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39
喜欢 38
故事来自主题: 寻找真实职业故事第一季:我的职业人生
女机械工程师
漠原
2019年12月1日
“ 我们需要的是胆大心细,而不是侥幸的赌一把 ”

1.跳入机械行业的“深坑”

当年我不顾家人的意见,一意孤行的在高考志愿栏里填上“模具设计与制造”,自愿且坚决的跳入了机械行业的“深坑”。

大学毕业,众多女同学怕进入工厂会在淑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纷纷望而却步的“转行”,以我如今的眼光来看,实在是明智之举。但当年“特别如我,倔强如我”,偏偏“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做了一名机械工程师。

从业五年,我每天的工作,不是在电脑前皱着眉头冥思苦想设计方案和加工方案,便是在车间机器的轰鸣声和金属的碰撞声里穿梭。但不管环境如何聒噪,生活如何远离都市中心的灯红酒绿,我从来没有对自己的选择质疑和后悔过,直到那个工伤事故的发生……

2.工伤事故

那天,寻常日子,寻常天气,寻常被烦人的闹钟叫醒上班。数控铣床的工人打电话说自己把图纸尺寸看差了,导致加工的产品槽位偏大,让我过去看看是否还能用。我对着图纸回想了一下说:“没事,这就是个避让槽,你把剩余的改过来就行。”

虽然解决了问题,但近来订单少,我也正得闲,便没急着回办公室,一边等着他加工出第二件检验一番,一边与他闲聊。

两人正聊得兴起,不远处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好像几颗子弹打在了厚钢板上。紧接着,传来“啊”的一声嚎叫,撕心裂肺,好像刀子正在割断嗓子前本能的全力嘶吼。

这可怕的声响使全车间的嘈杂戛然而止,大家面面相觑了一瞬间,便同时猛的向声源跑去。

在我斜对面大概十米处,冲压工人刘建正弯腰捂着大腿,他脸色煞白,浑身虚汗,吃力的说着“腿,腿……送我去医院。”

我们看见鲜血不要钱似得汩汩的从他指缝里流出来,一瞬间便染红了裤子。同事们不敢怠慢,七手八脚的替他捂着腿,扶着他,背起他,喊领导,开来车,杂乱着呼啸着将他送医……

经调查,刘建当时冲压完一款产品后,在冲床上换了模具正准备冲压另一款产品。可平时以小心谨慎出名的他,今日却因这是生产十年的老产品而大意,他忘记调整新更换模具上模的实际行程,最终导致上下模具剧烈碰撞,上模破碎,碎块高速飞出,有的打击在一旁的机器上,而有的,却打中并贯穿、嵌留在刘建的大腿内……

接连几天,刘建的工伤都没有因为送医及时(公司三分钟车程处就有军区医院)而传来伤情稳定的好消息,反而几度传来有极大可能需要截肢的坏消息,让人唏嘘不已。

如此可见,在外做事,安全第一这句标语,才是重中之重,必须要时刻铭记在心底。

3.辞职想法

虽然身处工厂,工伤随处可听,但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惨剧,视觉上的冲击以及心里的慌乱和震惊颠覆认知。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冲床上已面目全非的模具,想着电梯门能自动感应开关,水龙头能自动感应出水,为什么冲床上安装的上下模就不能相互感应,在危险时刻自动弹开或报警?此时此刻,我痛恨自己书到用时方恨少,痛恨自己智商平平且缺少创新力,不能为科技研究贡献力量,只能望洋兴叹。我的思绪百转千回,忽又想到刘建当天早上还在车间谈笑风生,还在朋友圈晒他的娇妻幼子,可此时,已是一个将人生希望寄托在医生口中的无力病人。想到这里,我心里从最初的震惊急转到后怕,我突然觉自己也随时都处于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

我经常因为要做试验产品或确认首件产品,而全程跟踪生产工序。我经常因为模具损坏,而要求工人试冲压,以求找出问题所在,便于维修;甚至有时候,我急需样件,工人又忙得顾不过来,我自己就开始操作一些简单的机器……总之,我需要停留在运行机器旁边的时候不在少数,我不敢保证下一次碎块不会向我飞来。

我浑身打了个哆嗦,脑海里出现了一条清晰的思路:我是个女生,没有必要在毛刺纷飞到处油污的工厂里“拼命”。人是自私的,这一刻,我想到了逃避。

我去人事部要了一张离职单,写了一份因个人原因离职的申请报告。我坚定的想,以后再也不踏足机械行业了。

4.既来之,则安之

馨馨既是我的同事、舍友和老乡,两人平日里形影不离,在宿舍在路上在手机上在电脑上吐尽公司里的各种大小槽,然后相互指正,颇有扶持前行之感。

她问我:“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且行且看,就是不想再干机械了,太危险!三百六十行,总有我容身之地。”

“那好,我给你指几条出路,一、创业?”

“我没那魄力。”

“二、干销售?”

“我没那口才和酒量。”

“三、你去当个职业作家?”

“开什么玩耍,我哪有那才气。”

“四、……”

“五、……”

……

馨馨指的出路被我一一否决,她莞尔一笑:“听我给你分析,如果转行,你啥也不会,又不愿意重头学起。如果不上班,你又没钱花。如果不转行,去哪个厂都一样。要我说,你还是留下来比较好,找到自己爱好的工作不容易,再说了,哪个工作还能没有几把辛酸泪?那开车可能有车祸,开飞机可能坠机失联,那你总不能因此不坐车不坐飞机吧?”

馨馨将我说愣住了,我一时竟无言以对,觉得她给我泼了一盆名叫“现实”的冷水,让我觉得自己是有点矫情和反应过激了。

馨馨见我不说话,笑着挽住我的胳膊:“既来之,则安之。危险是可以规避的,公司以后会进行定期的安全教育,我们在车间时也小心一点就成。走,领导请吃大餐。”

我无语的看了看她,原来是领导的说客,算了算了,谁让这说客句句在理,我确实不是能折腾的人。

5.思想转变

冷静下来,我想起了另外一件让我后怕的事。

那天有一款新产品,相对异形,弯度较大,无法用折弯机常规折弯,需要做专用工装,安装在冲压机上进行折弯。按以往惯例,设计图是需要另外两个工程师审核和批准的。可不巧的是,那几天他两相继出差。偏偏我对自己设计的工装并无把握,可我环顾四周,其他工程师不负责该领域,并不能给出建设性的意见。

当时我完全可以拿着图纸去车间和老师傅商量,但我却犯了个懒,一边想去了还不又得被他们嘲笑技术部是吃干饭的?(这句话估计是大多工厂工人的口头禅)一边安慰自己只有30件产品,且产品小工装小,不会有问题的,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

我因了自己面子,直接下发了图纸。

没过几天,我正在办公室报价(我们公司工程师需从产品的报价到设计到工艺全线负责),生产经理打电话让我速去车间。

那套工装果然出问题了,在压最后一件产品时,定位端突然被挤断飞出,飞速砸在墙上。生产经理说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碎块打在他或其他工人身上,后果不堪设想。他质问我为什么不这样或那样设计?当时的我虽意识到错误,但并未深入人心的在意,觉得生产经理夸大其词了。如今想起来,他不仅没有夸大其词,反而因了平日里的关系(算起来,他是我的老学长),以大事化小的宽容,并没有咄咄逼人的责备我。

此次亲眼目睹刘建的工伤事故后,我能清晰的想象出当时的惊险,自己那次真的险酿惨剧。在脊背发凉的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从事的工作不容丝毫懈怠,我的每张图纸都对车间工人负有“安全生产”的责任。我不能因为自己缥缈的尊严,而“无意间”伤害了别人。这个行业需要的是胆大心细,而不是侥幸的赌一把。

我认真的审视自己,觉得“责任”二字应该从签图纸做起。以前我在别的工程师的图纸审核一栏签字时,就真的只是写个名字,走个过场。从那天起,我觉得唯有认真的核对尺寸,检查工艺的可行性,才对得起同事间的信任。因此不久,我便成了办公室公认的“找茬大王”。

也是从那天起,每每遇到没有把握的设计,我会不厌其烦的“打扰”别人,从高级工程师沟通到普工,“上蹿下跳”到有更为满意的解决方案为止。反正你给我个白眼我就当没看见;你说我干技术的连这都不懂,我就说人家不是没你经验多嘛;你说我吃干饭,我说嘘,别让老板听见……总之,我是女生我怕谁。(这也许是女生在工厂里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很少有人会真的跟你计较。)

我在车间的身影更加多了,无意间感觉自己学到了好多实用的设计方法,很是充实。因为在此期间,我发现大多数工人超有想法,尤其是在计件产品(以计件结算工资)的加工上,他们为了加工速度所展现出的智慧,让人有一种隐世科学家的错觉。真可谓“高手在民间”。

6.优秀员工

去年年底,公司评选优秀员工,我对这跟我不沾边的事丝毫没有上心。没想到的是,车间工人首推技术部的奖项应该“花落我家”,技术部的其他人也觉得没有意见,我受宠若惊,以为自己技高足以服人,没想到他们普遍的理由是:干技术就是要脸皮厚的。

“瞎说,人家明明是大气好不!”我虽然横眉竖眼的怼着跟我开玩笑的同事,但心里却觉得跟他们更近了一步。

看来人跟人打交道,只要心诚,看似的鸿沟其实也只是一层窗户纸。工作亦然,只要够认真,不怕麻烦,再大的困难也只是表面吓人的摆设。

我觉得,我是要赖在机械行业里了。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留言 39

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

    • 0关注
    • 0粉丝
    • 0故事

      推荐主题

        南瓜屋公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