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我,五个女孩一起找经理“逼宫”
桃花仙人种南瓜
2019年5月13日
“ 这些难道不是我这男人应该做的吗? ”

在武阳百货工作一个月后,我莫名成了食品柜柜长。

享受完两个休息日的我,那天回去上班,小艳看着我笑嘻嘻的,弄得我以为脸上粘了什么脏东西,伸手摸了又摸。她说:“恭喜你。”我问喜从何来。她说我要当柜长了。

商场里有食品柜、针织柜、黄金柜、五金柜、女装柜、化妆柜、童鞋柜等,每个柜台都有柜长一名。我说食品柜的柜长不是小英吗?

一米六五的个头,长发、大眼、白肤,笑起来脸颊上露出两个酒窝,小英的颜值在商场里是数得着的,而且她和经理高甄关系很好。食品柜虽是商场中最大的,但总共也就我、小霞,小艳,小双,小彤,小金,小英七人,用不着两个柜长啊?

小艳四下一看,轻声说:“她算什么柜长?出样不见人,搬东西不见人,进货不见人,每天过来一转就没影了。”这时另一边的小双也过来了,微笑着说:“恭喜升职。”小艳的话我还会怀疑,但素来以老实著称的小双,是不会骗人的。我问她们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两人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小艳说:“就在昨天,我们五个女将一起去办公室找高经理,一致要求让你当我们的柜长,其他人不行!”

我顿时傻眼了,我这柜长居然是她们逼宫逼来的,还偏偏选在了我休息的时候。高甄经理怎么想我不知道,小英肯定以为是我在背后搞鬼。天地良心,我可从没想过当什么柜长,每个月多那40元柜长补贴,对我毫无吸引力。

在新开业的这一个月中,我是多干了些活,柜台里都是女孩,有重的东西要搬,我一男的,总不能袖手旁观,让她们动手吧;到本地进货,太阳毒又热,也不可能让爱美爱白的她们去吧;再比如有电插座、铁杆安装什么的,这些难道不是我这男人应该做的吗?

很快,楼上高甄经理在商场广播中,宣布我成为食品柜柜长,负责内部,小英也还是柜长,负责外部进货。食品柜成了整个商场独一无二的双柜长柜台。我见她们很高兴,心里不明白,无论当不当柜长,那些事我还是要做的。

当了柜长没几天,食品柜就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天我接班时,发现有个柜台的玻璃碎了一地,电子秤也摔在地上。上班的小霞告诉我,小金刚才被顾客打了,经理叫她上楼了。过不了几分钟,小金流着泪地下来了,说高经理让她先休息三天,到时再做处理。

问起缘由,小金说那女顾客要买牛肉干,她秤的时候,女顾客要多加一点,小金说了句“这个价格有点高的”。结果女顾客就认为这话是瞧不起她,抓起电子秤上铁盘就砸到了小金脸上。小金骂她有病,女顾客就把商场外的男友叫进来,直接砸了玻璃,还冲进柜台,将小金拖出去殴打。我见小金脸一道道都是被指甲抓出来的血痕,额头上有几处头发都被扯秃了,心中很愤怒,直接上楼找了高经理。

我说小金没错,是对方先动的手,总不能任打不还手吧。

高经理反问我,什么叫顾客是上帝,什么叫顾客永远是对的。她说商场打开门做生意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置气。今天虽然是顾客先动手,但小金言语方面也有问题,而且砸玻璃的那个男的是混社会的,如果他天天来找事,谁受得了。本来这个月食品柜干得不错,小金现在这样,玻璃什么也不用她赔,但她一百二十元的奖金,要扣掉。

等我回到柜台时,小金已经走了。

晚上营业时间结束,商场部在公司五楼举行了先进颁奖大会,食品柜中每个人都获得了一百二十元奖金,我不等大会结束就要走,小英拉住我,说等会还有我的奖状,还要做为代表发言,还要和公司沈总合影。我说这些就麻烦你了,我有事先走。

骑着摩托车在路灯下找了半个小时,我终于找到了小金租住处。二十一岁的小金是隔壁县市人,在本地没房子,租在了偏远的城郊结合部。

我敲开门,她正在看书,整个屋里很空荡,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和生活必需的几样小家电,连个放衣物的柜子也没有,衣服就摆放在椅子上。见是我,小金很讶异,我说是给她送奖金来的,我把自己的一百二十元给了她,并说高经理让她好好休息。

第二天上班,我被高经理叫去,狠狠批了一顿,说和老总合影的光荣,整个商场就我一人,我却不珍惜云云。

第四天,小金回来上班,一切恢复正常。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1 29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