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村痞泥蛋的有意阻扰
物语41
2018年11月8日
“ 泥蛋的态度让新店感到很是棘手! ”

    《乡村故事》二十九、村痞泥蛋的有意阻扰

      很快,广州那边的张石厂长给新店寄来了一大盒录音带,足足有二十盒。新店再次佩服张石这个广州老板的诚信。他翻看着这些磁带,有些歌曲的名字他都没听过。后来当国强听说新店将那么多磁带交给文虎时,国强伤心得不得了,气得一整天都不理新店。

      磁带寄来的当天,新店就给文虎送了过去。

    “哥,你让我说啥好?”那天,文虎捧着磁带感慨道。

    “文虎,只要你喜欢就好,”新店赶紧说道,“不知道我那盖房的批条你爸批了没有?”

    “新店哥,没问题,这事交给我,”文虎拍着胸脯说道。

      回到家中,文虎把新店建房批文的事告诉了父亲。

      村支书李道仁对文虎说,批文早就写好了,但这事不能这么简单。

      文虎不明所以,说咱已经收了人家的礼,若不给人家办好,以后见了新店哥多不好意思。

      李道仁告诉儿子,泥蛋已经找过他了,他新店盖房势必占用泥蛋房后的空地,他泥蛋不干。文虎你别忘了,泥蛋的姑姑李芳华怎么疯的?还不是因为新店的老爹王丙德?李芳华可是咱李家的人。“我已经很泥蛋交代好了,让他出面闹就是,我谁也不管!咱也借泥蛋杀杀新店的威风。当然,批条照批。”

      “爹,李芳华姑姑的事都是哪辈子的事了!不过,您还真是老谋深算啊!”

      当文虎奉命把建房批条送到新店手里时,新店很是高兴。但当他仔细看完批条后,发现批条写得很含糊,似乎感觉有些不妥,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天,新店请来了一个外村的建房施工队对长,人家拿着广州张石厂长给新店的厂房设计图瞅了半天,说要想建房必须向南扩出五米。这与新店的想法一致,但扩出五米的话,泥蛋屋后的路就没了,就变成了一条不足一米宽的小夹道。泥蛋肯定不干。

      新店和阿芳商量后,决定去泥蛋家里把情况说明。

      泥蛋正歪在椅子上看电视。见新店进来,泥蛋腚也没抬。

      “大侄子,很你商量个事。”新店语气很是客气。

      “你姓王,我姓李,谁是你大侄子?”泥蛋的语气很强硬,有种油盐不进的架势。

      新店早有心里准备,知道泥蛋会这样。

      “我想建房,盖个厂房!”

      “那是你的事,你和我说干嘛?”

      新店心想这泥蛋难道吃了枪药?但他不发火。新店不想绕再圈子了,“泥蛋侄子,我想在你屋后面扩建一下,可能要占用你屋后的空间。”

      泥蛋“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新店吓了一跳,心想难道泥蛋这是要来粗的?

      “新店叔,我丑话撂在这里,你盖房我不管,但你敢动我屋后的道路,门都没有。”泥蛋双眼瞪得老大。

      “我有村支书的建房批条!”新店搬出了村支书。

“村支书让你建房,但没让你在我屋后建房!”泥蛋反驳得很是干脆。

      新店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村支书给他的含糊其辞的建房批条里并没有说明建房的具体地址。村支书李道仁留了一手,真是一只老狐狸。

      新店暂时不跟泥蛋计较,从泥蛋家走了出来。

      泥蛋的态度让新店感到很棘手。新店并不知道村支书李道仁对泥蛋耳提面命了一个晚上,主要的意思是:他同意新店建房,但泥蛋放胆阻止就是,村委会不做调停,你们两家谁拳头大谁说了算,你一个大小伙子还扳不过四十多岁的新店?况且,真要动起手来,其他兄弟不会不帮你的,但不要出人命就是。这话让泥蛋吃了一颗定心丸。

      村里的事说不清,有时得讲道理,有时得瞪眼抡拳头,但更多时候,道理就站在腰杆儿硬、拳头大的那方。当然,像新店这样的,拳头也大,但家族小,属于独姓,就谈不上腰杆儿硬了。若腰杆儿不硬,那拳头就成了的发面儿的馒头,个头虽大,却软不邋遢的。

      就在新店找泥蛋的第二天,吃过早饭的新店听到院墙外边有人“哼哧哼哧”地掘地。新店出去一看,见泥蛋在他屋后靠近新店院墙的一侧刨树坑。

      新店明白,泥蛋刨树坑,显然是阻止新店建房,但泥蛋不该把树坑刨在自家院墙跟前,这显然是欺负自己。

      “泥蛋,你怎么把树坑刨在我家的院墙根下?”

      “咋了?我乐意!”泥蛋低着头继续掘坑,心想,你新店要家族没家族,要地位没地位,你算什么东西?

      “泥蛋你怎么不讲理啊?”新店上去一把拽住了泥蛋。

      结果泥蛋想都没想,一拳朝新店的面部直接打来。【故事待续】

  本专栏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24 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