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夏天,那个愿望永远无法实现
桃花仙人种南瓜
2019年7月10日
“ 冰渣齿间嘎奔响,声震脑海,有什么正碎裂 ”

操场上,男孩们蹦闪跳跃、跑动投球,影子在白晃晃水泥地上,快似魅闪,汗如雨落,顷刻消失。树阴下,花枝招展的女孩们,或笑或叫,为她们眼中的白马少年呐喊助威。

阳光如火,烧烤着两米高铁丝网外的我。

我用力嚼着碎碎冰,冰渣在齿间嘎奔响,声震脑海,好像有什么正碎裂。我突然明白了《灌篮高手》中三井寿跪在安西教练面前,颤抖呜咽的那声叫喊:“教练,我想打篮球。”

我也想跪在时间面前,颤抖叫喊:“大神,我想上大学!”

这个念头来时,我已高中毕业,走上社会十年。彼时,我站在魔都华东师大的篮球场外。

2000年,武阳百货改制,我承包了玩具柜台。半年后,我厌倦了两点一线的日子,反正有我妹和小双(原同事)照看,我决定出去逛逛。

不知是哪本杂志上看到的,华师大电脑设计培训的广告。那时,电脑还是高大上的东西,让我心生向往。交了五千元学费后,我来到了华师大。

这是我进入的第二个大学,(第一个也是魔都的,前女友就读的那个),我以为能品上一把大学滋味,几天后才明白,自己想多了。

我们这个培训班,算是学校和某公司联营的,住宿虽然也在华师大校内,却远离学生宿舍,只在一偏僻角落,有着两层平房,里面和高中寝室很像,上下铺八人住,也没空调。

除了下午上课,上午和晚上都是自由的,用餐也不能在学校餐厅,所以有的是时间闲逛,也因此第一次吃到了盖浇饭,还吃上瘾了,除了早餐,都到对面的店里解决。

有天上午,逛到旁边一个证劵交易所,在里面买了只股票:张江高科。第二天一看,涨了,就卖了,把赚的伍佰元取出来,请同寝室的人吃一顿。

说来有意思,我们同寝室八人,只有我是来学设计的,他们学的也不尽相同。简而言之,这个寝室就是个大杂烩人员。

到如今,我只记得上铺的李强,这来自温州的帅气少年,帅杀如今的大部分流量鲜肉,最喜欢在晚上买一大杯碎碎冰,嘎奔嘎奔地嚼着。

没空调,电风扇根本对抗不了魔都的热,慢慢地我也有样学样,每晚一大杯碎碎冰,直吃得肚里凉凉,口喷冷气,才觉得有些爽。

下午上机学习,我慢慢认识了几个上海本地的大学生,那时的我们,完全没料到互联网之后的蓬勃发展,都取了很简单的网名。分别时说,以后就用这网名联系,几年后,我输入当时约定的网名,终于明白什么叫沧海一粟。

三十天,转眼就过,学了点半生不熟的设计,我又回归了熟悉的生活。也终于明白,此刻要读大学,是不现实了,因为我马上要结婚了,生活就是这样,要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无法回头。

时至今日,我依然感觉到,那个夏天,华师大的操场外,我的愿望来得那么炽烈,只是已无法再实现......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8 5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