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五:阿布辛贝的爱情
猫的吃吃爱
2019年5月7日
“ 她是他的最初,也是他的最终。 ”

出发去阿布辛贝那天,猪队友本来是表示反对的:这一路上不就是在看各种神庙吗?为什么还要再加100美元、来回7小时,再多去一个?而那个旅游团,确实也有人选择当天躺在游轮上睡大觉,好像他们凑够了一桌,开麻将。

可对于我来说,我只后悔当天穿的是玫红色的裙子,与在尼罗河西岸粉红色砂岩悬崖的山体上用人工劈凿出的阿布辛贝神庙有点不搭,所以如果你要去那里好好拍照,建议选蓝色系的服装更好。

阿布辛贝究竟有什么特别?或者应该反过来问:能印在埃磅上的神庙是哪一座?号称埃及最美的神庙是哪一座?阿布辛贝就是答案。

那一天,埃及的沙漠依旧一望无际,凌晨三点半我们就梳洗完毕,四点无论你来自哪里是哪个旅行团的,都统一为一个长长的车队,在全副武装的军队特警护送下,浩浩荡荡向茫茫沙漠出发。

为什么去这个神庙要这么麻烦?我们的导游张学友解释说来回七小时都是荒漠,如果路上车坏了就不好办了!可是我之前看过一篇帖子,似乎曾有武装挟持游客作人质,所以这么惹眼的车队,还是用军队护送的好。

其实阿布辛贝并不是埃及王的名字,瑞士探险家当年被一名名叫阿布辛贝的男孩带到了现场,所以遗址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阿布辛贝最著名的就是太阳那束光:在这一个幽深的岩洞,三千多年前的神庙设计者就能够精确地运用天文、星象、地理学、数学、物理学知识,按照神庙主人——拉美西斯二世的要求,把神庙设计成为只有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2月22日和奠基日10月22日两天,旭日的金光正好能从神庙大门射入,穿过庙廊,把光辉洒在神庙尽头右边三座雕像上;而最左边的冥界之神却永远躲在黑暗里,享受不到太阳神赐予的这份厚爱。

岁月过去了几千年,当阿斯旺高坝开始动工修建时,这些古埃及的古迹面临着永沉湖底的厄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世界各国发出拯救呼吁,从1960年至1980年,51个国家专家们进行了40多次大规模的挽救古迹活动,22座庙宇经过测定方位和计算,拆散后化整为零转移到安全地带,然后旧貌重建。阿布辛贝神庙也被原样向上移位了60米,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重新选址后复原的神庙。可是尽管有国际一流的科技人员,运用了最先进的科技测算手段,那束射进神庙的太阳光还是与原来的误差了一天。现在那束光芒照进神庙的时间,已不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当天。

不过好在阿布辛贝的爱情故事不会改写。

当初拉美西斯二世在人烟罕至的沙漠深处雕凿一座如此雄伟的神庙的原因,有一种说法是拉美西斯二世最爱的王后纳菲尔塔莉就是此地的人。但后来又被考证:古努比亚人沿尼罗河前往埃及进贡,或埃及军队前往努比亚征税时,船队均会行经此处,而阿布辛贝神庙就是宣示国威与提振士气的最佳象征。

如今神庙一侧是修大坝形成的世界上最大淡水人工湖,湖的那边是另外一个国家苏丹。因为建了这个湖,尼罗河不再泛滥,农业文明终于被工业文明(水电站)打败,而数千年前的努比亚文明也淹没在湖底。只有在传说中,至今傍晚立于神庙前,还会听到法老呜鸣的声音。

阿布辛贝最特别的是除了拉美西斯二世自己的神庙之外,还在旁边为其50多位妻子中最宠爱的纳菲尔塔莉建了一个小神庙,像舒婷歌颂的平等的爱情:两棵并排的树屹立天地间。

纳菲尔塔莉是拉美西斯的第一个妻子,虽然后人们认为拉美西斯二世娶纳菲尔塔莉为妻是为了能更好地巩固他的王位。而纳菲尔塔莉出乎意料的惊人魅力和智慧,却真正征服了拉美西斯的心。拉美西斯曾经为她写下这样的话:“阳光为她而照”“我对她的爱独一无二”,写这些话的人不像是神一般威严的法老,更像是初坠爱河的年轻人。

不止拉美西斯一人为她倾倒,皇宫里的其他人也被她的魅力所征服。曾经有人这样描述她:“跟她有关的任何事都令人愉悦;无论她想要什么美好的事物,都会有人马上替她做到;她说的每一个字,听起来都那么悦耳。” 纳菲尔塔莉脱俗的美丽让她在活着时就被认为是神砥,在当时的埃及,她的高贵魅力和法老的宠爱给予她无上的权利。

阿布辛贝两座石窟庙中比较小的那座,就是纳菲尔塔莉的,在现存的许多壁画上都有拉美西斯和纳菲尔塔莉携手的身影。可惜神庙内不许拍照,猪队友偷偷拍了几张,都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穿长袍的人给叫删掉了。

女人的塑像,哪怕是高贵的王后,与法老的塑像同样高度而且并肩排列,在整个埃及历史上几乎绝无仅有。也许是这样强烈的爱让神也嫉妒,纳菲尔塔莉的身影在拉美西斯执政三十年的庆典上消失了,因为在这之前,她已经离开人世,而她的早逝使她成为法老心中的永恒。在以后的几千年里,他们的神殿在尼罗河畔遥遥相望。她是他的最初,也是他的最终。

千年时光,斑驳树影,伟大的王和他妻子相连的神庙,对面碧蓝湖水荡漾的风吹来的是何处的诵经,吹走的是几世的惆怅?也许在阿布辛贝上触碰一下拉美西斯的耳朵,就真能顺着大雕像的隧道,去了鼎盛的埃及,也成为了帝王心中美丽的女人……

刻于阿布辛贝的爱情,早风化成壁上的象形文字,一些字句模糊在岁月里,一些字句还在被现在的语言学家皓首穷经去研究,但只需要一句,阿布辛贝便成为爱情永恒的记忆,刻在所有人的心里不需要任何解释——拉美西斯曾对最爱的她说:“第一眼看到你,你便带走了我的心。”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43 52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