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一个人的事
桃花树上的妖精
2018年10月11日

      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灵人微微皱眉朝窗外望去,试图将注意力从这不那么令人愉快的地方转移,眼眸忽的亮了。

      灵人的视力并不好,可她却总能在人群之中一眼认出他。就如现在一样,她在挤满人的公交车上一眼就认出了走在对面人行道上的他,那个穿着浅蓝色纯色T-shirt,背着黑色双肩背包,略微驼背的男生。

      他也会去。看着与公交同向的他,灵人不由地嘴角上扬,之前为二三好友不来聚会的郁郁和挤公交的烦闷顿时烟消云散。

      现在还是清晨七点,灵人刚从一个梦里醒过来,又乐呵呵地进入了另一个梦境。不断地幻想待会见面的时候打招呼的情景,幻想……可是自诩幻想家的灵人所有的幻想,一个也没有实现过。

      灵人依然乐在其中。

      幻想之所以为幻想,大概就是因为它虚幻且不可触碰吧。

      到了集合的广场,已经到了些许人了,阔别重逢的初中同学互相打招呼,交谈,拥抱。这次聚会的地点是一个度假村,在郊外。所以大家都先约在一个地方,然后租了两辆客车一起出发。

      灵人也兴高采烈地和几个女同学去觅食,话说自从高考完之后,灵人已经很久没吃过早餐了。原本早上七点起晚上十一点半睡的生物钟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中午十二点起晚上三点睡了。

      离她下车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广场上的老同学也慢慢多了起来,灵人小口小口地抿着豆浆,两眼到处乱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蓝色身影。

      还没到?灵人有些疑惑,按说当时他离广场已经不远了。按捺住心里的疑惑,灵人默默地吃着早餐。或许还在路上,她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直到来聚会的所有人都到了,他都没有来。灵人问了班长,班长说他要打工,可能不会来。

      可她分明在车上看到了他。

      灵人失望地上了车。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任呼啸的风把额发吹乱,有些失神。

      明明都已经心如止水了,为什么还会有期待?

      明明多次在日记本上恨恨地写下放弃,为什么总会忍不住默默关注?

      人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呢?

      是那一次比赛从舞台上下来差点摔跤他那一声小心的微暖,还是上次聚会在KTV那一首陈奕迅《圣诞节》合唱的惊艳呢?

      不是,都不是。

      是闲聊时一瞬的靠近,是他略微炽热的眼神,让她那颗波澜不惊的心疯狂跳动起来。她想,他或许喜欢自己。

      灵人忽的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初一的时候他就坐在她前面,有一次她的矿泉水瓶盖掉地上,他弯腰捡起还给她的瞬间,她似乎听到一声“I love you”。当时的她想了很久,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听,遂不再自扰。

      而现在,那一段六年之前的斑驳回忆却又一次浮上心头。

      纷纷乱乱的回忆占据了脑海,那些不期相遇,那些故意躲避,那些明明发现了对方装作没看见的别扭,那些“曲有误,周郎顾”的小把戏。灵人捂住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好幼稚。

      可回忆不停。

      明明在楼梯转角处眼角余光可以看到他正看着她上楼梯的样子,他却在相遇时只身旁的好友打招呼,有说有笑。

      明明能够感觉到背后炽热的目光,她却总觉得他就是这样,沉默却喜欢盯着熟悉的人,不独是这样看着她,也是这样看着他熟悉的人。

      她一次又一次地确定他是喜欢她的,而他的表现却一次又一次让她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

      她乐于又疲于这种猜心的游戏。虽然游戏的选项只有两个,“他也喜欢我”和“他不喜欢我”,可是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哪个选项是正确的。尽管她现在已经不太在意结果了。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似乎慢慢地慢慢地喜欢上他了。

      【据说在爱情面前谁都是卑微

      那我想我应当在尘埃里沉睡】

      灵人愈发地变得自卑,尽管在好友面前她还是那个自信满满霸气无敌的她,可她知道,她一直都是自卑的,甚至有些沉默寡言。

      她甚至无法肯定自己能在他面前表现得淡定从容了。

      好友说我根本就没办法把你们两个联系到一起,谁能想到你们两呢?

      灵人明白她的意思,他长得极普通,不高,还有些驼背,而她却是并不是那么不起眼。

      可是灵人觉得她并不在乎,因为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如果要形容,她只能找到两个词,就是优雅和绅士。

      他的性格是她从未见过的好,光这一点,她就觉得足够自卑。

      或许,他在面对我的时候也觉得自卑呢。有时灵人会这么自作多情地想。

      目的地到了,一个度假山庄。        

      灵人揉揉因早起而酸涩肿胀的双眼,拂去脑海里的千思万绪,一蹦一跳地跟着众人下车了。

      一行人先是划了船打水仗,然后上了岸又各种起哄各种闹腾,抬花轿坐牛车推车赛手足同泼水节,灵人和大伙一块闹一块笑,觉得阳光格外明媚。

      只是有一点点遗憾而已,真的只是一点点。

      嬉闹的时光总过得非常快,一行人又到了告别的时候。

      回到家中,惊喜地发现舅妈带着四岁的小表妹来家里玩,放下书包也不顾玩了一天的疲惫就开始逗弄小妹妹,两人追得满屋跑,笑声不断。

      舅妈一把抓住小淘气,看宝贝女儿玩得满头大汗,一边数落小孩一边问灵人要皮筋给小孩扎头发,灵人说没有,又转念一想,那个蝴蝶结的夹子应该能对付吧。于是灵人回到房间,从一只小铁盒里拿出一个水晶蓝色蝴蝶结夹子,没顾着收好就忙着给小娃娃送去。

      哗——

      灵人跑出房门的身形一顿,反头一看,整个人都僵住了。

      铁盒无声地伏卧在地上,原本装在里头的五颜六色的纸条散落一地,一只小小的贝壳滚落在一旁。

      怎么会这样,灵人一边祈祷着不要碎不要碎千万不要碎,一边急忙跑过去把盒子捡起,可再虔诚的祈祷的改变不了易碎物品从这种高度上掉下来已经是必碎了的事实。

      所以灵人在看到那个支离破碎的玻璃球的时候,那颗玻璃心也吧唧碎了一地。

      灵人默默地拾起还剩一圈扎手玻璃的底座,打开了底座的开关,残缺的玻璃球便开始在她手中变幻着绚丽的色彩,由深蓝渐变成浅紫,又突然幻成橙色,周而复始。

      闻声跑来的小孩也瞪大了黑溜溜的眼睛,巴巴地看着这美丽的玻璃球,专注无比。

      灵人幽幽叹了口气,有些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摸摸小孩柔软的细发,将残废了的水晶球放在小孩够不到的地方,开始收拾这一地的杯具。

      灵人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这小巧秀气的水晶球的时候欢喜无比,便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天蓝色的底座印着“HAPPY BIRTHDAY”的字样,玻璃球充满了水,里面有莹莹反射着灯光的细小亮片,还有两个小人,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隔窗对视。轻轻摇晃,将沉淀在底座的小亮片摇晃均匀,打开开关,小孩巴掌大的小玻璃球便充满了梦幻般的色彩。

      其实看到玻璃球的第一眼,灵人就决定要把它送给他,可这仅仅是一个决定而已。事实上,灵人根本没有这个勇气。所以,玻璃球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个纪念品。

      仅为纪念一个念想而存在。

      灵人将残缺的玻璃球放回收拾好的小铁盒里,默默关上流转的灯光。

      其实,暗恋是一个人的事。

 

      【唯一的一段暗恋经历,此文也是那段时间写的,现在看起来有点奇怪,不过不做更改。】

      其实那段时间做过很多傻事,包括为了加这个人的好友,我记得当时加好友的界面有”你和某某某有**个共同好友“这一栏,我硬是从五十几个共同好友,一直找到了和我只有七个共同好友的他,然后悄摸摸加上了好友,翻了我好久好久。然后从他的QQ资料里得知了生日,跑去DIY店做了一个摩羯座的手链,最后也没敢送给他。以及在圣诞节那一天傍晚,在操场上一个人慢慢走了一圈又一圈,等到了学校广播播放的那首陈奕迅的“圣诞节”。还有一些小心到对方无法察觉的试探……

      那段内心被支配的时间,乍喜乍悲,仿若被人下蛊。其实自始至终,也就只是自己一个人上演的一出悲欢离合而已。

8 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

    拼命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