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9
喜欢 20
故事来自主题: 首届南瓜屋杯中国好故事征文大赛(获奖名单公布)
风无情
微风拂面惹人怜
2019年11月13日
“ 到底是风无情,亦或是人无情 ”

起风了。

他紧了紧衣领,使劲地吸了口烟。

香烟的光一下更亮了,在漆黑的夜里犹如一只萤火虫,显得寂寞而孤独。

他自嘲地笑了笑,突然把香烟扔到了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灭,好像脚下的这根香烟就是那个无情的女人!

他借着月光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她,应该快来了。

这时一辆宝马车开了过来,停在了他身边。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俏脸。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女人,气质优雅,长得也非常漂亮。

她探出头,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

良久。

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你还是跟三年前一样,一点没变。”

“但是你变了,变漂亮了,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她似乎没听出他语气中的那一丝讥讽。打开副驾驶的门,柔声说:“外面冷,上车聊吧。”

他没再多说,过来坐进了车里。

她语气有些埋怨:“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地方见面?荒郊野外的,连个路灯都没有,我带你去个咖啡馆,我们边喝边聊。”

他掏出根烟,一边找着打火机,一边嘴里说着:“你难道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我没进去的时候,我们不是经常来这里玩吗?”

她微微一怔,口里“哦”了一声,本来已经发动车子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你不说我都不记得了,这里都变样子了,差点没认出来。”

他耸了耸肩:“是吗,我怎么没觉得?变的是你吧!”

说着拿出打火机打了几下,没打着,郁闷地甩了甩。

她看在眼里,拿过手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非常精致的打火机,递给他:“给,就知道你会这样。”

他接过打火机,“啪”的一声,打着了火。

他点上烟,在手中把玩着打火机:“有钱就是不一样,打火机都这么上档次!”

她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本来就是给你买的,知道你的打火机经常会坏。”

他愣了下,也不客气,顺手放进了衣袋:“那谢谢了,你真是有心。”

他漫不经心地问:“对了,那个胖子对你怎么样?”

她笑着说:“很好啊,他对我很好!”

他也笑了:“那就好。”说完猛地吸了一口香烟,嗓子却莫名的一阵发苦,不由得咳了起来。

她急忙拍了拍他后背:“没事吧,都跟你说了多少次,少抽点烟,对身体没好处。”

他摇了摇手:“没事,不用管我。”

她目光落到了他的手上,他的手掌少了两根手指。

她的眼睛瞬间红了,抓住他的手:“那天都怪我,是我害了你。。。”

他甩开她的手,冷冷地说:“你还记得那天的事?你怎么不记得那天你说过的话?”

她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他盯着她的脸:“你说会等我出来,一辈子跟着我!”

说到这里声音不由激动了起来:“你做到了吗?我为你坐了三年牢,你为我做了什么?在我坐牢的时候,找了一个比你大二十多岁的富豪,这就是你为我做的吗??”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她哭着说:“我知道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行。。。”

他冷冷地看着她,眼睛里都是鄙夷之色:“我为什么要打你骂你?我应该替你高兴才是。你有钱有车又有房,富贵又荣华!哈,谁能比你命好?不比跟着我这个穷小子强百倍万倍?”

她没有说话,却哭得更厉害了。。。

他不再理她,推开车门,回头看了一眼埋头哭泣的她,心里突然感到一疼,疼得心都要抽搐起来。就算三年前那天,被那个小混混砍断手指,也没感到这么地疼。。。

他淡淡地说了句:“祝你幸福。”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家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可是,为什么人的心会这么容易变呢?

门口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见到他立刻蹒跚着走过来。

他急忙迎上去,沙哑地喊了声:“妈!”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母亲眼里也都是泪水,脸上却笑着:“我的儿啊,你终于回来了。。。”

白发如霜,母亲又比三年前憔悴了许多,他无比心疼地说:“妈,儿子不孝,这几年让您受苦了。。。”

母亲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进屋后,他自责地说:“最对不起的是我爸,临终前也没能看他老人家一眼。”

母亲叹息一声:“谁能料到呢,你爸会突然得了肝癌。。。这事还多亏了有小月。。。”

他心一紧:“妈,咱不提她了。。。”

母亲问:“怎么了?”

“她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月了。当初她被几个小混混欺负,我为她而把人打成重伤,被判了三年。但她却在我坐牢的时候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富豪!没想到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也比不过金钱的诱惑。。。”

母亲听完叹了口气,轻声说:“你误会她了。”

他愕然:“误会?”

“没错。在你进去一年后,你爸突然被查出肝癌,需要五十多万治疗费。可是你知道,咱家哪有这么多钱啊?小月她第二天就把钱送了过来。。。虽然你爸最后还是没能等到你出来,这都是命啊。。。后来我才知道,她为了给你爸筹到治病的钱,答应了一个有钱人的求婚。。。唉,这么好的孩子。说起来,咱家真是对不住她呀。。。”

他的心一下抽痛起来,身子也几乎站立不住。

他脑海中又浮现出她哭泣时的样子,那么绝望,难么伤心,当时她心中的疼痛恐怕更甚过自己吧。。。

他默默转过身,木然走到门外。

冷冷地风吹在脸颊上,不知何时他的脸上已挂满了泪水,冰凉凉的。

他颤抖着手抽出一根香烟,轻轻地掏出了那个精致的打火机。

“啪”地一声打着了火。

火焰在风中摇晃了几下,熄灭了。

他又打了一下,又被风给吹灭。

他不停地打着,似乎都已经麻木。。。

打火机发出的焰火忽明忽暗,在冷冷的黑夜里显得是那样地无力和卑微。

过了许久,他凄凉地笑了笑,停了下来。

然后,把打火机紧紧握在手心里。

仿佛这就是他的所有,他的一切。。。

这时,风变得更冷了,冷得几乎可以冻住人的心。

到底是风无情,亦或是人无情?

留言 9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