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再婚女人的自述
后桌学霸
2018年11月7日
“ 到头来,等着我的,还是一条老路 ”

      我叫许美兰,今年四十岁,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

      这一个月来,我几乎是在抑郁的边缘。我常常要到凌晨三点钟才能入睡,而且,是在安眠药的辅助下。我在恐慌,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五年前,我与前夫因感情破裂而离婚。说感情破裂言重了些,其实就是日子长了,终于走到了相看两厌的地步,甚至,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我都会觉得浑身不适。我想,离就离了吧,反正女儿也大了,就当给自己寻个解脱。

      就在我孤独迷茫的时候,那个叫张拓的男人闯进了我的生活,从此,我陷在对他的痴迷里,无法自拔。

      张拓比我大六岁,他个子不高,还有点秃顶,挺着个半大的将军肚,看起来十足的魄力。他长得不好,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个人魅力,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子霸气,我想,这或许跟他的事业有关。

      张拓在我们当地的混混圈里小有名气,手底下有好几家不小的赌场跟游戏厅。他每天不用工作,只需要开着车子到处转转,就有几千甚至上万元的收入。

      张拓这种男人对我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就像一颗罂粟,我明明知道他深藏剧毒,可还是无法抗拒他的温柔和魅惑。

      我永远记得那晚,我们站在大雨里,张拓把我抵到墙根,他那双炽热的眸子,仿佛把我从里到外看了个通透。

      他说:“许美兰,做我的女人。”

      我埋着头,不敢与他直视,我怕他眸子里的火能直接把我焚灭,连灰都不会剩下。

      就这样,我跟着他回了家,我们做了成年人确定爱情最直接的事。

      房间里的灯光很暗,白色的床单显得格外的刺眼。我们的掌心合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彼此的呼吸。周围的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让我觉得莫名的心安。

      我跟张拓好了,他带着我,访遍了他圈子里所有的兄弟。他们都说张拓有福分,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刚离掉,又碰到一个我这么有韵味的女人。

      张拓是高兴的,他一高兴就会捏我的脸,捏的生疼,眼睛里藏着欲望。他告诉我,这一辈子,我都不能背叛他,不能离开他,否则,他会杀了我。

      我是信的,张拓向来说到做到,我也怕,怕从此被他控制,可我更怕,离了他,我便再寻不到这样让我心乱神迷的男人。

      有一天,张拓喝醉了,我从他嘴里得知了他离婚的原因。

      张拓的前妻嗜赌如命,常常在他的场子里陪着那些男人赌钱,一来二去的,就跟其中一个勾搭上了,给张拓戴了绿帽子。张拓说,要不是前妻跪地磕头,他看在女儿贞贞的面子上,那一天,他的那帮兄弟,当场就让那个混蛋作废了。

      张拓说这些的时候,嘴里吞吐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脸,可他那双眸子好像透着寒光,直直的逼向我,他说:“许美兰,你懂了吗?如果你背弃我,我真的会杀了你。”

      我一时间怔住了,朝着他拼命点头,我说:“我不会,这辈子,是生是死,我都只是你张拓的女人。”

      张拓有些动容,他闭着眼睛,轻柔的把我搂在怀里,他顺着我的头发,每一个动作都透着温情。

      我和张拓整天腻歪在一起,他走到哪里都会带上我。他的生活很丰富,每天跟着一帮朋友吃喝玩乐,打牌唱歌。起初我还有些不习惯,后来,竟然也爱上了这种奢靡。我的贪婪从骨子里开始糜烂,扩散,一发不可收拾。

      原本以为,我和张拓的世界可以一直保持着新鲜刺激,可一六年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张拓很兴奋,他说要是个儿子,就是老天爷对他的格外恩赐。我当时是蒙的,这个孩子来的太突然,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迎接他,但这个身份毋庸置疑,得是张拓的妻子,得是孩子的母亲。

      可我,还没有做好再婚的准备。

      我知道跟张拓结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要放弃好不容易重获的自由,意味着从今以后,我不仅得一心一意照顾自己的孩子,还要老老实实去做一个七岁小姑娘的妈妈。说来真是可笑,我连自己的亲身女儿都舍弃了,到头来,等着我的,还是一条老路!

(未完待续)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5 4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