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VS错乱节奏
2019年6月16日
“ 父爱深沉,无言的爱,更让人刻骨铭心。 ”

有人说母爱似海,那我就将父亲比作树,母爱澎湃,父爱深沉,对我而言都一样。写老树,就是很暗喻的一种,快到父亲节了,送给我的父亲,以及全天下所有的父亲,无言的爱,更让人刻骨铭心。 老树被锯断的那天,阿福20岁。拿着一把钢锯,挥汗如雨,雪白的木屑夹杂着木质的清香,纷落如雪,像阿福流洒的汗,又像天空淅沥的雨。阿福爹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旱烟跳跃着火星,带出一口呛人的烟,和着吱嘎的锯木声,刺痛着老人的双眼。阿福脸上则带着结婚的憧憬,幸福洋溢的锯着,没有感觉到老人转身时的表情,和那一声沉重的叹息。    

老树是阿福爷爷种下的。在那个村,如果自家的院子中能有一棵茂密葱郁的大树是很体面的事情。老树到了阿福这一代,已经是一棵两三个人才能合抱的大树了。阿福一家最惬意的就是在晚饭后,聚坐在老树的树荫下,母亲织着毛衣,父亲抽着旱烟,阿福则在树下跑跑跳跳,一家人幸福如画。

童年的阿福最喜欢拽着老树粗壮的枝条荡秋千,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似乎在应合着阿福的笑,银铃般响彻在并不富裕的小村。爬树、摸鸟蛋、用枝条编草帽,阿福的童年就在老树下度过,高大魁梧的老树就是阿福的全部。累了,阿福就靠在树干坐下,仰望着树冠喃喃:我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样高啊?老树会轻摆枝叶,沙沙的笑了。入夜,阿福会在窗前看一看老树,那里有他白天埋在下面的牙齿,“梦里,还会荡秋千吗?”阿福甜甜的睡去,夜色下,老树深沉如水。

阿福学会了写字,老树成了他第一块黑板。阿福找来小刀,在树身上重重刻下了自己的名字。老树幸福的摇晃着枝条,这是把它与阿福永远联在一起啊!阿福就在这片树荫下快乐的成长,老树用繁茂的枝叶为他遮避烈日,用强壮的身躯为他抵御强风,老树渐渐老了,阿福却长大了。

阿福18岁那天在山上摔断了腿,要依靠拐杖恢复。阿福爹狠下心来,摸出钢锯,第一次爬上了老树最粗壮的枝桠。而后,阿福在这副拐杖的支持下恢复如初,阿福重新站在院落中,看着断臂的老树,老树幸福依旧,像是欣慰阿福的康复。

阿福有了女朋友,临村的女孩。姑娘第一次见到老树时兴奋的像只小鸟。婚期定了,阿福要盖新房,阿福爹筹备材料时却少了最重要的顶梁,阿福爹走遍了全山,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树木。晚饭,阿福说,其实老树挺合适的。阿福爹心中一凛,目光凌厉的看着儿子。

阿福还是拿着钢锯,带着朋友们走近了老树。阿福拍拍树干,曾经刻下的名字依旧清晰。朋友们一拥而上,阿福提着钢锯,前后翻飞,木屑如雪。   

那天,下着雨,老树依旧用茂密的枝叶为阿福遮雨,直到倒下的那一刻。

婚礼很热闹,乡亲们都向阿福爹敬酒,阿福也带着新娘子来敬父亲。老人带着一对新人走到院中的一段断茬如新的木桩,将杯中的酒洒在上面,痴痴的说:其实,你比我更像一个父亲。

14 1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