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爱情》25.被人家女孩忽略了
物语41
2019年4月19日
“ 林锦文上下打量着唐小娟,目光起起落落! ”

大哥等了好久都不见唐小娟的身影。

旁边的那个老太太向大哥招手,大哥好奇地走了过去。

老太太问大哥你是哪村的怎么没见过?大哥说他是这里的学生在等个人。老人精神足,很是健谈。她说年轻时她跟随丈夫到过东北。大哥想她肯定是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女人。老太太讲他的男人去深山,结果被熊瞎子抱住,只那么一舔,头皮就没了。大哥就觉得头皮发麻,忍不住回头看看,见唐小娟还不来。老人说后来她带着孩子又回了山东。老人见大哥心不在焉就说你这小伙子肯定在处对象,大哥说没有。老太太说,年轻人管它结婚不结婚的,喜欢就谈,喜欢就追。老人的话又突然让那个觉得她老人家年轻时绝不简单。老人说我家有个孙女挺漂亮的,感觉和你挺般配的,然后就眯着眼冲着大哥笑。

这老太太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大哥赶紧离开了那位老太太,像一道风一样奔进学校寻找唐小娟,结果教室没有,宿舍里也没有,大哥想她是不是在厕所里。他甚至想让刘开梅去女生厕所里找。就在大哥急匆匆从操场旁边经过的时候,才发现美丽的唐小娟正站在操场的器材场地激动万分地观看一个人的表演。这时大哥的一个骚动的、牵挂的心才安生下来。

于是,大哥悄悄地走了过去,看看是谁竟让他心爱的唐小娟忘记了和他去学会。

人群中,是当兵的林锦文在单杠上玩,他的小腹伏在单杠上像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旁边一个男生数着,六十一,六十……唐小娟站在人群里不错眼珠地看着林锦文。

当林锦文做足了一百个旋转的时候,翻身下了单杠。周围驻足观看的同学发生一阵赞叹声。

“这兵哥哥好英俊,”唐小娟身边一个女孩问道,“这是谁啊?”

唐小娟扭过头,但眼睛还是看着林锦文,对身边的女同学说道,“他叫林锦文,是林国华老师的儿子, 我和他在一个中学读过书!”

唐小娟眼睛明亮,睫毛颤动,大哥发现以前唐小娟的眼里从来没有放射出如此的光芒!

“林锦文,敢不敢和我比四百米?”一个男生站出来。

原来是男生和林锦文私下里比赛体育项目。林锦文刚毕业一年,又是的林国华老师的儿子,很多男孩都认识。大家见他来操场活动,就嚷着和他比试比试。刚才比试单杠,林锦文彻底碾压对方。

站出来和林锦文比赛四百米的是唐小娟班级的吕坦。吕坦是全校运动会四百米的冠军,他跑起来就像一头骡子,看不出疲惫的感觉。于是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驴骡子”,驴骡子就是马和驴交配生的,身形大,脚力好。

“驴骡子”得意地站在了林锦文面前,笑着用挑衅地口气说道,“林哥,行吗?”

林锦文还没回答,这边的唐小娟喊了起来,“吕坦,这对锦文不公平!你们这是车轮战,欺负人!”

当大哥听到唐小娟嘴里好处“锦文”两字的时候,大哥心里突然一阵心酸,犹如灌了口山西老醋!

“小娟,是你!”林锦文寻声走了过来,林锦文一边走一边用手指摸着额头的汗珠儿。

林锦文的确英俊,再加上那身军装,更是无人能挡!

唐小娟赶紧掏出一块手帕递给林锦文擦汗。林锦文推辞,被唐小娟硬塞进了手里。

“小娟,感觉你变化好大啊!”林锦文上下大量着唐小娟,目光起起落落。

唐小娟猛地脸红了。唐小娟也会脸红?大哥深感奇怪。跟大哥在一起的时候,唐小娟总是喜怒无常嬉笑嗔怪的样子,却也总是从容不迫,占尽主动。

林锦文看着那块崭新的手帕,不好意思用,“小娟,给你吧,怕给弄脏了!”

“送给你吧,我还有呢!”唐小娟赶紧答道。

于是,林锦文就用那块粉红色的手帕擦拭额上的汗珠儿。

大哥突然发现那块手帕好熟,竟然是大哥前几天送给唐小娟的那块。那是大哥从大姐有枝手里骗来送给唐小娟的。有枝曾经很喜欢过,翻来覆去的看着,时不时地放在鼻子下嗅嗅。大哥突然觉得很对不住有枝。

林锦文还是接受了“驴骡子”的挑战,结果林锦文轻松超过了“驴骡子”。在两人赛跑的时候,唐小娟激动地为林锦文加油。

“小娟,”大哥在身后轻轻拽了一下唐小娟的衣角。

唐小娟扭回身匆匆看了眼大哥,点了下头,从回过头继续为林锦文加油。尽管很是礼貌,但大哥看出那眼神里根本没有自己。尽管自己换上一身崭新的行头,唐小娟也没多瞧自己一眼。

大哥很悲伤,扭头就走。他知道,刚才唐小娟那匆匆一撇根本没在意自己。大哥不是傻子,他看出唐小娟根本不爱自己,她爱的是林锦文。

大哥处心积虑,为了打扮自己东借西借,却被一身绿军装的林锦文轻松打败了。唐小娟对林锦文一见钟情!【故事待续】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5 29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