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台前的故事·疯丫头
火只天堂
2019年7月10日
“ 骨子里的你毕竟也是个感性安静的小女人 ”

前引:“年轻没有失败”这话对吗?我怎么觉得年轻才有狂野!年轻才有任性!师傅离开酒吧已经是两周又三天的事情了,他走前,把自己的宝贝留在了这里,师傅家那个独生的宝贝女儿燕妮,她不仅是我的临时调酒助手,也是这家pub的现任老板。

平时我总觉得妮子就是个疯疯癫癫的丫头,骨子除了那套我行我素的任性以外,完全没什么东西了;真没想酒吧里只剩下你我之时,放开狂野的她却也拥有着女人感性的一面。

凌晨四点多了,今天似乎负责搞卫生的那个阿姨有些晚了点,这时候也是酒吧该打烊的点了,送走了pub里最后一拨客人,放松的燕妮翘着二郎腿坐在了吧台前,手里浅浅的点起了一根香烟,烟雾缭绕中,她将自己的坐姿微微向左转到了45°位置后把脸对着我。

“龙哥,给”燕妮把一盒半开着盖子的香烟递到我面前。

拿着毛巾我正给刚洗好的高脚杯擦干水,燕妮举着烟盒的手已经慢慢伸向了我面前,“妮子,哥我不会抽烟”,把高脚杯倒挂好在头顶的杯架上,我把燕妮递过来的手推了回去。

又是在深吸过了一口烟以后,燕妮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吧台上双手的交叉里。“难道她是有什么心事?看着这样子,我是不是要去问下她怎么了?”,心里还正在七上八下思量中的我忽然发现,原来疯丫头不是有什么心事,而是累得睡了。

悄悄从燕妮的“二指禅”里,我捏过那只还微微冒出烟的香烟,也许是因为我的动作太大,还是因为她只是睡得很轻浅,这一捏让她的脸从交叉的双手间抬了起来。

“怎么了哥?我是不是睡着了?”她用双手轻轻揉了会儿眼睛后,在我面前放肆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还有深伸的懒腰,多明显,她就是完全意识到自己真的睡着了。

我在吧台里倒了半杯水递给她,“累了早点回去睡着吧,这里有我一个人等阿姨来就好了”。

燕妮喝完了水,安静地坐在吧台前的高背椅上,“哗”随着一根火柴被点亮,疯丫头又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哥,还是你先回去休息吧,都忙了整个晚上了,我来等阿姨”。

“没事妮子,我习惯熬夜了,太早睡不着”,其实现在的我已经明显感到眼皮如灌沙的感觉。但我就这样回去休息了留下燕妮一人守着好吗?想想还是算了。

燕妮安静地坐着吧台前的椅子上等待着,我坐在吧台里不时间偶尔看几眼椅子坐着这个疯丫头,谁能想象得出在七个小时以前,她还是这间pub里最疯狂不羁和随心所欲的女人。

“骨子里的你毕竟也是个感性安静的小女人”,默默的我笑看着这个小妮子。

结束语:酒吧是个充满着形形色色的地方,做为酒吧里的灵魂,吧台一定是不能少的重要地方。吧台不仅有着灯红酒绿,还有说不尽的缠绵软语,有高兴时候喝到断了片的栽头大睡,也有伤情时候泪酒交加的放纵。这是16年时我独自一人踏上了北上的路,来到了这座与家乡远隔千里之遥的城市,在三里屯做个调酒师学徒时遇到过的事。两个月后的一天师傅告诉我,我已经具备当个出色调酒师的资格,一周后他离开这里,踏上回乡列车前,师傅将这座自己守了五年的吧台交给了我。一座看似小小吧台前,椅子上却“坐”满了无数世间男女爱怨情恨的故事。

感谢阅读......

加我拉你一起入群吐槽“白莲花”

9 9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