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我那神出鬼没的父亲
后桌学霸
2019年1月11日
“ 外头是我爸,我爸回来了,不是鬼 ”

当所有人不得不接受林仁杰已经“放逐江湖”的事实,他倒好,在这月黑风高,神鬼不觉的夜晚,一眨眼,又出现在了我们跟前。

年初一,大概是凌晨一点钟,外面炮竹响得震天,母亲裹着我们在床上熟睡。她可能是白天累坏了,呼吸间还带着厚重的呼噜声。

我和妹妹哪里睡得着,要不是受母亲的钳制,被她没收了所有“私房钱”,我们早就穿西装打领带,吆五喝六的上了牌桌。多不说,五毛钱的地主总得玩上几局,要不,都白瞎了这除夕夜的大好时光。

“砰砰砰——”

我刚驱散完怨气,准备合眼,却被窗外的敲玻璃声给惊醒了。

我够起脑袋来看,外头一片漆黑,偶尔有烟火的亮光洒在玻璃上,忽明忽暗,再配上我母亲诡异的呼噜声,那气氛,格外瘆人。

我不受控制的踹了老妹一脚。

“你听到了吗?有人在敲玻璃。”我对着她耳根子轻声说。

没想到这丫头比我还没用,第一时间就蜷进了被窝里,脑袋都不肯露。

“砰砰砰—”

“你谁呀?我们家里人都睡了。”我鼓起勇气,咽了口唾沫小声问道。

“夕夕,快起来给爸开门,外面风大,冻死了都。”

不知为何,这声音一响起,我的心猛然间跳的飞快,但我能分清楚,这绝对不是惊吓,而是惊喜。如此魔性的嗓音除了他,还有谁?

我兴奋地摇晃着母亲,大声叫道:“妈,妈,我爸,外头是我爸,我爸回来了,不是鬼。”我急得语无伦次。

我妈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眨了眨眼睛。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激动不已,没想到,她微愣几秒后,又合着被子睡下了。

“谁敢给他开门试试。”

这冷冷的一声,好不威严。

窗外玻璃拍的越发的响烈,林仁杰在外头急的跺脚,我却不敢动弹一下,生怕会触怒我那雷厉风行的母亲。

林仁杰大概是猜到了屋里的状况,转投了另一个根据地。

没一会,我便听到老太太踢踢踏踏的拖鞋声和那毫无章法的脚步声,嘴里还带着亲妈哄儿子才发出的娇嗲:“仁杰,我的儿,你可回来了,急死你妈了都。”

也不知是我母亲真失策还是意料之中,我们不敢去开门,自然有人敢。

五分钟后,林仁杰耸着肩膀,卖着笑脸,顶着两个乌黑的眼圈,站在了我们的床前。

我和老妹坐起身来,迫于老妈的淫威,不敢表现的太过热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回来了。”

林仁杰挠着头答:“回来了。”

我阿奶小跑着追到林仁杰跟头,东看看,西摸摸,确定安然无恙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大吉大利,这新年第一天你能回来,是好的,是好的,一家人团圆,发财。”

林仁杰尬笑,没心思理会老太太,这会他定然压力巨大,最难搞的那个态度还未明确,接下来面对他的,是一场硬战啊。

林仁杰俯下身子,连着被子把我母亲环在怀里。

“阿翠,媳妇儿,我回来了。我对不住你,这回我真知道错了。我在外面,想你,想孩子。”

就在我忍不住抖鸡皮疙瘩之际,我母亲猛然间坐起身来,用脑袋对准林仁杰的肚子,狠狠地撞了上去,这一下,快,准,狠!

林仁杰捂着小腹,疼的龇牙咧嘴。我奶奶更是浑身的战斗细胞都爆棚起来,跺着脚,准备跟眼前这个伤她儿子的“恶妇”大战五百回合。

事实是,林仁杰咬着牙站起身来,以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姿态又凑到了我母亲跟前。

“你怎么解气怎么来,钱我已经败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反省,我确实不是人,我对不住你和孩子,我现在是回来赎罪的。”

瞧瞧这台词,果然是我老爹,我这写文的天赋全是从他身上遗传来的。

我母亲气的呼吸急促,她抬起手,想要再朝林仁杰把拳头抡过去,愣了几秒却又收了回来,只能狠狠捶打着被子。

“你滚,你回来干嘛?你滚啊,你滚......”

我母亲重复嘶喊这两个字,先是愤怒,再是悲怆,最后,却是无比的凄凉。

林仁杰一把把我母亲搂进了怀里,灯光下,我看见了他眸子里含着的泪,剔透晶莹。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加群,分析情感现状

34 4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