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整蛊进行时
麦田里的留声机
2018年12月6日
“ 我们也终于可以解散了。 ”

李伟高兴了,我们也终于可以解散了。

刚一进寝室我就把衣服脱了下来和王楠说:“这一身的臭汗,太难受了。”

王楠甩了甩臭乎乎的袜子:“我提前问了,洗澡的地方不让我们去。”

“那怎么办”宋然也跟着问

王楠想了想:“水房盆浇吧。”

“只能这样了”

对于夏天浇凉水洗澡这个事情,很多男生在大学住校的时候,应该是很常见的,一群半大小伙子,仗着年轻,没少干这事。

可是岁数大的人就不敢尝试了,老袁是我们一个队年纪最大的,今年正好30岁,据说老袁曾是某上市公司的高等职员,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才考的警察。

老袁操着一口土气家乡话说:“我就不去了啊,你们都那年轻,我可不跟你们混了。”

“洗一圈回来,老子脑子容易秀逗了”老袁在哪儿自己絮絮叨叨的,我们也没理老袁,端着盆就往水房去了,刚一进水房就发现里面热闹啊,尤其是老朱光着身子,就在水房来回晃着。

微信扫码,阅读完整故事
20 1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