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岁的我开始了打工生涯
一歆爱兮
2019年6月17日
“ 出门在外,没人把你当孩子。 ”

05年的夏天,我初中毕业,我以为自己可以凭借优异的成绩顺利读高中上大学然后走出那个偏远的小乡村,可现实再一次啪啪打脸。中考我考了648分,那年县城最好的高中平价高中录取分数线是588分。

还记得15年前的那天深夜,我跑到村里的河边,一边攥着成绩单一边嚎啕大哭,我以为自己早已没有了眼泪,可在那一刻却止不住的流,线柱儿般的泪水仿佛要连同那条河一同流向远方...

让我哭到窒息之际才轻轻拿起火柴划拉了好几回才把其中一根火柴划出了火苗,随着那张成绩单一点点燃烧,我心里的梦想也彻底灰飞烟灭。

第二天随着母亲的远房表姐一同踏上了绿皮火车,那是一条漫长的绝望的通往离家1500多公里的深圳,对我来说那是远到天际的地方。我一直专注的看向窗外,看着火车慢慢启动,渐渐提速,看着车子越走越远,然后耳边响起妈妈说你天生就是个贱命,一个亲生父母都不要的孩子,我养你到15岁已是你天大的福气,你这辈子挣的钱都给我也偿还不了你欠我的债......我心如死水。

原本以为再糟糕也不过如此,却怎么也没想到,深圳,那个传说中邓爷爷画了一个圈的美好地方在初识之时带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吓),让我多年以后每每想起依然心惊胆战。

先是遇见了抢劫。只听“嗷”的一声一名女子满嘴是血倒在路旁,几个满身纹着左青龙又青虎以及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人拿起背包就跑,他们一个个满身的纹身外加被电击一样的发型以及那一张张牛头马面的脸,我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晚上又遇到一只比猫都大的老鼠从我脚边滑过,它两只眼睛死死的盯住我,好像要把我吃了。吓的我一声尖叫,腿肚子发软,还磕在了楼梯上。

最后又因为不满16岁找工作屡屡碰壁。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招工的头头好心给我指条明路,购买一张假身份证,方可顺利进厂。当我花了一百块巨款搞定身份证以后,也顺利进了工厂,并且被分到了品管部,听说那可是厂里最牛掰和最清闲的工作。我想老天对我还真是不薄,一番折腾还是开了眼。

可事实上我又自恋了,这些优待也仅仅是那些“老师傅”们,对于我这种什么都不懂刚去的白脖日子可就不那么好过了。

因为不会,刚去就被先发配到生产上学习。当我被领到生产部班长淋姐面前时,我那一脸如花儿般的微笑就被她一个斜眼飘过。啥都不问就那么一句,好的,干活吧。

领着我的人瞬间没了踪影。我抬眼望去,不大的车间挤满了二三十人,全部统一穿着蓝厂服带着白口罩,都是两眼,我哪知道谁是谁啊。再说干活吧,我干啥啊?

“姐姐您好,我是新来的,我应该干点什么?”“哥哥您好,我是新来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像个无头苍蝇似的逮着人就问,可是没有人搭理我,都像没听到我话一样冷漠的走开。我的话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就连回射都是软绵绵的。

就这么无所事事的闲置了一个上午,午饭过后琳姐突然给我发飙,话很难听,我很委屈,可是不敢顶嘴更不敢哭,只能硬着头皮听着说落。我看着周围那一个个幸灾乐祸的脸,就知道这帮人指定给琳姐告状了。

那天的下午琳姐让人搬出了很多箱残次品让我修正,无非就是拿着小刀一个个仔仔细细的把残次部位刮干净,在拿颜料一个个补上去。我被吓的坐也不敢坐了,一直弯着腰刮啊补啊,就这么别人八点下班,我搞到夜里十二点才敢下班。

深夜躺在床上僵硬的腿和疼到难以忍受的腰,我再也忍不住落泪。苦难的日子依然继续,这是要我死吗?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3 7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