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邻居嫂子
徐州锦鳞
2019年6月16日
“ 不多会一地的烟头 ”

美丽的容颜能挽留一个人吗?或许能,也或许不能吧。

我们村有一户人家,离我家很近。按着村里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得喊他儿子哥,喊他儿媳为嫂。据悉他儿子是个老师,儿媳是个商场里的营业员。

第一次见到这个嫂子,观其样貌,真是水掏成的人,额,确切说是个美玉雕刻成的人啊。那真的是脸盘好,条儿正。随便往那一站,比得过王昭君,赛过西施。听她说活,就给人一种冬日里,暖阳照在人身上的那种的温暖。

这个哥是一小学老师,白净的面皮,加上稀疏的胡须媲美戏文里的曹操,当然,这个哥可没人曹操的鬼点子净干着害人的勾当,看他模样,领导范儿十足。这样和美的一家人,这样幸福的家庭,娇妻幼子多好。偏偏就有人看不得这种美好,还偏偏就有人来搞破坏。

说这哥学校里有一女老师,长的是黑是白,是高是矮,胖瘦那是真不知。一块牛皮糖之所以粘人,在于粘性和韧性。观此人牛皮糖粘人的功夫,啧啧,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也不知那人哪根筋搭错或者说眼睛进沙子了,就看上我这哥了。没事就往哥的办公室里钻,开会或者吃饭就紧挨着我这哥,美名其曰促进同事之间的感情。

一次两次还能说得清,次数多了,闲言碎语就传起来了。学校里肯定穿的沸沸扬扬,门口的保安肯定都拿这话作为酒后八卦的资本。嘿,不多久这女的竟然公开叫嚣着,她追定我这哥了,妥妥的叫板啊。

说这话传到我那大娘的耳里,那可不得了。老一辈的观念里,娶妻生子就是生生世世在一起,即使将来作古化成灰也得葬在一起啊。一通电话把儿子叫来,她指着儿子的鼻子,跳着脚骂到:“你作死啊,家里那么好的媳妇你不珍惜,在外面招惹花花草草,就算你同意离婚,我和你爸都不承认这个人,孩儿妈还是这个家里一员。”

这哥倒好,没驳回一句话。在那坐半天,吭哧吭哧的吃烟,不说话,只闷头吸,不多会一地的烟头。

毕竟儿子也是一个老师啊。邻居大娘见骂也骂了,打又不能打,他又一个话也不蹦出来。急的不知所措。思来想去,她回去后偷偷拉着儿媳的手:​“你不能和他离婚啊,我的儿来。这是作的什么恶,孩子都那么大了,这是要干啥啊?“

无论邻居大娘如何劝说,美丽的嫂子也做起了闷葫芦。最后,牛皮糖一样的小三儿还是占了上风,这婚还是离了。以后的春节里,我却再也没见到过她,看来这是真离了。

虽然离了婚,但我相信她还是那个美美的嫂子,她一定依旧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因为美丽的面容给自己愉悦,也让周围的人如沐春风啊。

最后虽然离婚了,没能挽留就放手,女人也可以很潇洒的离开啊。但我觉得她是那种,有男人可以锦上添花,没你,我也依旧美丽如初啊。

欢迎随时咨询赛事的相关事宜

31 3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