电车寄存到附近一户农家,然后带着她赶去上班。那天,丽丽就喜欢上了高高大大的刘川。晃一看,刘川还有点像刘德华。丽丽每次这样说起,刘川就憨憨地笑道:“那也是乡村简陋版的华仔。”

“刘川是不是有家室之人?”何雯突然问道。

丽丽摇头。刘川已27岁,虽在农村早已过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但丽丽凭直觉知道,刘川肯定不是过来人。想起刘川恋爱时的笨拙,丽丽突然无声地笑了。

刘川拐进了一个新建农村小区。丽丽听刘川说过,他家就在这里。小区门口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在聊天。

停下车,丽丽走了过去。

“大爷,向您打问个人,”丽丽客气地打招呼。她扬了扬手中的钱包,说这是刚才那个骑红色摩托车的小伙儿丢的,钱包里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刘川”。

“是的,刘川刚过去。”一个老人说道。

“老人家,刘川这人咋样啊,我还他钱包,他不会反过来讹人吧?”丽丽按想好的台词说道。

“别人可能会,但这孩子肯定不会。”一位老人说道。

丽丽从老人们七嘴八舌的话里很快得知:刘川不是亲生的,他养父是村里的放羊汉,有些半傻,一直单身,那年放羊在路边捡到了襁褓里的弃婴刘川,于是收养了他。傻子还有个哑巴弟弟,也是单身。兄弟俩就一把屎一把尿把刘川养大。刘川长大后,谈了好多次恋爱,但女方都因这样的家庭而分手了。

“刘川就是一犟种,还傻!”一老人说道。

“咋了?”丽丽问道。

那老人说,刘川的亲爹曾来寻过亲,想把刘川要回去。傻子爹不干,做生意的亲爹就拿出两万块钱甩在傻爹脸上。傻爹就是傻,不要钱,让刘川走,说跟着自己怕找不到媳妇。但刘川不肯,非要守着年老的傻爹和哑巴叔,给他俩养老送终。

丽丽谢过几位老人,扭过头,一行热泪夺眶而出……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加小编,通过后,回复:好故事,自动进群

57 6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