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25
喜欢 37
故事来自主题: 分手后,前任教会了你什么?
前任教会我,爱情不是画饼充饥
九门师爷
2019年11月7日
“ 我像极了电视里托着太后手的小太监 ”

如果拉拉小手抱抱腰,一起吃顿小烧烤,也算拍拖的话;此时距离我与最前任的结束,已经过去十三年了。

那时的我,还是刚到广东一个电子厂的所谓吊毛;而她,是我同厂同车间的靓女。

注意到她,不仅是因为她有一头酒红色的披肩直发,大大的眼睛,雪白皮肤;更多的是她鹤立鸡群的孤傲,也许说孤单更合适点。

每逢车间休息,别人吹牛,她睡觉,别人打闹,她睡觉,别人吃着槟榔,聊着逛街,她还是睡觉;似乎只要时间能由她掌控一会儿,就是睡觉;整个世界的熙熙攘攘都与她无关,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走过去,礼貌的问一句:靓女你好,我能陪你睡吗,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

在她成功营造起来的神秘感中,我开始不时的可以与她接触起来,走过她身边拍一下她的头,吃饭的时候坐在她一边,反正就是找各种机会蹭她。

对于我的搭讪,她似乎并不反感,跟我说话的语气和内容甚至老练的出乎我的意料;12岁,我还在迎接长辈们的祝福、流着鼻涕坐在老妈大腿上的时候,她已经跟着爸爸来深圳打工了 ….

跟她的阅历和经历相比,我实在是个小盆友,即使我比她大一岁,但这也不影响一段姐弟恋的悄然萌芽。

在一个加班的晚上,车间的天桥上,我佯装潇洒、却又内心怯弱的跟她表白了,并开始在她美丽依旧的侧脸上,努力搜寻着可能的答案。

行!小伙子,我跟你了。那我就拉着她的手,放在我手心。

我们不合适吧!那她就不知道那天我喝了多少杯。

难得的一丝纠结浮上她的脸庞后,她转过身深吸一口气,忽然抓住我的衣领,俏皮说道:“ 我考虑考虑吧!”

而后潇洒离去。

果然老道!

此后过了大概一个星期,她都没有对我的求偶给出回应。

我等不及了。

在一个夜班之后、冷风呼呼的凌晨,我诚惶诚恐的在下班的队伍中追上她,看似轻松的问道:

“ 喂,你 … 你考虑的咋样了?”

“ 能陪我走走吗?”

“ 行啊,去哪。”

“ 哪都行。”

于是乎,我带着她向我刚进厂时发现的一个小海湾走去,一路上宽阔的马路上静悄悄,冷风不时撩起她酒红色的长发,她拢了拢身上的蓝色工衣,我知道她冷,但我也不能光着上身裸奔。

一路上,她所聊的话题都是围绕着爱情这个宏大的主题,我感觉她像一个诗人,一个爱情专家,在她此刻关于恋爱的一家讲坛上,她深入浅出的宣讲,说的我一脸崇拜,一脸懵逼 …

终于来到了乱石密布的小海湾,我俩站在石头上,看着此起彼伏的海浪,她忽然拉起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很冰凉;然我不禁想起一句歌词:冰冷的手就证明一样受伤着 …

我的心在蹦蹦跳,因为我站的稍靠前一点,海浪很快把我的鞋子打湿,极其的不爽,但我不敢动,再大的不适也不能打断此刻属于我的小幸福。

面对大海的情感宣言终于聊到了实质内容,她在想着另一个男人,她不断说着这个男人的魅力,这个男人的好,以及她是如何依恋她,被她拉着我的手的我,越来越像一个旁观者,我感觉我像极了电视里托着太后手的小太监。

回去的路上,我没有勇气再次拉起她的手,她说肚子痛,我说怎么办,那时的我还联想不到女生的例假,她说,如果是她前男友,现在肯定急坏了!

拦了辆载客电三轮,看着她坐在车上依旧难受的样子,我勇敢的张开了手臂将她揽在怀中,她没有抗拒,我近距离闻着她的发香,感受着来自异性身体的触感,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回到宿舍,我又冷又饿,这才想起出去吹了一上午冷风,还是没要到答案,傻傻的我觉得这不行,我还要找她,她还没告诉我跟不跟我处对象呢!

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我给她充了50块话费,电话也没人接,我焦灼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恨不能跑进她宿舍找她。

临近吃午饭时间,在马路旁的一排餐馆前,我看见了她。

坐在饭桌前的我们,谁也没说话,她看来精神很不好,我点了些菜。

“ 我….我承认喜欢你,但是不会爱上你,我不会跟你谈的。”

在我给他盛饭的那刻,她忽然这样说道。

当时的我如同一下掉进了万丈深渊,我僵硬的点着头,而后就只想逃离。

“ 好,好,那 … 那我,就先走了,你….开心点。”

我发出了几乎我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后,将结账的钱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回到宿舍,我一路躲避开室友们的眼睛,来到洗衣池前,打开水龙头,将水一次次捧在脸上,伴着哗哗的水流声掩盖着我伤心的哽咽,并连同我的泪水一齐流进下水道。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走出来,我突然觉得周围这个喧嚣的世界跟我是那么无关,做什么事都那么疲惫,除了每天看见她,我似乎已经没了心跳。

但我还是渐渐放开了,渐渐走了出来,而她又开始一次次的找到我,去逛街,去吃烧烤,去散步;夜晚的绿化带里,当她拿着半瓶啤酒主动躺在我的大腿根处时,我看着她,没有了往日的心跳,没有了小幸福,我好像开始怜悯起她来,我觉得她活的沉重、如此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在她的世界里似乎只有爱情,爱情的悲,爱情的喜,爱情的哲学,准确的说, 是旧爱 …

跟她相处使得我倍感沉重,我豁然开朗,这不是我要的爱情,这也不是属于我们这群十来岁孩子们该有的沉重爱情,想到这里,我释然了。

后来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她硬要来我在外租的房子里做客,狭小的客厅没有凳子,只有床,我们一起盘腿或趴在床上看着电视,我看了看时间快十二点了,便执意将她送了回去。

次日早上,她经过我身边,夹裹着一股早上韭菜包子的口气凑近我,一字一顿说道:

“ 你--真--没---用!”

当时的我很纳闷,现在的我很气愤,你又没用过怎么知道没用!

而后,我们几乎没了接触,但她开始频繁跟不同男孩子接近,我不意外,她似乎喜欢沉浸在接受别人喜欢、分享自己爱情观的满足里 ….

我不知道她与前任的分开是否因为自己将爱情无限加权,但后来结婚不满两年就离婚的她,似乎更验证了在她爱情观主导的世界里,虽然理论充沛,但却很难落地 。

人若是一直沉浸在自己虚构的美好里,脱离了周围真实生活,无异于自淫。

(大家好,我是南瓜屋九门师爷,感谢您的阅读,如您喜欢此文,欢迎点赞、评论、加关注!感谢!)

留言 25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