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鸡贩子伯伯的生死之交
宁辰公子
2019年3月15日
“ 愿你和危险永不相见,愿你每天都平平安安 ”

人生就是一场不断死里逃生的大戏,危险总是伴随身边。

记得那时还小,还没上幼儿园,刚有记忆吧,但由于这件事事关生死,所以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下午,阿姨带着我到马路对面的广场玩,那里有好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我和他们一起玩耍,阿姨就和他们的妈妈一起聊天。

正玩着,我突然看到妈妈的车回来了,站起来不加思索的就跑了过去,那时我的小脑瓜也思索不了什么,就是一个念头:“哇,妈妈回来了哎!”

正在聊天的阿姨来不及阻拦,我在她的:“哎哎哎……”声中跑向马路。

我刚跑到马路中间的时候,疾驰过来一辆摩托,那是一个从市里批发市场贩鸡的小贩,当时是冬天,他全副武装,带着头盔口罩手套护膝,对,那是我一抬头时的印象,我只看见他两只眼,我当时也穿的圆滚滚的,带着绒线帽。 那个鸡贩子伯伯开的特别快,因为要赶路嘛!根本没料到路上会突然冲出来那么小的小孩,惊慌失措,又刹车又打把又鸣喇叭又喊叫:“哎哎哎……”

一阵手忙脚乱后车头躲过去了,但摩托车后面带的装鸡的横跨在货架上的筐,把我裹挟着往前跑了几步然后甩出去了……

我被甩了几米远趴在地上,摩托车也人仰马翻,鸡贩子伯伯也摔了下来,一条腿的护膝都摔破了,有几只鸡被甩了出来,因为两条腿是被绑在一起的,所以在路上拼命挣扎着想逃跑。

我当时的感觉是哎呀我不要跑,你放下我呀,然后嗖的一下飞出去了……

当时晕了晕了,然后只一会我就晕乎乎的看见我妈飞跑过来抱起我,很多人飞跑过来,我靠在妈妈怀里吓的忘了哭,鼻尖蹭掉一点,额头蹭点一块皮,我小时候额头像寿星佬一样凸出来,所以纵是带了帽子还是蹭破了一块……

去医院检查除了受点惊吓没有大碍,但妈妈吓得那段时间哪都不敢去,天天在家抱着我,也不让别人抱,现在想来那段时间好幸福,妈妈天天抱着我不下地,我搂着妈妈脖子靠在窗户边看后面的大马路,妈妈轻声细语的说:“看到路上的车车没?”

“看到了。”

“那以后千万不能一个人上马路了哦!车车好多的哦!”

嗯,就是那个样子,妈妈天天陪着我看车车,再也不天天出去把我扔给阿姨了。

后来过了大概一星期这个样子,那个鸡贩子伯伯带着他老婆买了很多礼物来看我,腿还一瘸一拐的,他老婆很会说话,专门爬到楼上来抱抱我还夸我长的好看长的壮。

好看不知道真假,但小时候壮是真的,胖乎乎的像一头小猪,夸完了之后就求我妈去交警队说一下,让交警队把车子还给他们,都指着车吃饭呢。

我妈当时都被我吓昏了,也不知道他车子被扣,反正当时就围着我转了,也没顾上他,也没问他要什么赔偿,本来也没花什么钱,就让我爸陪着他去交警队把案结了,把车给要了回来。

后来到年底他还专门骑着摩托车给我们家送来两只肥肥的鸡,我爸说:“嗯,好兆头! ”

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大戏,在这场大戏中危险于我们如影随形,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我们就在与它的较量和奔跑中不断前行,所以,愿你和危险永不相见,愿你每天都平平安安。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8 5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