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不是免费的提款机
南唐追夢
2019年4月13日
“ 不给钱弟弟就是罪大恶极? ”

天空阴沉沉的,云层很低,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一如招娣的心情。

十根手指有长短,但是过分偏心的,还真是少数。 招娣这几天非常的头痛,因为,家人一打电话,就是钱钱钱。

招娣的弟弟宝柱,也在电话中说,姐你多借点给我,不然我没法子了。宝柱的女儿出生,因为提前早产,住进宝温箱,花了几万,但是招娣已经给了三万多。她真的不想给了,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给婆家说贴外家,但是,换来的是两家人的不理解。

小笔的不计,大笔的算下来,光是招娣贴补在弟弟身上的,已经超50万了。

如果招娣很富裕,也无所谓,问题是招娣也只是个普通的工薪一族。

平日里,招娣都是可以省就省的。每次招娣回去,宝柱会说,姐你的外套都穿好几年了,不换几件新的。招娣无言,弟弟件件名牌,弟媳也是光鲜靓丽。问题是,很多钱是招娣贴补的。

若干笔的贴补,招娣狠了下心,不给了。她对宝柱说,你给你老婆家的那些呢?不是说借吗?找他们要回来。

实际上,宝柱有时找招娣要钱,是去贴补外母家。很多事情串一起,真的让招娣生气。 正常来说,两边一视同仁没什么。自己的亲父母可能一年见几次面吃几次饭。宝柱有空就呆外母家,各种孝顺。

招娣有次对妈妈说,你儿子干脆给人做上门女婿好了。妈妈不出声,只是眼神很落寂。

妈妈在视频中带着泪珠说:算妈妈求你了,妈妈找你借,以后再还给你。

招娣这几天已经很烦了:我不是已经给了接近四万,我没什么钱了,难道弟弟自己不会自己付点吗?我可以供你们的吃住,但是,我负担不起几头家呀。现在弟弟要用钱,弟媳外家欠的,是不是该还回来?找他们要很正常。

招娣挂了视频,脑袋还是隐隐的疼。她知道,自己可能在背后给很多亲人说了。 每次弟弟都说是借,但是,从来都没还过一分钱。手中一有点钱,就是玩,或者 买买买。

去年宝柱老婆准备做双胞胎试管婴儿时,招娣就给了建议。生个小孩至少十万,二个不存二十万,怎么敢要?宝柱笑嘻嘻,我肯定没问题的。

实际上,那些钱,是父母给的。而父母的钱,是招娣多年来给的,父母省吃俭用存下来的。

那时的招娣没说出口的话是:你拿了我那么多,什么时候还?实际上,对于拿出去的,招娣从不指望可以还。她只希望,不要找她拿了。

如今,亲人们一个个的责备,好像招娣是罪大恶极。

迎娣说,每次去看弟媳,满满的都是一大碗燕窝。两人都没说话,如果家庭经济好,吃燕窝没什么,但是,家中经济不好,吃雪耳也一样。每次看弟媳在朋友圈晒,燕窝都吃烦了。两姐妹没意见是不可能滴。

不是不爱家人,不是不体谅父母,只是心啊,在一次一次的索取后,变凉了。

一个人当他成长,准备为人父为人母时,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是否有能力养起这个家,是否有足够的责任心。如果一味的依赖家人,家人已经养大了你,也给过你足够的帮助。人,始终要独立的。

招娣的父母错了,小时的过度宠爱,让宝柱觉得,要什么就找家人要,反正自己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也因此,找的老婆也是同款,就只会花钱。

宝柱的妈妈抱怨,宝柱的外母也抱怨,亲家有点成了仇家。

招娣真的累了,自己出钱出力,换来的是两边的不讨好。 招娣已经不止一次对妈妈说:要不我离婚,房子卖了,供弟弟一家吃喝玩乐。 妈妈的声音很凄厉:你们是姐弟呀,同祖同宗的呀。 招娣很无奈,爸妈你们的生活费我一直都负责,但是,弟

弟的不是我应尽的义务呀。 关上手机,招娣的手有点颤抖。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天下间,女儿始终是吃亏的,无论做了多少,尽了多少力。换来的都是,不肖女。樊胜美类的女孩何其多,这社会,始终还是不公平。

24 2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