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实习生4~宿舍
连雨夏深
2019年1月7日
“ 你那导师也太虎了 ”

张云方又拿出了一支烟点了起来,他并没有吸又把烟掐了,扔进了易拉罐了。出神的望着窗外想着什么。

张苗和杨依依出来后,先去领了隔离衣,然后又到员工公寓办了入住手续交了150块钱领了一套新的床垫和被褥枕头的大袋子,管理员大姐帮她俩拿了些东西把她们领到一个二楼的房间,又给了她们两把钥匙离开了。

张苗她俩仔细打量着这个小房间,干净简练。有两张床,两个小衣橱,两套电脑桌椅电脑桌上还都有小型的书架可以放书。靠近阳台的西墙上挂着个空调。一个小的阳台,阳台里有个升降的晾衣架上面还挂了2个衣服撑子,有个独立的卫生间里面有洗漱台还有淋浴杨依依打开了一下,还有热水,她们找了一下没发现有热水器,有可能楼顶有太阳能吧!谁也没有再纠结这事儿。

两人对这个环境都表示比较满意,因为毕竟这就是为她们这种刚参加工作或者来实习的单身年轻人准备的临时睡觉的地方。工作正轨了,恋爱结婚后都会搬出去住......

张苗将敷在电脑桌和床上的塑料防尘膜揭开团了团扔进了垃圾篓里,“依依,你睡哪张?”都行,就这张吧”杨依依指了一下离她近的床位说着。“那快点收拾一下吧,4点半了,一会儿下去买点东西,我好多东西都没带。”张苗一边拉开床上用品的大包一边说着。“我也没带,我的油油和保湿霜也快没了,一会儿你陪我下去逛逛买一点儿。”杨依依也拉开了大包的拉链取出床垫、褥子床单和枕头被子,铺好了自己的床。看着白蓝小方格的床铺,杨依依拿出了手机拍了张照发在了朋友圈,还配了句:我的大学,一直在延续!我的床啊,依然如此小!

铺好了床,张苗又打开背包将笔记本电脑拿出放在了电脑桌上,接着又打开行李箱拿出几件衣服放在了一个衣橱里,将一个鞋盒取出放在了床下。她看了看正在低头发信息的杨依依问到:“依依,你跟的那实习老师是男的女的?印象怎么啊?”“当然是女的,妇产科毕竟还是女的多,好像听说今年的本科实习生里有个男的在病房实习呢,我还无缘一见。想想也挺有勇气的。”“男的怎么了?你是学医的还有这种偏见啊!”张苗一边收拾一边插了句。杨依依反驳道:“我是学医的,不代表全社会都是学医的,大部分妇女还是很难接受一个陌生男人给自己做妇科检查,也不会坦然讲一些私密性的病情,这是观念使然,短期很难改变。”

张苗没有再说,也是默认了。

杨依依接着说:“我跟的那个老师叫李青,是妇产科副主任,主任医师。于老师说她是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二十年前研究生学历,那个年代在北京上完研究生能到这种小地方医院的没几个。据说是因为爱情!印象还好吧,感觉挺热情的。”

“你给我说说你的那个导师呗,我下午去找你看着挺严肃的一个人。”杨依依将手机放到一边看着张苗说到。

“一言难尽啊,去认认科室认认导师的功夫我都直接看了一个病人了......”张苗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和杨依依说了一遍,得到杨依依的结论是:你那导师也太虎了吧,你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走吧,你弄完了吗?我们下去买点东西吧!”杨依依提到。

“走吧!”二人起身关好门下楼去了。

3 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