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魔法的手
逸儿007
2019年5月25日
“ 农村人赚钱少,可过得比国家主席还忙 ”

在零食匮乏的童年时代,父亲那双堪称拥有魔法的双手,总是能变出各种各样的零食。

因此儿时的我很讨厌父亲,却莫名的眷恋着他那双粗糙的大手。

沉默寡言,霸道不讲理的父亲却拥有一双和他极其不相称的大手。

父亲的手是有力的。对于三岁才会走路的我来说,儿时摔跤就像吃饭喝水那么平常。父亲看到时,总免不了一顿数落。心里委屈的我总能透过朦胧的水雾看见父亲伸向我的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此后的岁月里,这双手无数次给身陷困境里的我无穷的力量,让我慢慢走出泥潭。

父亲的手是灵巧的。记忆中父亲的手就像山里的老树皮,但它却能像变戏法一样穿针,引线,给我做出一件件漂亮的衣服。那些衣服是我儿时新年最好的礼物,温暖了一个又一个寒冬。

父亲的是是温暖的。每当我还在香甜的睡梦中时,能感觉到父亲的大手摸摸我的头,然后对母亲说,“我走了。在家照顾好娃娃和自己。”我知道我的父亲又要骑上他那辆二八式自行车去城里赚钱了。因为这个抚摸,我知道我不是路边捡的,我也不在嫉妒那个曾经被他拥在怀里亲个不停的姐姐了。

父亲的手是有魔力的。每当父亲从城里回来时,他的手上都会有很多我听都没听说过的零嘴。那些零嘴让我成了孩子王。让我贫瘠的童年变得富足。

我喜欢吃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零嘴,但我更爱父亲亲手做的麻花。

在初中以前,我认为父亲是不会做饭的,他只会做茄盒子和麻花。不过仅仅是这两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茄盒子含油量特别大,吃不了多少就会让人感觉油腻,我还是更喜欢嘎嘣脆的麻花。

农村人赚钱少,可过得比国家主席还要忙,一年到头除了过年,也就下大雨天能休息下。每当下雨天,父母就愁不能出门干活,我就躲到一边偷着乐。因为我知道,我又有好吃的了。

妈妈拿出她的针线,开始给我们做布鞋。爸爸就扯着嗓子问我想吃什么。

“你只会做茄盒子和麻花。我还是吃麻花吧。”

“谁说我只会这两样?我会的很多。”

我才不跟他这个大幼稚鬼计较呢。我只是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冲到母亲身边。

看着父亲无奈的摇摇头超厨房走去,我赶紧搬上我的小凳子去围观。

看着父亲熟练的将面粉、白糖、菜油、小苏打和少许花椒粉放入一个铁盆中,就着水用手不停的揉捏,直到它们成为一个光滑的面团。锅里放入温温的水,面粉团子被父亲放入锅里盖好盖子。

等我和姐姐出去玩一圈后再回来时,父亲已经开始把面粉搓成细长的条,两头向不同方向扭,合并两头捏紧。再重复一次,一条麻花就做好,可以下油锅了。

作为家里的烧火专业户,我赶紧站在灶台边,一边添柴火,一边垫着脚尖注视着油锅里的麻花。看我那猴急样,严肃的父亲就会一边微笑着数落我猴急的样子,一边把炸好的第一个麻花放在碗里递给我。

有了好吃的,我才不管你说什么呢,立马端着碗飞快的跑到母亲身边,让她帮我吹。烧火这件光荣的事就交给姐姐了。

吃着金灿灿的麻花,那种香脆,甜而不腻的感觉,成了我儿时关于父亲最美的回忆。

这样简单的快乐一直延续到我上初中。自从那次为了给我炸麻花,老爸的整只手因为溅起的油蜕了一层皮后,我再也不吵着要吃麻花了。

轻敲键盘,零零碎碎的句子在指尖跳跃,记下父亲那双与众不同的手,记下那段简单快乐的日子。

儿时的我,讨厌父亲却独爱他那双手。此刻的我,爱他的手,更爱拥有这双手的父亲!

42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