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个能人
掌剑天涯
2019年4月15日
“ 这真是万事俱备,只欠烤熟了。 ”

在村里很多人的眼里,父亲一直是个能人,别看只是小学毕业,但是吹拉弹唱那是样样精通,而且当时村里很多人不识字,所以谁家要是想写个信,大多会找父亲代写,父亲更是写得一手好字,小时候我家的春联从来没买过,都是父亲自己写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也会经常去别的村子说书,说完了第二天就挨家挨户收粮食,不过那时候粮食也没有那么好收。

通常听书都是全村人去听,但是等到去收粮食的时候,不少人又都会说没去,赶上那些不想给的,还会嘀咕几句,父亲也不生气,接着去别家收,所以说完一场书下来,收到的粮食通常并不多。

再加上父亲为人很大方,对朋友很够义气(因此被朋友骗过六千块钱,这个以后会讲),所以日子过的也并不宽裕。

随着我们渐渐长大,家里又一直没存什么钱,可是大哥很快就要到了该盖房子的时候。

我们那里说亲一直都很早,而要想说个媳妇,首要的就是要有房子,这倒和现在没什么区别。

那时候我们自己住的房子,还是父亲当年结婚的时候起的土房子,所以必须起套新房,于是父亲就想放下多年说书的营生,想换个行当多挣些钱。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父亲的生意竟然来自于我一时的贪吃。

那是我七岁那年,腊月里快过年的时候,我们那时候走亲戚,通常都会拿上果子,而这些果子,我们是摸不到吃的,通常都是买来专门走亲戚用的,即使亲戚走完了,母亲都会放起来。

而我们能吃到的是母亲放融化后的果子,融化了就不好再拿着走亲戚,才能轮到我们吃。

所以我和哥哥特别嘴馋那些新鲜的果子,说来也巧了,那天下午父亲刚买来几包果子,还没来得及放好,就被木大叔喊去打井去了,而这刚好被我看到。

这样的机会我哪能放过,于是就偷偷拆开吃了小半包,正吃着,父亲回来了,我赶忙抹了抹嘴,不过还是被父亲发现了。

在父亲还没追上来的时候,我拔腿就跑开了,要不然,抓住我肯定又是一顿揍。

跑出来的时候,我还顺便把晒在厨房外的一堆红薯拿了几个出来。

我知道如果我晚上回家,父亲肯定要揍我,所以我只能尽量把时间往后拖。

于是就一个人像孤魂野鬼似的闲逛,走到村口的时候,我看到了孙威,那时候他刚放学。

孙威比我大三岁,平时经常和我玩,看到他之后,我把衣服兜用手撑开条缝让他看。

“给你看看我的大红薯。”

孙威一看,把嘴一撇。

“你拿生的干嘛?这又不好吃。”

我冲他神秘的一笑,接着掏出火柴向他扬了扬。

“走,找个地方烤红薯吃去。”

孙威一听烤红薯也来了兴致。

于是我们两个到处找烤红薯的地方。

找来找去,结果在我家的玉米杆垛旁找到了一个好位置。

这地方被风,靠近柴火垛,而且还在沟下面,旁边还有几块砖头瓦片。

这真是万事俱备,只欠烤熟了。

于是我和孙威就在我家玉米杆垛前架起了炉灶,两边用砖瓦垒成品字形,把三个大红薯往里面一放,拽了两捆柴杆,揪了一把玉米须和包裹玉米的细软绒皮,一下子就把火点了起来。

为了尽快把红薯烤熟,我们就放了很多的玉米杆在里面,结果这样火势一下子大了起来,这时候一阵大风吹过,把点点火星刮起老高,一个回旋点点火星就落在了玉米杆垛上。

北方的天气异常干燥,柴火可以说是一点就着,而我和孙威还沉浸在烤红薯的乐趣里,完全没注意到柴火垛已经冒起了烟,等到我们红薯也烤的差不多的时候,柴火垛着了起来,接着火借风势,风助火威,整个柴火垛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和孙威一看大事不好,两个人也不管那么多了,撒腿就跑,就连快要烤熟的红薯也忘记了去拿。

很快村里大人们出来了,由于离井水比较近,几个人拿盆的拿盆,拿桶的拿桶,拿棍的拿棍,再加上我家柴火垛是单独的一个垛,所以火势并没有蔓延,不过也是等到完全烧完之后才熄灭的。

父亲是烧完之后才知道的,知道真相之后,满村找我,只是哪里能找得到。

直到很晚了,听着母亲和哥哥喊我的名字,我和孙威才从他叔叔家跑了出来。

由于当时比较晚了,母亲并没有对我过于责备,反而宽着我的心。

“回去吧,你爹不打你。”

我有点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不过那么晚了,我也只能跟着母亲他们回家。

到了家里,我看到父亲在屋里不停的抽着烟,然后桌子上放了两包开了封的果子,看到我进屋,父亲并没有训斥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亮起鞋底,相反,父亲指了指桌子上的果子。

“你们吃吧,以后你们也会经常吃到果子的。”

说这话的时候父亲若有所思,而我大气也不敢出,和哥哥默默的嚼着果子,体验着从来都没有过的满口香甜。

过了没几天,父亲就去街上表姐家支起锅灶,和表姐一家一起做起了果子生意,后面我们也真的经常吃到了新鲜的果子。

后来就是靠着这个生意,父亲为两个哥哥起了新房子,让他们成了家。

这个营生维持了很多年,直到后来随着春节走亲戚新品的不断兴起,父亲才放下了这个生意。

长大以后,我一直不理解父亲当初为何没有打我,我觉得这并不完全是父亲想到了后面要做这个生意那么简单。

直到后来我有了孩子,每次当儿子喊叫着要吃零食的时候,我才突然理解了父亲当初的行为,虽然现在并不缺吃穿,但是对于每个孩子来说,那种对吃的渴望都是一样的。

下载南瓜屋APP,享受更佳阅读体验

35 28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