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子之仇,劫妻之恨
宁辰公子
2019年6月10日
“ 谁杀了我的孩子,谁抢了我的媳妇,一个个来 ”

外公有一个亲戚据说是太祖母娘家那边的,家里有个男孩叫七升,隔壁有个女孩叫红玲。

俩人恋情开始的那一年,红玲十六,七升24.

但俩人是没出五服的本家,七升还得喊红玲姑。

这当然不行,这还不被人戳透了脊梁骨?红玲父母可是讲究人,为了斩断这段孽缘,七升一家在红玲父母的压力下举家投奔东北一个亲戚处谋生。

8年后归来,红玲24,七升32,以为可算没事了,但俩人深情依然不减当年,红玲跑到七升家赶都赶不走。

娘家人把红玲抓回去后,又把七升家砸了个干干净净,让他们立刻滚出这个村。

七升一家忠厚老实,所以在他乡也混不下去,按辈分,红玲家是长辈,仗着辈高欺负老实人。

没办法,七升一家只好搬到了几十里外七升的外婆村子里居住。

红玲家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放松了对红玲的监视。不料一不小心红玲又偷个空跑了出来去找七升。

俩人跪在七升父母面前咚咚磕头求成全,七升父母于心不忍,让俩人藏到了我外公家,因为亲戚也比较远,红玲父母一时想不到。

但找不到红玲,其父母岂可善罢甘休,天天将七升家闹的鸡犬不宁。

当时七升一个二舅舅是乡医院的医生,一个三舅是派出所所长。然后红玲父母就去医院闹,去派出所闹,说他们把红玲俩人窝藏起来了。

两个舅舅不胜其烦,直接影响了正常工作,就勒令姐姐交出七升和红玲以求安宁。

其时红玲在我外公家已经躲了近8个月了,怀了6个月的身孕。七升父母只好跟红玲父母实活实说,让他们看在还未出世的孩子面子上高抬贵手成全了两个孩子。

红玲父母一听更加火冒三丈,扬言一尸两命也不会让他们如愿!要求立刻把女儿交出来,孩子立刻流掉。

但七升这边你要跟他说把小孩流掉再分开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于是派出所的三舅就出主意让姐姐骗七升,就说红玲父母同意了,但前提是得先把孩子做掉,不然大着肚子结婚太丢人。然后等把小孩做掉,修养一段时间后再用结婚登记的借口把红玲骗出来交给她父母拉倒。

七升和红玲虽然万般不舍,但想想也不无道理,那个年头挺着大肚子结婚确实挺丢人,既然父母已经让了一步,作为子女也懂点事让一步吧!

七升父母看儿子松了口,赶紧把红玲送到医院做掉了六个多月的胎儿。

然后又回到我外公家修养了半个月,七升父母来跟儿子说去办理结婚登记。

七升和红玲欢欢喜喜的往民政局赶,在离民政局还有一里路的时候埋伏在桥下的红玲父母带着一群人一哄而上,在厮打中红玲的婶子甚至扯掉了红玲的一块头皮!

七升完全是孤立无援,连自己的父母也不帮自己,眼睁睁看着红玲被按进拖拉机像拉一头嗷嗷喊的猪一样被拉走了。

七升失魂落魄回到家之后无意中知道这都是三舅一手策划的骗局,立刻红了眼,上衣一脱,大冬天的光着膀子裤腰里别了一把杀猪刀直奔三舅家。

三舅母一人在家吓尿了裤子,七升说:“舅妈你别怕,冤有头债有主,谁杀了我的孩子,谁抢了我的媳妇,我一个个来,你最好去派出所把舅舅叫回来,免得我去找他不好看!”

说完拿块磨刀石往堂屋门口一坐哧哧磨刀!

三舅悄悄回家从大门口一看,只见寒风瑟瑟中七升上身赤裸。双眼含血,磨刀霍霍,杀气腾腾,深感此事不容小觑,紧急返回于同僚商量对策,一边让老婆回家安抚七升:“别闹了,你三舅去给你要媳妇去了!”

一边让手下以妨碍婚姻自由罪拘捕红玲父亲和叔叔。

红玲家里只剩一群妇孺,顿时群龙无首,慌乱之际只好交出红玲以求自保。

七升唯恐事情再生变故,带着红玲再次奔赴东北。并负气和双方父母10年不相往来。

直到红玲母亲思女成疾,奄奄一息,红玲弟弟书信一封泣血恳求姐姐回家见最后一面,七升和红玲携三女一子归来,红玲母亲见女儿一家六口像回归的春燕,叽叽喳喳环绕身旁,狂喜之下神采奕奕,重疾不治而愈。

红玲把母亲带回东北静养身体,七升鞍前马后,尽心伺候,红玲母亲享受半年回来后,满面春风,直把七升夸成一朵世上最大的鲜花,得意自己的女儿眼光过人才挑的如此乘龙快婿,和七升父母也一笑泯恩仇,全然忘了当初的剑拔弩张。

现在七升夫妇在东北拥有一片农场,三个女儿两个在医院工作一个还在上大学,儿子当兵,俨然成了双方家庭的生活典范,尤其红玲父母一提起七升这个女婿就是双眼放光,无限骄傲。

人性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其实,大家都挺忙的,都懒得看你。

所以,无论志玲姑娘是不是嫁给爱情,我们还是祝福她遵循婚姻幸福的底线,嫁对了继续,嫁的不对就散,依旧活得烈马青葱,不为他人的目光所累。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50 7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