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9
喜欢 16
故事来自主题: 你的生命中经历了哪些病痛?
她的病发作起来,竟让人害怕
静心期悟
2019年11月12日
“ 大部分的同学慢慢地竟然对她疏离了起来 ”

那年我十二岁,小县城初一新生。

开学伊始,班主任尤老师说自己随意找座位坐下。这让打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必须由班主任安排座位的同学们兴奋了,教室很快乱成一团。

同学们都不约而同地抢占着后面的位置,手脚快的很快就坐好了,慢了半拍的只能往前推进,场面一度乱糟糟闹哄哄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待我反应过来时,只余下前面一排的位置了,我只得就近坐在门旁的第一组第一排靠走道的位置。

扭头一看,一陌生女孩坐在我旁边,挨着墙壁,白白净净,梳着两只羊角辫,薄而淡红的嘴唇,长而弯的睫毛,纤细柔弱的样子。

见我看她,朝着我抿嘴一笑,“我叫冬梅,你呢?”细声细气的。

”青莲“我也微笑着回道。

一节课后,我们已经很熟悉了,聊起来才知老家居然都是在同一个小镇的。说起小镇的某些好吃的和哪里有好玩的地方时,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很多的共鸣。

很快就临近中午放学的时候,下课铃响了,老师在讲台上依然起劲地讲着课似乎没有下课的打算,我们却都蠢蠢欲动归心似箭了。

这时,门外有一位留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探着身子,目光急切地朝里搜寻着什么。同学们都忍不住地朝外看,老师看课似乎是讲不下去了,只得宣布下课。

老师刚走,还没等着急的孩子们冲出教室,妇女就走进来了。

”妈妈!“东梅雀跃地撒着娇,声音娇娇嗲嗲的。

”梅儿,咱回家了!“妇女柔声地对东梅说着,朝我点点头,就动手收拾好桌上的文具书本装入书包,背起书包牵着东梅的手走出教室。

这么大了还要妈妈来接,这引起了不少同学的侧目。

那时的年代,因为家长都忙于工作,小县城闭塞车少,民风纯朴,同学们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大多数都是自己独自上下学的。

此后,每天都能看到她的爸爸或妈妈前来接送东梅上下学。在课间,我们也打趣过东梅,但她对此沉默不理, 为此我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她太娇气了,再加之课间玩抓人的游戏时她总是跑不快,有些同学便不大喜欢带她一起玩了。

这天,体育课,下雨,改自习课,瞅着老师不在,我便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正与周公聊得正欢,朦胧间被一阵巨大的桌子轰然倒地声伴随着同学们的尖叫声给惊醒过来。我抬起头,揉着眼茫然四顾。

我旁边桌子倒在前面,地上四处散着书本文具,东梅头朝上身子歪斜地躺在地上,青紫着脸,翻着白眼,蹬直着腿,全身不停的抽搐着,嘴角溢出白色的泡沫。后面几排桌子因为她的倒地推力都向后乱七八糟地倾斜倚靠着。

同学们都吓得尖叫着拥挤着纷纷从教室后门往走廊外跑。

我条件反射地站起来,脑子一片空白,茫然地看着东梅扭曲变形的脸,不知所措,那一刹间,既想跟着同学们往外面跑,又隐隐觉得似乎不妥。直到尤老师和校医匆匆进来,我才惊醒过来。

尤老师和校医把东梅抬起来放在几张同学们七手八脚临时拼好的桌子上,随后让我们都出去。

在走廓外,隔着窗子,我们看到东梅已不再抽搐,她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昏睡着,校医左手捏着东梅的脸颊,右手拿着棉签在她的口腔里不停地清理着......

这时,尤老师出来了,不让我们在窗子边待着,说要让空气流通。

东梅的爸妈也很快赶来了,急急冲进了教室。

"太恐怖了,她这是怎么啦?"同学甲探头望着教室那边。

"我的妈呀,我还以为是地震了!"同学乙不停地拍着胸膛。

"唉呀,好吓人!吓死我了!她不会那啥了吧......"同学丙又惊又怕地小声说。

......

许久,正当惊惧不已的同学们围在走廊边窃窃私语时,门开了,东梅软绵绵地趴在爸爸的背上 ,凌乱的头发遮盖着脸,看不出醒了没有,她的妈妈一手拎着书包一手在旁边扶着她的身子。

”尤老师,谢医生,谢谢你们了!我们先回去了。给您们和孩子们添麻烦了!“冬梅妈妈满脸的感激。

“没关系,回去好好休养,功课别担心,我会给她补的。”尤老师扶了扶镜框微笑着说。

随后,东梅爸妈带着她匆匆忙忙地走了。

尤老师把好奇的同学们召进教室,什么都没说便让大家继续上课。

后来,据同学们私底下打探到的消息,原来东梅一出生便患上了羊癫疯,需要时时吃药控制,而那段时间,不知怎的,她时常忘了吃药。

休息好后的东梅回来上课了,或许是因为年少对无知病痛的恐惧,又或许是因为对她的病发作时那种惊吓有了阴影,除极少数同学还跟她说话玩耍外,大部分的同学竟然对她慢慢地疏离了起来。

课间,时时能看到坐在教室角落里的她,落寞孤寂的眼神追着玩闹嬉戏的同学们转。

第二学期,她转学了。

留言 9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