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3
喜欢 17
故事来自主题: 那些非独家庭,后来怎样了?
她们是一家人,她们活在不同的世界
顾晓海
2020年9月15日
“ 相恋数年的男友趁机卷着她的辛苦钱跑掉了 ”

一家四口,父母和两个女儿。

父亲是政工干部,严格、严肃;母亲是工程师,严谨、多才;大女儿乖巧;小女儿乖张。

自小女儿降世,家里便不再消停。

.

在小女儿眼里,她和姐姐是一双运动员,而父亲是个严厉的教练+裁判。姐姐的模范效应已经成了自己奔跑时前方永远撞不到的红线、跳跃时无法越过的横杆,渐渐地,她觉得父亲给与她的安排与要求,都像跳远一样,无论怎么跳,都是往坑里跳。

于是,十几岁时,她开始了各种抗争。

上学?她逃课、和老师吵架,甚至和老师打架。

宅家?她能在外面逛,就尽量晚回家。后来从与父亲顶嘴,到离家出走。

她要证明,除了上学,自己还可以有别的事可做;没有父母,自己一样可以养活自己。于是,她开始和比自己大的社会青年一起混,摆地摊、混夜店、住地下室、偷老筒子楼里别人家放在门口的葱、蒜,或者大白菜......

.

然而,她并没有完全独立,和那些社会青年一样,常常混一阵子再硬着头皮回家。借着换换干净衣服,顺便吃上几天饱饭。

父母并没有放弃小女儿。因为和老师打架,学校是回不去了;家里呢,父女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索性,送去国外读书吧,换个环境、锻炼自立。

小鸟出笼,天地自由。于是,书没读完,而辍学的理由居然是自立、赚钱,就是在异国给中国游客当导游。

游学签证到期,小女儿回国已是成年。此时的学霸姐姐,已经在读研究生。异国之旅并没能改善父女的隔阂,小女儿不断努力要做出成绩给父亲看,而父亲则有意视而不见。似乎,跑道尽头的红线与跳高的横杆都还在那里,无法逾越。索性,小女儿搬出了去自己住,眼不见、图个安生。

.

彼时的小女儿,努力拼得生意兴隆,却不幸累病。而此时相恋数年的男友趁机卷着她的辛苦钱跑掉了,撇下在病床上且已有身孕的她。

大病险些要命,胎儿没保住。小女儿自此对男人开始敌对和蔑视。她要时刻证明“女人不比男人差,甚至比男人更强”。

她爱上自驾,爱上极限运动。于是,她把速度与旅行结合在一起,成为风一般的女子。她不婚,甚至不谈恋爱;她不喜欢小孩,认为父母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是自私的表现......

她雷厉风行,决定果断、行动迅速。以至于她希望讲话、走路要快,项目进度要快,事业发展要快。这种快速表现、快速见到结果的性格,源于少年时希望迅速得到父亲的认可。

她喜欢荣誉,喜欢舞台,喜欢被赞扬,喜欢被追随,喜欢被依赖......于是,她很兴奋、很忙碌、很固执、很疲惫......

.

某一天,父亲重病。不久远赴海外,因为姐姐已经定居在那个国家,可以给父亲更好的治疗。母亲与父亲一起,为了更方便照顾。

但是,海外的医疗终究没有挽救父亲的生命。在他最后的时刻,也未能与小女儿见面。或许他一直在等待着与小女儿的和解;或许他知道,在他弥留之际,小女儿真真切切地想与他和解。但是,终究是错过了......

.

姐姐难以免俗地离了婚。

母亲趁着70岁到来之前,还能享受自己开着汽车或者搭乘飞机五洋四海到处溜达的惬意。

小女儿依然我行我素,时而骑马上山,时而沙漠穿越......

一家四口,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曾经那个一家四口的世界,只剩下那跑道终点的红线和跳高架上的横杆。但已无需逾越。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13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