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助教的那些日子》18.爱情来得有些猛
物语41
2019年6月12日
“ 我们彼此夺走了对方的初吻! ”

我坚信,一定是于可心在替我拿水杯的时候看到了我抄写的贺小小的文字;也一定是那些文字,让于可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结果她将压力变成了爱情的加速度。

那天,于可心过了好长时间才端着我的保温杯走来。“哎呀,渴死了!”我接过杯子准备要喝。“你就不怕烫着?”于可心提醒了一句,还顺便丢过来一个白眼。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心想我是你的老师啊,哪有学生随便给老师丢白眼的?我小心喝了一口,不冷不热,而且很甜,显然放了红糖。我的宿舍里没有红糖啊?后来才知道,是于可心跑到学校的小卖部买的,还买了几个苹果。她说买红糖是怕你一个上午坐在外边冻着。她当时说这话时,我心头一颤,心想这个年龄不大的姑娘啥时学会关心人了?

那天晚饭过后,于可心敲开我的宿舍门。她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走了进来。

“于可心,别乱花钱啊,”我说道,指白天的事。

她咧嘴笑笑,好像有些不开心,还有些焦虑。

“吃苹果?”我问道。

她摇摇头,喉咙里只是发出了类似“嗯”的否定声音。

“你有事?”我再次问道。

她还是摇摇头,继续在我宿舍的狭小空间来来回回地走着,转得让我头晕。我坐下来,装模作样地准备看我的试卷。突然,于可心走到我跟前站定,脸通红,有点结巴地说道:“李老师,你说我咋办?”

“啥事?”我抬起眼睛看着她,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我总是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咋办?”于可心继续说道。

她的目光让我瞬间读懂了她的心思。我赶紧避开她的眼睛,由于离得太近,我甚至能听到她的喘息。我赶紧站起来局促地走到一边,故作在床上翻找东西。平日里我喜欢把书放在床的靠墙一侧,想看了伸手就取。我边找边虚假地说道,“有啥想不开的!”

我知道她已经来到了我身后。尽管我也喜欢这个女孩,但还没认真想过和她发生爱情故事。我不敢回头,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只是说道,“既然不切实际,就不要想。”

我那毫无目的地翻找,一直背对着她的身影,还有我的毫无底气的辩白,让我成为她眼中游走在情感与理性冲突边缘的怯懦者。我的逃避和怯懦肯定激发起了她捍卫自己爱情的勇气,她从身后紧紧抱住了我。

“于可心,撒开。这样不好,”我去掰她的手,但失败了。

“我就让你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她在后面倔强地说道。

“你撒开好不好,有话好好说,”我想以退为进,骗她松手。我举起了双手。

于可心的身子突然从腋下钻到我的前面,双手还是紧紧地抱着我,她的眼神勇敢而倔强,还有些调皮捣蛋的意味儿。那一刻我有些动摇,感到她身上有股东西在吸引我。于可心闭上眼睛,向我仰起脸。

我就那么低头看着于可心,一秒,两秒,一分钟,二分钟,甚至更久。当于可心睁开眼,看到我还在出神地看着她时,就一踮脚,吻了上来。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身子一直在剧烈地颤抖,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她说那晚是她的初吻。

当我抱紧她开始回应她的吻时,于可心突然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她说有时整宿地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我;她说有时骂自己,是不是自己异想天开;她说,今天献血你撵我走时,我知道你为我好,我在你的宿舍里忍不住哭了,你是我爸去世后第一个这么关心她的男人;她说第一天见到我时,就有似曾相识之感,后来越看越像她的哥哥,尽管自己没有哥哥;她说你就没有看出来我们不论是长相上,还是在性格上都有些相似吗;她说这一整天都提心吊胆,怕失去我,因为她看到了桌子上贺小小的文字了……她的泪水流进我的嘴里,让我的初吻在多年后的记忆中,总有股咸咸的别样味道。当说到贺小小时,于可心赌气在我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

那晚,我和她吻了许久,彼此夺走了对方的初吻。

她临回宿舍前,我要去送她。她说不,双手抵在我的胸前,说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怕对我影响不好。说完,她踮起脚飞快地吻了我一下,拉开门树叶一样飘走了。

我突然发现,门就那么一直虚掩着,谢天谢地整晚没人来敲我的门。【待续】

————————————

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360.cn

35 47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