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心里的那块宝
桃指夭夭
2019年3月14日
“ 我就这么个儿子,我不疼他谁疼他哩 ”

最近的姚大嘴主演的电视剧《都挺好》全网热播,对于苏家三个孩子褒贬不一,由此引出的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针贬时弊,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对于这三个人物,我印象最深的要数苏明成,典型的妈宝男,啃老典范。但说到妈宝男典范,我不由得想起了隔壁邻居吴伯伯家的儿子吴明,和苏明成比起来他啃老却啃得理直气壮,顺理成章,而他的爸妈也愿意在忘我的付出里挤出最后一滴血。

吴明是家里的独子,吴伯伯结婚七八年后才生了吴明,听说当年护士从产房把小肉团子抱出来,对蹲在走廊上守了一天一夜的吴伯伯报喜说:“恭喜!生了个儿子!”的时候,吴伯伯竟然有些失态地抱住了一直陪着守在产房门口的丈母娘,连声说:“儿子好!儿子好!”

吴明算起来是吴家第四代单传了,所以吴明的出生对于吴家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在我的印象里,从小吴明吃的、穿的都是我们同龄人里最好的,每次和他在一起玩,他总能从兜里掏出一些花花绿绿的糖果,用胖乎乎地小手轻轻地剥着,弄得糖果纸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引得我和几个小屁孩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手里的糖果,喉咙里还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等到他将糖果送到嘴里含着后,我们还会歪着脑袋盯着他嚅动的嘴巴,迫切地想要从他抿紧地嘴唇里感受一下糖果的甜意。

原本我们几个打算一起玩的过家家的游戏,因为吴明的糖果我们统统改变了主意,一个个地围着吴明屁颠屁颠的打转,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信念:吴明玩什么我们就玩什么,或许玩得高兴了他说不定就会给一颗糖果呢!

小时候吴明的优越感有多强烈,我的自卑感就有多深刻。

我们都知道吴明是他爸妈心里的宝,只比他大了一百天的我却生生的被种成了我爸妈心里的一棵草。

都说寒门出贵子,我承认寒门指的就是我家这样的条件,而吴明家虽然条件比我家好不了太多,但他享有的生活却是我和姐姐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每天放学后放下书包就要割猪草,放牛,每次牵着家里那头大水牛从吴明家门口路过的时候,都能看见他津津有味的吃着酱油炒饭,那香气馋得我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吞咽口水。

我和吴明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班同学,老师说吴明属于那种脑瓜子相当灵活却没有把心思用在学习上的聪明人,而我是那种智商一般但却能比别人吃苦用心的笨女孩,我们的分水岭是初中毕业以后。

初中毕业后我如愿考上国家包分配的中专学校,吴明好不容易挨到了毕业,通过他舅舅的关系远赴河南做了一名通讯兵。

春节放假回家碰到吴伯伯,问起吴明在部队的情况,吴伯伯的脸笑得像朵灿烂的菊花,一个劲地嘿嘿笑着说:“吴明这小子就是不爱用功,要不然考个军样留在部队那感情才好!”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依然能听得出来吴伯伯还是挺满意吴明的现状。

四年中专毕业,吴明的兵役期限也早就结束,而且还在家待业了一年。

听说吴明在家待业那年,整天啥事都不干,吴伯伯还专门请人给家里安装了网线,买了套配置相当高的电脑,专门腾出一间房来给吴明放置电脑玩游戏用。好把吴明留在家里,省得天天租摩托车去镇上泡网吧。

但即使这样,吴伯伯还是每天得给吴明十块钱的零花钱买烟、买零食,要是哪天和朋友约好了出去玩,吴伯伯还得三五十不等地掏钱。

隔壁的周叔是个口直心快的人,有一次吴明从吴伯伯身上拿了一百块钱扬长而去,看着他吊儿郎当的背影,周叔说:“老吴呀,你这样惯着孩子合适吗?”

吴伯伯苦笑了一下说:“没事,我就这么个儿子,我不疼他谁疼他哩!再说,过段时间他的工作也快落实了。”

子女在父母眼里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在别人看起来有那么多的缺点和不足,仍然无法阻止父母用感情战胜理智。

一年后,吴明被分配在县交警大队工作,听人们说,这份工作是吴伯伯动用了家里的上下活动打点,足足花了十几万。这笔钱已经足够在当时当地修一栋漂亮的小洋楼了。

吴明在交警队的工作干得不是很顺利,他经常以肚子疼,脚脖子扭了等借口请假不上班,时间长了领导同事都对他有了意见,他竟然不管不顾照样随心所欲,直到当初为了他的工作运筹帷幄的舅舅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将吴伯伯和吴明叫到他家里,狠狠地批评了吴明一顿并警告他不许再有下次后,吴明才又老老实实地每天准点上下班。

吴伯伯被小舅子一顿训斥后,回家和婶子商量,两口子最后做出了重要决定:婶子周一至周五吴明的租房住,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周末再回来。下周再去县城的时候顺便带些青菜、土产什么的,能省则省嘛!还要存钱给儿子娶媳妇呢!

说干就干,吴婶子从此以后就开始了双城生活,把吴明照顾的膘肥体壮。有一次上街买东西,正好碰到吴婶子从一家化妆品店出来。心想:“吴婶子一向对自己的穿着打扮不讲究的,进了城现在也懂得保养了。正想着,吴婶先和我打起了招呼:“小夭,逛街呢?”

“嗯,吴婶买化妆品呢?”我热情地回应着。

“我买什么化妆品啊,吴明说他的护肤霜用完了,让我给他买一瓶。”我一看吴婶手上的那瓶面霜的品牌,曼秀雷敦。

上次回家听老爸说,吴伯伯上个月找他借钱说是吴明想买个新款手机,但还差一千多块。

我当时一听就火冒三丈:“吴明这臭小子,都上班了还要变着法的挤兑他爸妈的钱。没有钱不知道不买新手机啊,即便买就买个便宜点的不能啊?还要爸爸出面借,我都替他感到羞愧!”

后面的那句话,没有控制好情绪说得有些大声,爸爸立即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小点声说:“轻点,这些话也就我们一家人说说,可千万别传到外面去,你吴伯伯是要面子的人,他们两口子从来在别人的面前都说吴明听话董事着哩。”

“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忿忿不平的脱口而出。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吴明这不刚谈了个女朋友嘛,男孩子都要面子。”

爸爸应该是被吴伯伯洗了脑,所以才会对吴明的要求分析的合情合理。

“那吴伯伯、吴婶他们什么时候能到头啊?将来吴明还要买房买车,还要结婚生子,那是不是都得包办?”我同情吴伯伯和婶子,对于吴明啃老的行为气愤不己。

“这些事情你吴伯伯他也想过,听他的意思是只要还能动就不能眼看着吴明不管,大概他们会等到动不了的那天才会放下不管吧。”爸爸的声音里尽了理解后无可奈何。

吴明果然把自己的需求按照人生标配计划着,先是全家人齐心协力给他买了一辆小汽车。听说前几天吴明家,提出要在城里买套房,说是买了房女朋友才会答应和他结婚,而吴明当时想都没想就满口应承了下来。

他和吴伯伯商量房子的事情时,脸上沟壑纵横的吴伯伯静静地蹲在屋檐下,狠命地吸着一支大前门久久没有说话,一缕清烟在空气里袅袅升起,直到渐渐地飘散在空气里看不见了。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4 2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