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18
喜欢 27
故事来自主题: 你的生命中经历了哪些病痛?
我和结巴,曾经有过一场旷日持久的较量
桃指夭夭
2019年11月12日
“ 不知道哪个同学小声的说了句:原来是个结巴 ”

刚记事时,我就知道隔壁邻居家有个叔叔说话结巴,不谙世事的我总会跟在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伴后面追着他叫:“结巴佬,吃稻草,吃一根,吃不饱,吃两根,胀死了。”

其实我并不知道吃稻草和结巴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只知道那个叔叔讲话真的很费劲,每次我们追在他屁股后面时间长了,他就会脸红脖子粗的扭过头来吼:“你、们、干、干、干、干、什么!”,好几次我都替他着急,明明很简单的字总是费劲的憋着说不出来,脖子抻得笔直,样子滑稽又好笑。

上幼儿园后,我学会了数数,也勾着胖乎乎的手指头细数出了结巴叔叔说的那句“你们干什么?”其实只有五个字,可是他却说了差不多一分钟。

小时候的天真烂漫大概就是对任何新鲜的事物都表示着强烈的兴趣,甚至连结巴这样被人嘲笑的事情在我看来都是一件顶顶有趣的事情。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学着结巴叔叔的语气说话,明明自己完全可以一秒钟表达完整的“要的”两个字,我都刻意的把它分成好几个字来说:“要、要、要、要的。”刚开始用这样的语调说时,在小伙伴们没心没肺的哄笑里,我得到了一种模仿得惟妙惟肖的快乐感觉。

直到后来,老妈发现我说任何一句话时都比以前慢了许多,而且句子的前半部分总是会重复时,她问我:“你说话怎么结巴了?”

“有吗?”我装无辜的望着她,生怕她给我一个确定的回答,然后招来一顿莫名其妙带有人身攻击的谩骂。

可能骂不骂人也跟老妈的心情有关,她匆匆的瞥了我一眼,然后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就走开了,我长嘘了一口气,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改掉结巴的习惯。

可是有些习惯就像恶魔,一旦上身无论如何也无法驱赶。

初一开学第一期英语课,那个身材很小却喜欢戴大大黑柜眼镜的英语老师在教完26个字母后,像往常一样点学生起来背字母表,点到我时,我非常自信的背了起来。

前面的部分我背起来还算顺畅,可是到“V”和“W”时,我“V”了好几遍却始终没有发出后面“W”的声音来,我知道结巴在这个时候发作了,卡在那里出不来。

“V”到第五声时,我注意到周围有同学转头看向我,老师鼓励的眼神也投了过来,我显得更是紧张了起来,脸涨得通红。我决定重新再来一次,“ABCDE、E、E、E”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会在E这里就卡住了。

课堂上有些骚动,往常在课堂上喜欢打瞌睡的同学都看向了我,一个个眼睛睁得老大,带着疑惑、惊异还有满心想要看笑话的神情。

我变得更是急迫,慌忙中,可就是除了“E、E、E”已经发不出任何其它的音,不知道哪个同学小声的说了句“原来是个结巴啊!”顿时哄笑声在课堂里像一枚威力无穷的炸弹。

这大概是我学习以来受到的最大的一次出糗,也是我第一次遭受到如此无情的嘲笑,我像个无助的孩子站在座位上低下了头,垂下来的头发遮住我的脸颊,一同遮住的还有我无声淌下来的眼泪。

暖心的英语老师及时制止了同学们的哄笑,对我说:“背得还不是很熟练,课后还要多练习。”她的这句话让我稍感安慰,也算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只是周围的同学知道了我是一个结巴后,离我越来越远,我还没有正式开始的英语课和这个陌生的班集体都让我心生恐惧。

过完春节假期,我们又开始了新的学期,而我也在一学期的冷嘲热讽里开始了和结巴的较量,而发起全面攻击的那个人是我。

我开始留意有关结巴的所有文章,论调,给自己制定有针对性的训练计划。每天我回家做完作业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完成自己制定的作战计划:每天说20-30句话,每句话不少于10个字。每说一句,我就在纸上自己写一笔“正”字的笔划,同时备注是否通畅,并根据不流利的次数来给自己制定惩罚措施。

最开始的惩罚措施是抄单词,每结巴一次就抄十遍单词,这样下来,我的英语练习本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单词了,后来连手都抄得麻木了,我才不得不放弃。

这个方式直到初三毕业那年才停了下来,不是因为我偷懒,只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我已经不能把太多的时间花费在这和结巴的战争上了。

其实在学校,我最害怕的就是被点名回答问题或是背诵。每次老师说要点名,我的心立马悬了起来,紧绷成一团,身体也跟着瑟瑟发抖。要是足够幸运没有被老师点到,我就会有一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

直到中考过后的那天午后,我在教室里和一个平时说话并不太多的同学闲聊,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的谈话竟然无比流畅,走出教室,我望着天边夕阳西下,云彩被染成了绯红的颜色,晚风裹着热浪吹过人的脸庞无比舒爽,我突然心生一种感觉:未来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好。

高中填鸭式的教育,老师们基本上不会点名喊人起来回答问题,我也没有被迫说话的负担,结巴这件事在高中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困扰。

大学毕业后,我在无数个城市之间来回奔波,仍然没有找到一处可以让我现世安稳的地方,无数次在逃离和向往中辗转前行,期间也换过无数个工作岗位。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曾经因为生活窘迫,被迫做过三个月的保险经理人。

做保险接触最多的就是陌生人,一个在紧张的情况下连自我介绍都说得结结巴巴的人如何能在陌生面前推销保险产品?大概是我独自在深夜里辗转反侧最真实的原因。

我又有意识地和结巴开始了较量,每天强迫自己下班后熟读理财产品,设想面对客户时他们最有可能对产品提出哪些疑问?我应该要如何应对?笔记做了厚厚的几大本,资料和笔记我都大声朗读,直到不再显得结结巴巴才会爬上床睡觉。

现在回想起来,多亏自己坚定地和结巴较量。虽然最后我不得不离开保险行业,但如果不是当时勉励自己每晚大声朗读,现在的我根本不可能有魄力带领团队在和甲方合作时侃侃而谈,也不可能在以后面对陌生人时依然能够谈笑风声。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18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