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子嗣,她从原配沦落到小三
南瓜屋石头
2019年2月2日
“ 媳妇穿着内衣,甩给他一个曲线玲珑的背影。 ”

八岁那年,我第一次当人花童。我左手提陶瓷酒壶,右手拿着九根葱蒜,跟在一袭红衣的春妮姐身后。农村的婚礼规矩多,新娘穿红衣打红伞领头,童子抱公鸡,童女拿带把的酒壶和葱蒜并列在后,童子童女后还有6人,皆为生过男丁的女方亲戚。一行九人,浩浩荡荡朝新郎石志刚家走去。

依照规矩,新娘踏入家门,需要一个牵引人,这人应是男方的婶婶。志刚哥家三代单传,没有叔婶。我们那规矩,媳妇进门不可与婆婆打照面,否则婚后会婆媳矛盾多,石母暂时回避,志刚哥牵的新娘迈入门槛。老公牵老婆在我们那还是头一回,于是那些小青年就起了哄“牵老婆、牵老婆”。志刚哥也不恼,直接往春妮姐(嫂)脸上亲了一口:“我不光牵了,我还亲了。”春妮嫂羞得满脸通红,宾客笑得前俯后仰。

那时我还不懂爱为何意,格林童话倒是看的:英俊的王子,美丽的公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在我的想象里,那就是志刚哥和春妮嫂。

童话往往到此就是结局,生活却还要继续。婚后的小两口恩爱依旧,那时他们大概也才十八九岁,经常都能看到他们手牵手出双入对。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婚后多年,却一直没有子嗣。

做婆婆的抱孙心切,迟迟不见媳妇肚子有动静,便常常指桑骂槐,媳妇性情柔弱,不敢争吵,只能夜晚跟丈夫哭诉。男人在婆媳关系中起着重要作用,聪明的男人得学会“和稀泥”,平息母亲和媳妇之间的各种事端。显然志刚哥不够聪明,在日益加剧的婆媳矛盾中选择出门打工逃避。

男人不在家,媳妇的日子自然不好过。田头地尾,灶头锅尾,样样俱到,还要被婆婆骂“占着窝不生蛋”。终于,媳妇学会了顶嘴。这可是件大事情,婆婆哭得惊天动地,让儿子回来“休妻”。列数“十大恶行”,连连发问“要媳妇还是要母亲?”。春妮嫂一言不出,坐在边上抹眼泪。志刚哥无奈,只能让她暂回娘家,待安抚母亲后回来。

入夜时分,石母抄了几个精致小菜,烫了壶黄酒,为儿子接风洗尘。黄酒纯度并不高,可她却在里面加了许多白酒,再加上心情郁闷,不觉多喝了几碗。几碗下肚,人已微醉,踉跄入房,只见媳妇穿着内衣,躺在床上甩给他一个曲线玲珑的背影。

小别新婚,一夜贪欢,天明鸡叫,再亲怀中人,却非春妮。猛然一惊:你是何人?

春妮嫂已推门而入,看见床上男女,痛哭扭头跑开。床上女子也非善茬,连忙拉住志刚哥衣袖,眼泪如珠,颗颗下落:“你要为我负责。”

那女子究竟是谁?原来石母见媳妇久不怀孕,托媒人介绍,找了个臀大腰圆好生养的新媳妇。又怕儿子不接受,才使出这一计。

可怜的春妮嫂,和志刚哥十年夫妻,只因没有子嗣就被扫地出门。那年我十八岁,刚刚开始朦胧的爱情,听着别人的故事,想着自己的将来,对着还是男友时的老公发了一通脾气“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他虽觉我任性胡闹,又不敢得罪,只能信誓旦旦余生定不负我。

话说那石家新媳妇,一个月后发现自己怀孕了,七个月后早产生下一个大胖儿子。婆婆自然高兴,逼着儿子回来跟新媳妇领结婚证。在这里要补充一下,志刚哥和春妮嫂结婚的时候,还不到法定年龄,后来到了法定年龄,两人觉得已经是老夫老妻,就没领结婚证。结果新媳妇便成了志刚哥法定的妻子。所以结婚一定要领证,那不仅仅是张纸。

新媳妇入门后,春妮嫂也出门打工,据说,还跟志刚哥一起。只是,他们领证后,她却从原配沦落成了小三。

新媳妇母凭子贵从了石家的新女主人,之间石母对春妮嫂的那套她是不吃的。你哭,她声比你还高:“看呐,就是这个恶婆婆,第一个媳妇被赶走了,第二个媳妇也想赶。”想跟儿子哭诉,儿子还对当年母亲设计耿耿于怀呢,除了每月定期寄钱,连过年也懒得回。

后来,春妮嫂听人说“不孕不育,不光是女人的事。”拉了志刚哥一起去医院检查,结果女的无异常,男的精弱难受孕。

志刚哥疑惑:“家里那儿子怎么回事?难道.....”越想越不对劲,连夜回了家。

一年未归,只见母亲苍老了许多,新媳妇倒是胖了不少,抱着儿子出来迎接。他抱着儿子,左看右看,越看越不像自己。

后来的事,我是听我妈说的。据说,那新媳妇自己招了:她被前男友抛弃时已经有孕在身,碰巧石家要找一个会生的儿媳妇,就与媒婆一合计,上演了“偷梁换柱”的好戏。

我妈用手肘碰了碰我,压低声说:“据说,当时石志刚跟她离婚的时候,她还怀孕了呢!”

“不可能啊,志刚哥不是一年都没回了吗?”

“哎,我怎么能生你怎么笨的女儿?!”

我猛一拍脑门,“那,孩子是谁的?”

“谁知道啊。”说完,妈妈翻了个身,背对着我说“睡觉!”

志刚哥跟春妮嫂复婚了,哦,不应该说登记了。石母反对无效,“纵使无儿无女,我们也要厮守终身。”老天是善良的,在医生的调理下,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弱精并不是100%不能生。

英俊的国王,端庄的皇后,还有一个可爱的公主,恩,这才是故事应有的结局。

42 43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