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道而来的东北战友兄弟
溪流东去
2019年5月22日
“ 战友如酒愈久愈醇 ”

前些日子,东北战友小孙去北京办事,应唐山几个战友之邀,返程途中顺道来唐小聚几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战友一别数十载,难得今日相聚,格外亲切。当然,战友相聚,喝酒那是必不可少的科目。

小孙原来和唐山我们几个战友同在一个中队,而我又与其同在一个班级,确切地说是睡我下铺的兄弟。小孙为人实在忠厚,性格豪爽,脑瓜聪明,深得同学的好评。

这次就别重逢,大家变化的是年龄,不变的是战友情谊,虽然身体多有发福,而小孙脑门头发见少,变亮了许多,但多了几分成熟老练,多了几分沉稳。还有不变的是他的性格,还是一样的豪爽,看得出随阅历的丰富,比军校时更加健谈。

席间几个战友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畅叙战友情谊,高谈阔论,大碗喝酒,就像回到了昔日的军校生活,亲密无间,相谈甚欢,大家边饮酒边聊天,好不热闹好不惬意。

几个唐山战友极尽地主之谊,轮番上阵,盛情相敬这位远道而来的战友和兄弟,好在东北哥们海量,几番下来,每人差不多喝有四五两白酒,当然这位兄弟作为客人喝的更多一些。

常言说,酒品看人品。这位兄弟本来就为人豪爽,喝起酒来更是一点不含糊。

酒逢知己千杯少,一杯接一杯地喝个底朝天,多年不见,不仅说话水平见长,酒量更是见长。大家是聊得开心,喝的高兴。

喝着喝着小孙站了起来,双手打起了拍子,‘‘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我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子弟……’’我们几个不约而同一起站起来和唱起来,一曲唱罢,大家不自主地紧紧相拥在一起。

趁着酒兴,小孙即兴来了一首打油诗:

中原一别数春秋,今日凤城喜聚首;

推杯换盏话友谊,壮志未酬志未休;

五湖四海皆兄弟,天涯海角心相系;

真诚相邀东北行,把酒言欢再相逢。

吟罢,几位战友齐声叫好!

酒足饭饱后,大家陪同小孙来到安排住的酒店,意犹未尽,敞开心扉又是海侃神聊。

聊我们过去的美好时光,聊我们军校时的那些糗事,聊我们的队干部整人的变态,聊别后的战友牵挂。

小孙一改昔日学校时的拘谨,用地道的东北话,时不时来个段子,逗的几人不由哈哈大笑,要不是安排第二天活动,估计聊个通宵也聊不完的话题。

第二天,我陪同小孙参观了世界文化遗产清东陵,地震遗址公园、抗震纪念馆和城市中央公园——南湖公园,这里曾是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举办地。小孙不时地为新唐山的飞速发展变化而叫好。

晚上,几个战友带着各自家属一起再次相聚,又是一番开怀畅饮,畅快淋漓。第三天我们几个一起把小孙送到车站,久别重逢战友相聚,分别时依旧依依不舍,并相约明年夏天一同东北做客。

望着远去的列车,挥手告别战友,告别东北那位豪爽的兄弟,列车带去的是战友身影,留下的是深厚情谊,山水隔断的是距离,而隔不断的是战友真诚的牵挂和思念!

26 34
分享故事

微信扫码

分享故事给好友