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泡泡糖,从渴望到索然无味
长歌月中眠
2019年5月23日
“ 来得不正当的快乐,是不能持久的 ”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泡泡糖突然就席卷了我们班上。

大家都对泡泡糖沉迷的无法自拔,每天一下课,就拿出泡泡糖,放入口中,咀嚼几下,然后吹出一个又一个的泡泡。

同桌夏萍也是我的邻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极好。她有泡泡糖的时候,经常会分我两颗,然后还要教我怎么吹泡泡。

这可是个技术活,我第一次第二次都没能学会,好沮丧。

但这并不影响我对泡泡糖的向往,我越是学不会,越是想有大把的泡泡糖来供我学习,然后吹出大大的泡泡,好去小伙伴们的面前好好炫耀一番。

但是,同桌的零花钱也不多,每次买泡泡糖,也是自己省吃俭用好久才能买上两包,让我们乐一下午,也就没了。

那时候,想要泡泡的糖的渴望,几乎成了我心里的一个梗。导致在我生日快来的时候,我妈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我脱口而出的就是:“我要很多很多的泡泡糖,最好是西瓜泡泡糖,又漂亮又好吃还容易吹出泡泡。”

我妈立刻板上脸,叫我换个别的。我当时特别失落,虽然知道妈妈是为我好,零食吃多影响食欲,特别是泡泡糖这种只咀嚼不进肚子的零食,向来是她明令禁止的东西,可是我真的很想吹泡泡啊。

正在我落落寡欢的时候,妈妈交给我一个任务,叫我把她刚做好的鱼糕送给她朋友葛阿姨家。葛阿姨家不远,但是觉得一个人走过去很无聊,就叫上了夏萍。

临出门的时候,我妈交待,“这个是送给葛阿姨的,如果葛阿姨说要给钱,不能收。”

我点了点头,就出门了。

走在路上,夏萍戳了戳那一包鱼糕,说:“这么大一包,要是卖钱,少说也有二十块吧?”

我说大概是有的,不过这个不卖钱,要送人。

夏萍说:“你傻啊,说不定葛阿姨会给钱呢,她要是给钱,你收了不告诉你妈不就是了。”

我迟疑了,“这样不好吧,要是被我妈知道,还不揍死我。”

夏萍狡黠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不说,你不说,她不会知道的。”

我还是很犹豫,这样骗我妈,不可以的吧......

夏萍继续劝说我,“二十块,可以买好多好多泡泡糖了,够我们吃很久,那么多,你肯定能学会吹泡泡。”

我想起那色彩缤纷的西瓜泡泡糖,黄色的,绿色的,红色的,条纹美丽,让人一看就想拥有,好有诱惑力。可是,我妈交待了说不能要葛阿姨的钱的啊。

我就这样一路上天人交战的来到了葛阿姨家。

葛阿姨看到我们两很热情,还拿了冰箱里的冰棍给我们吃,夸了我好一会,然后就拿出了两张十块的钱。

我看着那两张钱,犹豫了......

那一刻,美丽斑斓的西瓜泡泡糖几乎已经占据了我百分之九十八的大脑的色彩,妈妈的交待在我脑子里成了越来越淡化的黑白。我站那里,竟然没有拒绝葛阿姨递过来的钱。

葛阿姨也看出我在发呆,以为我是不好意思拿,将钱塞进我的口袋,嘱咐别弄丢了。

夏萍见钱进了口袋,拉着我催我赶紧走。有了钱,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小卖部了,我终于彻底的将妈妈的话扔到了九霄云外。

我终于有了大把泡泡糖了,一颗吹不起泡泡,我可以任性的一次嚼两颗,甚至三颗四颗。

我也终于,学会了吹泡泡,并且吹的又大又圆,还持久。

那二十块钱,我全部买了西瓜泡泡糖,一个下午过去,我们任意吃,随意吹,也才消耗掉买来的泡泡糖的五分之一。

剩下的糖我不敢带回家,夏萍也不敢带回家,这么多糖,不管谁家大人见了都会起疑心。最后,我们思来想去,将糖藏在了离家不远的一个鱼塘旁边的树洞里。

  • 我一整天都坐立不安,担心剩下的糖被发现了,又担心我拿了葛阿姨的钱被妈妈知道了。

果然来得不正当的快乐,是不能持久的,也是有后患的。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下课铃声一响,我马上奔向那个树洞,泡泡糖依然好好的在那里。拿出两颗,放进嘴里,却感觉不到以前的美味,甚至那一直让我垂涎欲滴的甜味,也变成了淡淡的苦味,也可以说完全不是滋味。

这就是我不惜欺骗妈妈,私自拿了二十元巨款买来的糖吗?

孩子自以为是瞒天过海的谎话,大人总是轻而易举就洞悉的。我这次也不例外,妈妈没过几天就知道了我私自拿了葛阿姨的钱却没告诉她的事情。

她没有像我想象中的打我一顿,知道我全部用来买了泡泡糖后,甚至连骂都没有。

“越是不让你吃,你越是想吃,犯错也要找钱来吃。要是我一开始允许你吃,你就不会骗我了吧。”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有点复杂,是年级尚小的我看不懂的复杂,只知道我这样做,让妈妈伤心了。

我又去了那个藏糖的树洞,拿出剩下的泡泡糖。才发现,那些糖,已经化了一大半,曾经看着五彩缤纷的糖,如今看着难看极了,让我再也没了放入嘴里咀嚼的欲望。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4 3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