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混合着夏风吹来:18岁的路口,再也没有了你的身影
渔舟不晚
2019年5月13日
“ 高考交上去的不只是考卷,还有回不去的青春 ”

早晨被小区旁边学校的高考倒计时动员大会吵醒了,看了看手机,清晨六点半,离上班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回想起我的高考,转眼过去了六年。那年交上去的不只有全国高考卷,还有热血青春还有... ...

临近高考前的两个月,学生们反而不紧张了,紧张的好像是老师和家长。老师们天天念叨哪里的知识点还不会,赶紧问啊!过俩月想问就问不了了!家长们送各种好吃的,各种补品,核桃都已经快当饭吃了。

每周日下午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学校门口成了“重灾区”,家长们站在铁门外唠唠叨叨,学生有的不耐烦,有的哭哭戚戚,好不热闹!

操场紧邻学校大门口,而我,习惯每周日休息时间去操场跑上个五六圈,一来释放学习压力,二来盼望着学校门口出现我想见的人。

我不知道我家里怎么了,我只知道出事了,爸爸生病住院了,生了很严重的病,妈妈打电话说:“其实不严重就是个小手术,姐姐怕家里医疗条件不好才去了北京,放心啊,等你考试完了我们就回来了。”

挂掉电话我心内五味杂陈,直觉告诉我,事情没这么简单。

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呆呆坐在教室看书,心思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我没有去跑步,不想跑了,也累了。

忽然有个同学跑过来说,门口有人找你,应该是你家人来看你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在,,和我说话?回过神来我大步跑出教室,奔跑到校门口的过程中,泪水打着转转。

校门口是姐姐和姐夫,姐姐说不要有压力,顺其自然就好,家里没什么大事,爸爸的病做了手术,已经快好了。

简短几句话,姐姐姐夫就赶紧回去了,门口只剩下我和姐姐刚递给我的几个热包子。

高考就这样结束了,我拿着考试文具走出考场,走回自己的学校门口,那是一个十字路口,车来车往,由于刚参加完考试,高三学生迎来了大解放,家长们来接孩子放假,把大大的十字路口挤了个水泄不通,明明在学校马路对面的那个街口很宽敞,可家长们非要在学校门口挤着。

马路对面的路口,几乎是我的天堂,高中时代一个月放假一次,每次放假我都告诉我爸爸,在马路对面路口等着就行,不用过来,门口人太多,每次放假拿着大书包只要刚踏出校门口,稍微垫一下脚,就能看到马路对面那个熟悉的身影带着朴实的微笑。

距离上次见到爸爸在这里接我放假,已经有小半年没看到他了。

借了旁边小卖部老板的电话,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大概一个小时后才能到。

宿舍在五楼,没有电梯,自己打包好所有东西,一件一件往路口搬运,搬过去的东西暂时放到小卖部老板那里,来回五六趟才搬完,满头大汗,坐在装被子的包袱上,默默看着学校门口的人一点点减少,直到太阳失去了刺眼的光芒,直到学校大门彻底关闭,门卫大爷锁上大门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青春也永远锁上了,而且好像有点悲伤。

姐姐和姐夫开着电动三轮车急忙赶了过来,装了东西往回走,姐夫前边开车,姐姐和我坐在后边。

姐姐:“等了很久吗?” 我:“没有,没多长时间。”

我:“老爸呢?在家里吗?” 姐姐:“嗯”

耳边夏天的风刮过脸庞,刮过眼角,呼呼的,热的有点发烫,甚至有点潮湿。

快到家了,远远看到了村子口,姐姐说:“到了家,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更不要表现出来,知道吗?”

我看了她一眼:“知,知道了。”

家里床上,爸爸躺着输液,瘦的只剩一把骨头,往日结实有力的胳膊,可以帮我拎起两大包行李的胳膊,竟然只有一层皮,隐隐约约都能看到骨头缝。

我强忍泪水,俯下身轻轻说了声:“爸爸,我回来了,考试很好,题也不难。”

爸爸微微睁开眼,说了声:“好,快去休息会吧。”,声音弱到仿佛要掉到地上。

姐姐不说话,把医院的诊断证明递给我,醒目的几个字仿佛要把我的心活生生刺穿!

肝癌晚期。

我都能感觉到心脏仿佛微微颤抖着暂停了几秒。

高考结束日期是2013年6月8号,我在2013年6月26号永远失去了我的父亲。

爸爸下葬后的第二天,我回到高中学校门口,久久望着马路对面那个熟悉却再也不熟悉的街口,期待能再看见一次爸爸来接我放学的身影,中午直到天黑,我明白了,一切再也回不来了。

而我,以后再也不会路过那个街口,我不想看见,也不想再去感受。

那年18岁,再也回不去的18岁,再也不想回忆的18岁。

23 10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