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听话毁了我
流沙般的时间
2019年4月20日
“ 不要掺杂一丝的个人情感 ”

这个故事发生在2011年,那年高考,我破天荒的考到510多分,远远超出本科线,虽然上不了什么特别好的大学,但是上个中等的还是足够的。(其实我本来就不差,只是之前状态一直不佳。)

当得知成绩的那段时间,全家都沉浸在高考的喜悦中,我也出现了久违的笑脸,毕竟12年的寒窗苦读总算获得了回报。可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我和我父母的矛盾就显现出来了,这个矛盾就是志愿。

毕竟考的还可以,填志愿大家都不敢马虎,我想填我喜欢的师范专业,数学专业。但是我父母全不同意,他们考虑的是就业。

我们住在安庆市,一个以炼油为主的城市,虽说是炼油,却没有油田,石油都是从外地拉过来的。在我小时候,我爸妈是个体户,他们天天看着那些石油工人朝九晚五,规规矩矩的上班,很是羡慕,福利待遇又好。所以他们听别人说,让我选了个石油院校,虽然分数是够上他们最好的专业,但是因为我是色弱,读不了化工,就想让我选机械自动化。期盼着我毕业能进石化。

但是我从来不感冒,我讨厌工厂,讨厌霹雳啪啦的敲击声,讨厌那些润滑油,汽油的味道。我喜欢宁静,喜欢读书。这就让我和我的父母产生了矛盾。

在去填专业前,我几乎每天都要被他们唠叨着,填这个,填这个。直到我忍不住,和他们吵了起来,“是你们念还是我念?”“明知道我是色弱还让我填这个学校?!”“你先填这个学校,到时候再调专业。”“这个学校我不填。”……

可能是烦了,父亲还有点理智,“我们别管了,让他自己选”听到这句,我心里稍稍有点安慰,放松了警惕。

终于熬到了填报志愿的那天,那天天气很好,早上的阳光照的人暖暖的,如果不是他们说的那句话,那天真的很美好。他们说:“你还是填那所学校吧”。

“你们不要讲了,好吧”我瞪了他们,像是仇人一样地瞪了他们。后来我就去填报志愿。

上机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拿出我之前准备好的纸,上面写着我自己选的四所院校,分别填到电脑中。可人有时候就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我偏偏在这时候,想起他们的好,想起他们的不易,想起他们为我的操劳,最重要的是不想让他们失望,我带着面具活成他们喜欢的样子。我动摇了,我改了我的第一志愿,改成那所院校。

那天填完志愿,我心里有些失落,我安慰自己。他们的人生经验丰富,我的人生阅历还不够,应该多听听他们的。可是我自己都清楚,他们真的懂多少,他们的目光也只是在眼前的石化厂而已。

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毫无意外可言,第一志愿录取,我很想哭。哪怕是现在想起来,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是想哭。

上了大学,我对机械一点兴趣都没,一门工科给我听出了文科的感觉,我在学校苟且生活了5年里(因为留级,)每年回家我都和家里人吵架。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知道我脾气变坏的原因。

中途,学校发了留级的通知,他才知道我在学校学习特别差,才知道我真正的想法。我不想学机械,但是为时已晚,回去重读高三,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皱着眉头继续读下去了。后来我打听到,他们之所以让我填这所学校(我都没听过,他们怎么会听过,一定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是周围一个工人说的,别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而且还深信不疑,还要别人跟他们一起信,这是他们60后,70后的通病,(不是我吐槽,60后,70后没文化的太多了,就算有文化,也经常被忽悠,微信群里经常转信息的,很多都是这些。)我知道后,只想笑,笑我自己太天真。也笑他们太天真。一家三口竟听一个外人的话。

最后拿了毕业证,学位证。他们让我回家去石化,但是这次,我拒绝了,我直接说“我不去,我不喜欢工厂”这次他们再也没有逼我了。但是又有什么用呢,这个错误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我的人生轨迹已经失控,朝着我看不到的方向前进,我很讨厌这种失控的状态,我喜欢运筹帷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在此,提醒那些未来参加中考,高考的人,一定要记住这句:人生有许许多多的选择,当你的选择系到关系到自己一生命运的时候,请不要听别人的,请客观看待自己,不要掺杂一丝的个人情感,比如家里人的,同学的,老师的,女朋友的,男朋友的,这些羁绊都是你客观判断的阻碍。你如果想让自己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请听自己的心声。

提醒一下家长,别干预孩子的人生选择,他们不再是洋娃娃了,你不能把你想过的日子,刻在他们身上。他们喜欢什么人,上什么样的学校,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是他们的自由,(只要不作奸犯科)因为他们终将长大,独立生活。

5 5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