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一:丧仪上的闹剧
后桌学霸
2018年11月7日
“ 我怕面对眼前这个冰冷又残酷的世界 ”

      悲伤之余,还有许多正事等着我去处理,我现在代表的不光是我个人,还是我们这个家。

      农村人办事最讲究规矩门面,舅舅发话,外公的丧仪得办得体面,嫁出去的姑娘家,该行的礼一样都不能少,免得被人在后面嚼舌根子。

      老妈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来操心这些事了,这几天,她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毫无生气。于是,这个重担顺其自然的落在了我和陈桑的肩上。

      我是当真觉得惶恐,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要我去操办这种事,实在是为难。陈桑一个外地人,更是不懂我们老家的礼节,他也只能像个愣头青似的,我指哪儿他就打哪儿。

      依我们老家的规矩,老父亲过世,嫁出去的女儿要去“烧寿香”。得在本村每户叫上一口人,跟着一起去丧仪上。带着一大帮子人肯定不能空手去,所以,每个人手里都得拿着一件灵物,放到丧仪上去烧掉。比如说花圈,纸房子,元宝,纸衣服......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得仔细着安排。我只恨自己无能,像个傻子似的捧着个本子挨家的去打听,询问,再把他们说的重点记录下来。方法虽蠢了些,可总算没遗落下什么。

微信扫码,阅读完整故事
19 1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