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食材,制出了“人间美味”
瑶思彤66
2019年1月11日
“ 至今回想起来伋觉得那顿年夜饭最有年味。 ”

96年我们姐弟仨都上了学,本就捉襟见肘的家庭,这下变得更加的拮据起来。也是从那年开始,我们家有好几年的年货都变得极其简单。为了开年的学费,一切从简,能不买的东西,我爸妈坚决不买。

甚至允诺过我们,只要表现好,过年就给我们姐弟仨吃到够的猪肉都打算省略掉。

要知道那可是三个小孩为之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而且是整整盼了一年才盼来的“猪肉梦”呀,如果就这样被爸妈毫不犹豫,硬生生的击碎了,往后就真没有何任动力去支撑我们漫长一年中所遇到的各种“困难”了。

当时觉得前所末有的失落感充斥着整个感观,万分沮丧,我们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

爸爸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我们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快速的吐出来后,伸出右手探进打满补丁的棉袄内袋里,再慢慢的抽出来。强颜欢笑着对我们说:买肉,买多多的肉,明天就去买。

我们姐弟仨听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瞬间像被电击中似的,从椅子上欢呼雀跃的弹跳起来,手拉着手围着我爸转起圈圈来,那时那刻别提有多开心了。

那个时候在春节的前几天,村里陆续都会有人杀猪卖肉,而且都会提前一天在村大队出告示。

记得那天早上,杀猪的人家老早就聚集了很多人,七嘴八舌的抢着要排骨,猪脚,五花肉等。

而我爸不争不抢,闷不吭声的要了整个连着骨头,没人要,按个贱卖的,带毛的大猪头。

在村民们鄙视的目光扫射下,一手提着大猪头,一手牵着我们姐弟仨,大摇大摆的回了家。

我爸自言自语的说:生活是自己的,量力而行才舒坦。

回到家我爸把大猪头放到洗菜盆里,召唤我妈端来刚烧开的水往猪头上淋,然后拿来菜刀一边吹口哨一边利索的刮起猪毛来。

不一会儿把收拾干净的猪头往旁边的案板上一放,双手一割一拉有节奏的配合着,小心翼翼的把猪头肉从骨头上剥离开来。那专注的样子犹如在制作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剥离工作完成,剔除掉一些肉球(淋巴)之后,爸爸把猪头肉清洗干净,放置一旁,再拿斧头把头骨劈成小块,最后把沥干水分的猪头肉,放些事先准备好的配料腌制上半天,捞起来用禾杆草绑好晾晒。

爸爸举着油腻腻的双手,望着排列整齐的猪头肉笑着对我们说:看看这下我们家有肉有骨头了,是不是特别的丰富?

我们仨使劲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大年三十那天,爸爸早早起来按排好我们的工作后,自己开始劈柴火,用黑色的带盖子的那种铁锅来熬骨头汤,一直从早上熬到中午,整个厨房飘散着一股浓郁香甜的骨头汤的味道,馋得我猛咽口水。

下午大伙都忙完各自的工作之后,爸爸一声令下:各位,准备开饭咯!

我们姐弟仨打冲锋似的往铁锅旁跑,一边拿碗筷,一边迫不及待的想解馋。眼珠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爸往汤里添加土豆块,水豆腐,晾得半干的猪头肉和大白菜等,片刻之后美味的猪头肉火锅年夜饭就在我爸的精心制作下大功告成了,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极乐融融的品尝着这份独特的“人间美味”。

至今回想起来仍觉得那顿年夜饭最有温度,最有年味。

 

21 1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