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坑我,没门
静悄悄的_夏天
2019年6月10日
“ 一个疤痕算什么,心灵无疤就行了 ”

本人女,年龄不说了,只说性别就行了。

虽然我是女滴,但我是极其崇尚自然美的那种,虽然我也不美,但从来不去整容啥的。

当然主要是没有钱,有钱我也想整成范冰冰。

但命运就是会捉弄人,好死不死的非给我脚踝来个疤!

这不是逼着我整吗?

先说说它的来历,还不是因为我想吃隔壁一枝出墙的红杏,从墙头上摔下来又不敢做声,自己撕了一块破布随便包了一下,后来下水摸鱼,就发炎了,然后就长了一个突出的疤,我当时很不以为然,以为它会像膝盖上的疤那样自己会自动消失的。

然后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于是我一直都不能穿裙子。

都说女大自动爱美,虽然我还没爱美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但基础的爱美心理我还是有的吧。

作为一个女生怎么可以不穿裙子?穿了裙子脚踝趴着个“小乌龟”算怎么回事?

于是我能上班了,拿到工资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送给美容院。

可能有的瓜友会说,你为什么不去医院而选择美容院?

这还用说吗?去医院是看病,去美容院那是修饰一下,这有根本上的区别。

美容院的小姐姐满口答应可以给我祛掉,然后拿给我一瓶巨贵的疤痕灵。

但我涂了一个月一点都不灵,除了让“小乌龟”的皮肤愈发光泽,毛用没有,而这种光泽尤其让我恐惧,奶奶个腿的,越来越水灵是不是想长得更大啊?

我感觉这不是去疤的,好像是疤痕营养剂啊!

于是又攒了俩月工资,打算换地方,硬着头皮来到了医院,问问有什么办法,医生说,最好的办法是手术。

当我怀着英勇就义的决心打算要手术时,医生端详半天我疤的位置说还不能做手术,因为脚踝这个位置很特殊,切不干净,切了还要长。然后一大堆专业术语,听的我云里雾里,去个疤还这么费劲,难道不是像铲锅巴一样一铲子铲掉吗?

我很是绝望,难道本姑娘这辈子就带个“小乌龟”过了?这辈子就与裙子无缘了?

最后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恳求医生:“您哪怕让它小点也行啊,我只求它不要太碍眼。”

然后医生说了让我跌破眼镜(假装戴着眼镜)的两个字————“打针!”

啊,打针?天知道我最怕打针,还晕针。

我问,打哪儿?

哪有疤打哪!

怎么办?为了祛疤,必须豁出去。

我叫来一个闺蜜来陪我,打针的时候,闭上眼,紧紧攥着她的手臂,指甲都掐进了她的肉里,她没吱声,我却一阵狂叫,医生白着眼说,这个大人了叫什么?

可是谁知道我从能跑得快开始,打针就没人逮住过。

这么多年不打针,叫谁谁不害怕?我可是鼓足了被杀头般的勇气才敢的。

我记得好像是一个疗程4针,一针400!

真是肉疼啊,早知道我去买点杏吃多好!

400能买多少筐杏啊!不不不,还不知几个400能打好!

我的钱啊.....不管了,钱还会回来的,脚脖子好看最重要。

一个疗程没打完,不知算是好心还是多嘴的护士跟我说,打这个是有副作用的,可能会发胖,还有可能会复发,好的情况下,能管个多少年。

我气结,打了还会复发?我还得冒着发胖的风险。

不祛疤无非脚脖子难看,发胖了整个人都难看了,我这是得不偿失啊!

回来上网一阵查询资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去疤痕针的副作用有如下这些:过敏,无效,复发,局部组织萎缩、局部皮肤色素沉着和脱失,生理机能失调、皮损扩大、皮下药物颗粒沉积钙化灶形成,甚至局部组织坏死……

我的乖乖哦,这副作用简直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

我突然联想到,那些经过风吹雨打冰雹砸的苹果,虽然模样不是太好看,但是更甜。

姐我决定不去医院打了,果断放弃!

还是做个天然无公害的女子吧,一个疤痕算什么,心灵无疤就行了。

我打算,以后穿裙子配靴子!带窟窿眼的那种,清凉透气,物理遮疤,无坑无风险。

哼,谁再想打着变美的幌子坑我?没门!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扫码,豪礼免费抢

26 2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