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多么痛的领悟
漠原
2019年6月12日
“ 要么美,要么美死! ”

上大学时,我们宿舍曾掀起一股“割双眼皮”的风浪,气势汹涌,锐不可挡。

因为老六趁着暑假割了双眼皮,不仅眼睛变得又大又亮,连睫毛都跟着弯弯翘翘。别看这只是一处小小的改变,却让她平添了几分灵动,漂亮指数蹭蹭蹭的连涨好几级。

要知道,她以前肿胀的眼睛可是连自己妈妈都能丑哭。我这可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老六就是被自己妈妈压着进的美容院。估计她妈妈每看一次女儿,就会郁闷一次:这丑劲,真是侮辱我的基因啊!

本来我们对割双眼皮还有所顾忌,怕疼,怕伤眼睛,怕不小心毁容,怕这怕那。可这成功的案例分分钟就击溃了我们的心里防线,单眼皮的舍友立马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那段时间,“双眼皮”光荣的成为了宿舍的第一话题,就算晚上熄灯了仍热情不减,讨论的如火如荼,非要宿管阿姨来踹门才不得不老实起来。

最终,我们得出结论:要么美,要么美死!

可那时我们的经济还不能独立,割双眼皮这样的大开销必须经过家长。为难的是,不是所有的家长都像老六她妈那样紧跟潮流,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不能理解这种“作死”的行为。

但再大的困难也挡不住走向美的脚步,老三和老五在家经过了“撒泼打滚”、“舌战群儒”等等大小战役,终于揣着银子走向了美容院。

听说割双眼皮是用刀子将眼皮划拉开,然后去除多余的皮肤,抽掉多余的脂肪,最后再用针线将伤口缝缝补补,效果就是要在眼皮上形成预定的皱褶曲线。

看吧,爱美也是需要勇气的。

老三和老五回来时,我已经做好了被大眼睛电到的准备,哪知道这才是恢复期的开端,她们此时看起来就跟被人暴揍了一样,眼睛肿的活像两只大熊猫。我越看越觉得滑稽,忍不住扑哧一声哈哈大笑。这要搁平常,她两肯定要追着揍我,可今天不一样,医生说了,为了防止伤口出血,不能剧烈运动,她们只能恨恨的原地“轻轻”白我一眼。

毕竟是动刀子的事,怠慢不得,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三和老五又是吃消炎药,又是洗脸不洗眼睛,又是忌口不吃辣,又是滴眼药水,又是强忍着不玩手机……一切都是为了消肿。

虽然每天事无巨细的照顾眼睛,但她们仍忐忑不安,两人轮流着咨询老六:“我们的眼睛会不会长不好,会不会消不了肿,会不会手术做偏了,让眼皮不对称?”

听到老六半专业化的安慰,她们放心的点点头,但没过一会担心又冒了出来。弄得我也跟着紧张起来,默默的为她们捏一把汗。

看来,变美的过程也是挺煎熬的。

老三做完手术有个后遗症,她怕光,尤其是晴天的时候,强烈的光线刺激的眼睛根本睁不开。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出门就会带个大大的墨镜(挡光),看着跟大姐大一样。但是好不容易割好的双眼皮,不得不“藏”起来,气得她直跳脚。还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眼睛也在逐渐适应光线。

老五就更恐怖了,有次上课,我和她坐在一起,无意间瞥见她睡觉时眼皮竟然在“不楞不楞”急速的跳个不停,我吃了一惊,连忙推醒她:“老五,你眼睛怎么了?”

老五揉了揉眼睛,无奈的说道:“哎,割了双眼皮之后就这样,我已经习惯了。真害怕把肌肉给累坏了,到时再出什么大问题……”

我听后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默默的摸了摸眼睛,心里暗暗庆幸还好我是双眼皮。天知道,如果我也是单眼皮,会不会脑子一热,也跟着花钱挨刀,想想都觉得可怕,我可消受不了这样的“痛并快乐着”。

哎,变美也是需要代价的。

去年宿舍聚会再见老五,她的眼皮虽然还在跳,但已经缓和了很多,不注意看基本发现不了。但就在我们讨论谁的鼻梁挺,有立体感,谁的鼻梁踏,需要通过手术垫垫时,老五郑重的发言了:“如果不是太丑,就别作死了,还是原装的好。”

我看了看她的眼睛,心里突然就冒出一句话:哦,多么痛的领悟。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扫码,豪礼免费抢

33 36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