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再婚女人的自述(下)
后桌学霸
2018年11月8日
“ 你做的再多,在她心里,终究还是个外人 ”

      孩子出生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以为生了儿子,可以让张拓这匹野马收心。后来我才发现,张拓这种男人就是野兽,永远别奢望他能被圈养!

      我已经四十岁了,再经不起折腾,我对张拓的爱情,早在无数个他不归的夜晚里消磨殆尽。我告诉自己,我得理智下来,我掌控不了他的人,我必须要掌控他的经济,否则,将来我跟儿子只有死路一条。

      张拓的收入和支出是成正比的,他赚的那些钱,除了要被他拿去挥霍,还得支撑这个家的所有消耗。可我顾不了这么多,我得为自己和儿子谋出路。

      去年,我逼着张拓在我农村老家建了一套房子,我想,将来真要是过不下去了,我和儿子还能有个落脚的地方。这套房子一共花费了八十多万,当时张拓身上的钱不够,泥瓦工那里还背上了十多万的欠款,人家也是看在我老父亲的面子上,同意今年年底还清。

      可一个月前,张拓突然入狱,这让我的生活完全乱了方寸。

      公安局的人当着我和孩子的面带走了张拓,我经过好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张拓手底下的场子被警察盯了许久,更重要的是,警察在张拓的合伙人刘旭家里搜出了一支枪,这不光是赌博罪,这还涉黑。

      我花大价钱找了个律师,向他咨询张拓的情况,律师告诉我,这个罪判下来,至少得蹲四五年的大狱,而且,以现在的社会情况,怕是很难有办法把他捞出来了。

      我的世界顿时一片昏暗。

      五年,这个家没了张拓,怕是连五天都撑不下去!

      我一个带着孩子的家庭主妇,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来源,老家还有十多万的欠款,身边还有两张嘴等着我去喂,这样的日子,我要怎么过活?

      前些天,我从我仅剩的那点积蓄里拿出了五千块钱,让律师安排了我和张拓见一面。

      张拓坐在椅子上,佝偻着背,他剔了个光头,眸子里却不见了当初的霸气,有的,只是恐慌和忧虑。

      他说:“美兰,你撑过这几年,照顾好孩子,将来我一定报答你。”

      将来?那要到什么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能带着两个孩子撑多久?

      我把要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对着他强扯了个微笑。

      “你好好的,就别担心我们了,顾好自己。”

      “美兰,贞贞就拜托你了,她不懂事,你一定要看顾好她,拜托你了。”张拓的眸子里几乎带着乞求。

      我怔住了,原来,他最挂念的还是他的女儿,他怕没了他这个依靠,我会虐待贞贞。原来我任劳任怨的照顾他们父女这么些年,在他心里,我只是一个会虐待孩子的恶毒继母。

      那我呢?我们的儿子呢?他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我背过身子,两行热泪从我的眼角滑了下来,带着我对张拓最后的一丝眷恋。

      想不到,我拿出儿子两个月的奶粉钱才得以见他一面,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两句话。

      贞贞这段日子很古怪,往常她再怎么看不上我,也会叫我一声阿姨,现在倒好,她连阿姨都不叫了,直接唤我“哎”。

      我板着脸问她:“哎是谁?我是谁?”

      她嘟着嘴巴,闪躲着眼神,一声不吭。

      “你个白眼狼,我辛辛苦苦的伺候你,你连阿姨都不叫一声,谁教你的?”我问她。

      “我妈妈说的,爸爸被抓起来,你很快就要想办法折磨我!”

      “那你让你妈把你接走,看她要不要你?除了我,没人要你。但从此刻开始,我也要考虑考虑,是不是继续留着你!”

      我笑了,笑声里满是自嘲,笑的热泪盈眶。

      我想起了这几年的每一个清晨,我为她早起做的点心,我想起了不论刮风下雨,我从未迟到过一分钟把她送进教师,我想起了每一次家长会,我就是再忙也从未缺席过,我想起了她每一次的发烧感冒,都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

      这就是后妈,你做的再多,在她心里,终究还是个外人!

      有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是没遇到张拓该有多好,我一个人自由自在的,说不定,这几年的时间里,我已经走遍了每一个我想去的城市,看遍了每一处我喜欢的风景......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7 4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