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河畔,有女莲唤(十六):河畔皑皑雪
安意若兮
2018年10月11日
“ 凛冽的风拂过屋檐,吹起一点未凝结的雪沫。 ”

      清水河畔真正的冬天是极其寒冷的。满湖的水都结冰了,想要在河畔洗衣服,需要费很大劲儿才能砸开冰面。曾经长满莲花的地方,也只剩下几株残荷的茎秆,孤零零伫立在冰天雪地中。夜晚的风,打着啸,穿过木床的缝隙,钻到脖子里,冷得人不禁一阵子哆嗦。

      寒风刮来了大雪。

      雪后的早晨,村庄还在沉睡。早起的人,已经在积雪中开辟出了一条小路,不久之后,孩童的喧闹便在乡野里回荡着。因为湖面的冰结的极其厚,所以打雪仗的孩童,便将阵地转移到了湖面上了。他们自覆盖着白雪的湖面上奔跑着,雪球在欢笑声里迸溅出无数的雪沫,在清水河的上空荡漾着。

      打雪仗不过瘾,于是,这些孩童所幸就在湖面上玩溜冰的游戏。他们欢快地,或在冰面上打着旋儿,或者先急速跑一小段路,然后“嗖”得滑向远方。

      莲唤站在给水站旁边的路上,双手笼在棉衣袖子里,看着这些嬉笑打闹的孩童,眼里洋溢着笑意。风吹起她的刘海,她马尾上绑着的小小的橘红蝴蝶结,在周遭洁白的世界里,显得那样的抢眼。

      正午时分,屋顶上的雪开始慢慢融化。融化的雪水沿着房檐,滴滴答答落下。雪水慢慢流向小路,路上开始变得泥泞。远远望去,小路的尽头,来了一辆不太常见的卡车,一路喷着烟前进着。

      莲唤听见响声,转身看着。那车越开越近,沉重的车身在泥泞的小路上发出“哐哧哐哧”的喘息。。隔着车窗玻璃,莲唤依稀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坐在副驾驶座上,看样子是随卡车而来的外乡人。

      莲唤安顿好自己的母亲,便打着手电筒去玉兰奶奶家。白日泥泞的小路,在夜晚都结上了冰,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雪后的夜晚是寂静的,约微能够听见几声咳嗽,以及远远的犬吠声。

      “玉兰奶奶,我来了”。莲唤的声音在静夜里回响着。随着木门“吱呀”的声音,莲唤进了玉兰奶奶的西厢房。昏暗的灯光里,玉兰奶奶正坐在炭火炉子旁描花样。她脚下的煤渣,胡乱堆放着。

      “来了,莲唤”,玉兰奶奶推了推鼻子上的老花镜,停下手中的活。屋外寒冷,西厢房里却温度适宜,莲唤的脸也因此红扑扑的,在灯光下,愈发好看。

      在无意间,莲唤听玉兰奶奶说,村东头的荒地上正在建厂子。主持建厂子的人叫林响,好像是做地毯加工的。

      莲唤想起中午的时候,有一辆卡车呼啸着开往村东头,那或许就是和这厂子有关吧。

      “到时候,你可以看看,能不能找个活计干。”玉兰奶奶捅了捅煤炉子,往里面添了点炭,只听“轰”得一声,炉子里便发出“霍霍”的炉火燃烧的声音,还有噼里啪啦炭火燃烧的声音。

      夜,静悄悄的。不知何时,屋檐下滴答的雪水声音渐渐消失,慢慢凝成细长的冰凌,直直挺挺地悬挂在屋檐上。凛冽的风拂过屋檐,只吹起那么一点未凝结的雪沫,那些冰凌却纹丝不动。

      一切,都是冬天应该有的样子。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2 11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她们天真,她们无邪,她们柔弱,她们又迎难而上。她们隐忍,她们悲苦,她们沉沦,她们又柔韧成长……女人的一生,是一首长长的的歌,有悲喜,有跌宕,有回环往复。在或长或短的流年里,丝丝弦弦,都有着无端的意味……
安意若兮,80后老少女,在烟火人生里,以女性视角,诠释她们的流年…… 展开全文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